4個字賺9萬:王思聰完美詮釋知識就是金錢

  • 發布日期: 2017-04-23 10:25
  • 貢獻者: 斯圖亞特

近日著名富二代王思聰又在網上火了一把,我說的不是他在某奢侈品店喝水被店員制止一事,而是他在微博問答靠著4個字就輕鬆到手9萬多元錢。

微博問答去年12月上線,是被外界視為微博佈局知識付費的一個重要舉措。近年來,隨著一些網站在知識付費的試水,逐漸形成了得到、喜馬拉雅、知乎、分答等「四國大戰」的小格局。

微信這個目前自媒體最大的根據地,今年也屢屢有風聲傳出其開始內測「付費模式」,也即將進入知識付費的大角逐之中。一場知識付費的大混戰,似乎即將席捲而至。

4個字賺9萬,知識付費還是粉絲經濟?

王思聰是怎麼躺著大把賺錢的?事情大概是這樣的:王思聰受邀開通了微博問答,於是有網友花5000元向其請教「如何鑒別有著白蓮花外表的綠茶婊」。王思聰惜墨如金地回答了4個字:熟能生巧。

憑藉這短短4個字,王思聰不但直接把5000元攬入囊中,還引來了19萬餘人圍觀(截止於4月11日)。按照微博圍觀一次可分成4毛5的規定計算,王思聰又進賬8.5萬多元,總收入突破了9萬元,令人咋舌。

這一切的出現,都要歸結於王思聰的特殊身份和特別經歷。眾所周知,王思聰不但是首富之子,還以身邊美女如雲聞名,據說光分手的前女友就捧紅了一大堆的網紅。與其說願意掏錢提問和圍觀的人說是出於對知識的渴求,還不如直接承認他們純粹出於獵奇心理,想看看王思聰是如何與美女逢場作戲,一窺億萬富翁的私生活。

類似的情況在微博問答並不少見,王思聰雖然偶爾頑皮,但比鄭爽來他對待問答的態度要認真很多。鄭爽漫不經心的敷衍態度,並不影響其問答身價的暴漲。

據悉,鄭爽和王思聰的問答價格都達到了10000元,而專業達人闌夕卻還是233元。看來微博問答的標價其實只和影響力有關,而與內容質量毫無相關,甚至某些情況還成反比。

當然我們也可以理解,微博做問答並不完全是從知識付費的角度出發,畢竟現在營收和利潤都上來了,提高用戶留存和活躍度才是微博的工作重點,所以我們才看到微博問答無論是形式還是結果,都是娛樂性遠大於專業性。

這表明微博問答打著所謂知識付費的口號,其實本質上更像粉絲經濟的打賞玩法。也難怪人們通常說的知識付費「四國大戰」之中沒有微博的名字,它確實是有些名不副實。

知識付費的類型:諮詢、學習和興趣

說了不那麼正經的微博問答,再回頭看看那些正經得多的知識付費玩家。

日常,人們願意為知識付費的情況有哪些呢?其實無論是網上還是線下,人們的需求幾乎都是一樣的,只是具體的表現形式略有不同而已。

如果把純粹的娛樂類型拋開,總結下來大概可概括為三類:諮詢類(通過他人的答疑解惑來解決自身的實際問題)、學習類(通過在線課程或講座來提高自己的專業知識或其他技能)、興趣類(偏娛樂消遣一些,如專業資訊或文學作品等)。

因此,知識付費要做起來也可以很簡單,就是把線下的產品模式直接搬到線上來。趕上了現在移動網際網路的好時代,網路基礎和用戶習慣都比較成熟,類似的產品服務可以很方便在網上開展。比如專業諮詢、在職培訓、專題演講、公開課、家教等,統統搬到線上來做。事實上,現在市場上的玩家們也正是這樣做的。

以目前的 「四國大戰」來說,它們的知識付費嘗試,也基本在以上三類的範圍之內。得到的節目類似於興趣閱讀,讓用戶在休閑之中有所收穫;喜馬拉雅的付費音頻則以課程和知識節目為主,幾乎從電台直接搬到線上;知乎live類似於按人頭收門票的培訓公開課;而分答以生活百科類的日常諮詢為主,其新推出的小講則與知乎live非常類似。

其中,諮詢類的知識付費如分答,提問出來後人人皆可參與,但以提問者的滿意為標準,只有一個人才能獲得回報。其弊端在於,提問者本來就是因為有疑惑才要求助,但卻成為回答的裁判,最終很可能按感覺來選擇,更準確的回答往往被忽略。

這種形式其實與原來的免費問答如百度問答、知乎相差不大,只是把原來的精神激勵變成了小額打賞,更像是知識分享社區,與知識付費反而有些差距。

相對來說,得到、喜馬拉雅、知乎live、小講才是知識付費的真正試水。分答後來推出更規範的產品小講,可能也正是意識到這種情況,或原來就是打算通過分答來獲取用戶和流量。

由於知識付費仍屬於起步階段,因此上述各家的業務都相對比較單薄和零散。如果從用戶的角度來看,缺乏系統性和行業特色,豐富程度也遠遠不夠。這既是當下的不足之處,也是未來的潛力所在。

知識不是產品,通過服務來體現價值

人們常常說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財富。但實際上知識本身是無形的資源,並不是產品,必須成為能為用戶帶來效用的產品後,才能體現市場價值。在此之前,知識並不具有實質的經濟價值。比如,我們都知道量子理論是很好的知識,但放在哪裡並沒有人願意付費,只有把它變成實實在在的產品或服務才能賣給需要的用戶,比如紙質教材、培訓課程、專利技術、晶元乃至各種電子產品。

以當下主要平臺的來說,它們的知識付費業務也是以不同的產品形式出現的。分答很顯然就是諮詢服務,而得到、喜馬拉雅、知乎live、小講則多為各類課程或專業講座,分別是教育或培訓服務。

因此,對於擁有知識的人來說,如果想從知識付費的潮流之中獲得利益,必須具備生產產品或服務的能力。首先他要把知識變成自己的技能,然後通過自己的技能打造出能夠為用戶創造出效應和價值的產品或服務。

有人認為自媒體作者將在知識付費大潮中受益最大,因為他們是掌握豐富知識的人。事實上,我倒認為自媒體作者未必就是知識付費的合適人選,甚至大部分都不是。畢竟作品和產品是有區別的,千萬不可混淆。

自媒體作者的強項是通過作品輸出觀點,用戶則願意為能解決問題的產品或服務付費,而觀點通常並不能解決用戶的實際問題。

除了極少數因應付費閱讀而創作的作品外,大部分自媒體作者的作品都是資訊類內容,而非知識產品。不少大V通過在作品中加入廣告來獲取利益,但這屬於流量變現,不在知識付費之列。

相比自媒體作者,其實各類專業人士更具備把知識轉化為產品的能力。像老師利用自己掌握的知識從事教學服務,律師提供法律顧問諮詢,健身專家舉辦瘦身講座等等。孔子可能是中國古代最早推行知識付費的人之一,他就是通過傳授六藝知識為學生服務來獲取「自行束免廒芴X謀?輳?聳彼?納矸菥筒皇撬枷爰葉?牆逃??髡摺?/p>

險峰長青的吳炳見曾介紹過一個叫熊貓書院的案例,就是個比較典型的知識付費產品。

運營團隊首先把經典書籍進行濃縮精簡,比如五十萬字縮至五萬字,然後為用戶制定一個學習計劃;之後再用社群的形式去相互監督激勵用戶完成學習。他們先把知識進行加工,做成了精華課程和學習計劃的組合產品,受到用戶歡迎並獲得了成功,也向大家證明瞭好產品才是知識付費的有效載體。

產品轉化能力強,專業網站或成知識付費的生力軍

而且要論成知識轉化成產品的能力,專業垂直類網站可能比現在的四國大戰各方更有潛力。它們同時擁有專業職業技能人才和用戶群體,甚至不缺少內容產品,只是目前還是免費的,用於導流或拉新。

當從自媒體向知識收費進化成為下一輪風潮,專業垂直類網站或搖身一變成為知識付費業務的生力軍。正如自媒體「吱道二手車」就是從汽車之家等專業網站崛起的那樣,培養出新一代的知識付費創業者也同樣可能。

事實上國內一些網站已經開始積極嘗試,比如鈦媒體今年一反傳統的內容付費,主要通過數據和專業服務付費模式,推出收費的專業版產品——鈦媒體Pro,就受到科技圈用戶的廣泛好評。而未來,教育、醫療、時尚、汽車、科技等專業垂直類網站,它們中也可能產生知識付費業務的行業領頭羊。

話說,難道不覺得豬八戒網其實就是知識付費的踐行者嗎?甚至如果有一天,網易公開課也推出了自己的付費產品,那也請大家不必意外。

儘管外界把知識付費的現有格局稱之為四國大戰,但其實有些言過其實。當下四家只是先行者,它們可能在聲勢上有所競爭,但在行業上卻交叉不大,只是分答與知乎存在一定的競爭關係。他們之間要打的話也是口水仗居多,實質衝突很小,畢竟業務層面相互滲透很少。

未來知識付費更大的市場應該在各自的專業領域,它們有望通過專業服務和龐大精確用戶群體迅速做大做強,規模體量超過四國大戰各方。還記得因紅包陷入風波的醫療平臺在線諮詢業務嗎?如果監管政策稍稍放寬,丁香園、春雨醫生等就能憑藉此一項成為知識付費的大玩家。

隨著我們對知識產權和有償服務的接受程度繼續提高,知識付費也將不斷發展壯大。在可預見的時期內,它還難以改變網際網路內容免費的主流大格局,而是日益重要的補充部分。由於存在龐大的長尾市場,對於網際網路創業者來說其中確實充滿著機會和挑戰。


瀏覽完整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優仕網粉絲團,多給我們一些鼓勵!

瀏覽人數: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