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麗萍杭州演出 蟬境·西湖龍井為藝術獻禮

  • 發布日期: 2017-04-21 18:31
  • 貢獻者: Althea

  楊麗萍已經記不得自己是第幾次來杭州了。總之每一次來演出,杭州觀眾的掌聲,總是讓她難忘的。這一次,60歲的楊麗萍要帶著舞劇《孔雀之冬》在杭州劇院連演三個晚上。4月3日晚的首場演出,觀眾的掌聲再度證明瞭一切——所謂「寶刀不老」,說的就是她。

  一身素白的長衫,頭戴繡花的帽子,兩根細細的小辮垂墜下來,14日下午終於有空面對媒體的她,依然像個仙女。

贊助商廣告

  作為中國辨識度最高的舞蹈演員,楊麗萍之於孔雀,是有特殊情結的——從她1979年跳過的第一個舞劇《孔雀公主》,到1986年春晚以一支《雀之靈》紅遍大江南北;再到2012年春晚,她以54歲的高齡回歸,用一段《雀之戀》再度證明自己「孔雀公主」的地位,楊麗萍以獨特的舞蹈語言,賦予舞臺上的孔雀不同的絢麗與神韻。

  這次的《孔雀之冬》,是楊麗萍從大型舞劇《孔雀》里截取了冬的部分重新打造的作品。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為何只偏愛冬?「我的孔雀舞,是有不同生命階段的。」楊麗萍說,冬天是她最喜歡的季節。「冬天的美是那種塵埃落定的美,我現在的生命狀態就是塵埃落定。在我白族的信仰里,肉體可以消亡,但靈魂永存。而我這部作品所要表達的,就是戰勝死亡的恐懼感,在生命的終結時刻等待勃發。」

  於是《孔雀之冬》便是一個關於生死、愛和輪迴的故事。和2012年的《孔雀》相比,只截取了冬部分的《孔雀之冬》顯得更加流暢連貫意境深遠。是啊,經過舞臺上45年的沉澱,讓楊麗萍早已明白做減法的道理——簡單、乾淨、深遠,這就夠了。

  舞臺之上,扮演時間的小彩旗依然在不停歇地轉圈,只是她長大了,長高了,對於時間的理解,也有了自己的閱歷。最後在孔雀接受死亡的時刻,你會看見她掩著面越轉越快,悲傷仿佛呼嘯而出。

  60歲的楊麗萍依然跳的起勁,一張一弛,如同38年前第一次跳《孔雀公主》那樣。《死亡之歌》那幕,大提琴如泣如訴,這讓觀眾眼淚卻簌簌往下掉。突然心頭一緊,想起木心先生的一句詩:「我是一個在黑暗中大雪紛飛的人。」而在涅槃時,當她和神靈從舞臺兩端緩緩走近,腳底朝上的射燈隨著腳步一點點打開形成紗簾般的光柱,再到最後他們的手碰到一起,整個舞臺地面的燈光像水晶地毯一樣鋪開,現場觀眾的眼睛也和舞臺上一樣,淚光閃閃。這一夜,每個人都在和自己的前塵往事告別。

  有人說,這次的《孔雀之冬》,是楊麗萍從民族舞向現代舞轉型。楊麗萍則微微一笑:「沒有確切定義,有感而發而已。」在她看來,生命的意義,對死亡的感受,同樣沒有太多的界定。「萬物有靈,太陽不是永恆的,它也在燃燒自己。人也像太陽一樣,燃燒自己,帶給別人美好的過程。人知道自己哪天生,卻不知自己哪天離開,但是葉子落下了,花會重新再開,這就是輪迴。」

  看得出,楊麗萍是如此鍾愛這個舞臺。江湖上屢次傳說她要收官,但每一次,都是她再度領銜主演挑起大樑,仿佛青春在她身上永駐。對於何時退休的話題,楊麗萍笑言:「《孔雀之冬》現在已經是第二輪巡演,年底還要再演出。對於舞者而言,可能年紀會有限定,但作為舞劇本身,它們可以永遠演下去。」

  發布會現場,一群小朋友們上臺為楊麗萍表演了一段孔雀的民族舞,她還專業對小朋友的舞蹈作出了點評。孔雀,一直是楊麗萍追求與塑造的舞臺形象。從《孔雀公主》、《雀之靈》到《雀之戀》,楊麗萍一直以獨特的舞蹈語言和不同階段的生命之美,賦予舞臺上的孔雀不同的絢麗與神韻。

  發布會的尾聲,來自杭州梅家塢的百年制茶家族—孫氏家族西湖龍井當代傳承人孫榮富先生及總經理祝子皓先生一同向楊麗萍獻上了本次《孔雀之冬》杭州站的城市之禮——一份代表著杭州非遺藝術傳承的「蟬境」精品西湖龍井。

贊助商廣告

  發布會後,楊麗萍老師還專門在後台為「蟬境」西湖龍井親筆簽名了紀念禮盒,為這次茶香與舞蹈之間的藝術獻禮留下永久的回憶。

蟬境西湖龍井特別受邀成為楊麗萍舞劇《孔雀之冬》

杭州站唯一指定城市茶禮


---
資料來源:楊麗萍杭州演出 蟬境·西湖龍井為藝術獻禮
瀏覽完整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優仕網粉絲團,多給我們一些鼓勵!

瀏覽人數:

  • 發布日期: 2017-04-21 18:31
  • 貢獻者: Althea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你可能有興趣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