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白夜童話結局/狎鷗亭白夜】白夜童話分集劇情介紹101∼149

  • 發布日期: 2015-07-07 02:45
  • 貢獻者: 波提

白夜童話》劇情講述電視台演藝圈為背景的家庭故事,講述了四家人之間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101集
鄭三熙很欣賞白夜的寫作才能,想建議她當自己的助理作家,並以他作家的本能,很容易就看穿了白夜許多。白夜的小心翼翼,鄭三熙覺察到了,在一番坦誠相待之下,兩人相談甚歡,把各自心裡的話都說了出來。
 
徐銀河謊稱智兒睡著了,等智兒打扮一番,才稱是媽媽叫醒了,到排檔與鄭三熙他們相見。智兒表示對劇本的喜歡,鄭三熙並沒有接受,提議去附近的卡拉OK,見識一下智兒的唱歌跳舞的能力。在卡拉OK內,鄭三熙表現得特別興奮,智兒瞬間被他所吸引。鄭三熙對白夜表現得特別有好感,和嚴看著心裡有些不高興。
 
一大早,善芝就叫醒了武嚴,讓他一起去給奶奶行禮請安,奶奶被嚇了一跳,沒想到他們會早起。文貞愛夫妻還沒有梳洗完畢,善芝他們就來請安,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對他們的表現更是出乎意料之外。
 
武嚴娶了善芝後,被管制得服服貼貼,全家人都樂開了花。
 
第102集
吳月蘭一大早很傷心地打電話給善芝,告訴她善仲要和孝卿結婚。善芝去了畫室想跟孝卿勸說一番,沒想到白夜也在那裡。白夜答應吳月蘭勸說孝卿,而實際上她是來堅定孝卿的心的,讓孝卿打起精神面對善芝的家人,一切的事情都交給善仲來處理。善芝聽到了白夜和孝卿的對話,使勁推開了門,讓白夜和她去談一談。
 
善芝質問白夜,十五年的交情,白夜竟然出賣她和吳月蘭。白夜告訴善芝,孝卿很可憐,而且是善仲主動的,即使孝卿離開了躲起來也沒辦法阻止善仲,所以她會成全孝卿和善仲。善芝同樣為自己的媽媽可憐,一心只為了兒子而活的媽媽,眼看就可以娶兒媳婦完成任務了,結果卻娶了一個寡婦,她堅決不會同意善仲和孝卿結婚。
 
善芝質問白夜,是否她有意計劃安排,讓孝卿住進畫室的,白夜沒有否認,生氣的善芝表示與白夜結交不再是朋友。白夜已經和善芝撕破了臉,她只能堅定孝卿的心,讓她無論如何不能動搖。
 
和嚴跟白夜一起吃過自己做的面片湯,覺得非常有意思,於是回家跟家人一起分享。一家人都開心地期待和嚴的驚喜,知道是做面片湯都覺得很有意思,於是開心地開始比賽了。比賽之時,大家才知道和嚴的面片湯是和白夜學的,善芝一下子就拉下了臉。
 
第103集
智兒越來越對鄭三熙有好感,忍不住跟徐銀河誇起了他來。白夜替鄭三熙改台詞的時候,突發奇想想在戲裡改一些內容,於是詢問了鄭三熙的意見,鄭三熙同意她先改改看。
 
孝卿對於白夜和善芝友情破裂很不安,善仲安慰她,只要解決了他的事,她們的友情就會恢復的,讓孝卿不要擔心,同時把爸爸托夢的事告訴孝卿,讓孝卿更心安一些。
 
善芝非常生氣白夜故意讓善仲和孝卿在一起,她只能把這件事告訴武嚴,跟武嚴商量,她提醒武嚴沒有什麼人能相信了不要太容易相信別人。武嚴跟和嚴談不上論善仲的事,他覺得白夜太過分了,而和嚴則讓武嚴不要參與,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的事,第三者不方便過問。
 
白夜和鄭三熙一起吃飯時,聽鄭三熙訴說了許多他的故事,覺得他的人生過得特別的豐富,跟白夜自己的人生也有很多相似之處。白夜和鄭三熙談起了作品越來越有默契,和嚴看著心裡很不放心,用了很多話題卻怎麼也插不上話,只好約定跟他們一起去吃自己不愛吃的五花肉。
 
善芝跟婆婆請示外出,看到奶奶那麼照顧俊書心裡有些不高興,但始終沒有將善仲和孝卿的關係說出來。善芝按了畫室的門鈴,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孝卿有些擔心,還是給她開了門。
 
第104集
善芝勸說了半天,孝卿還是很猶豫,沒有向善芝表態,她只能告訴孝卿,只要她改變主意的話,她和白夜也會恢復友情,不要太相信男人的話,不能違背倫常。孝卿最後還是跟善芝表態,她並不是沒有自己的想法,她明白看條件結婚的人並不一定生活的就好,她和善仲的感情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請善芝能夠體諒。
 
和嚴找到了在劇裡面出演記者的演員,叫鄭三熙面試,可鄭三熙把白夜叫過來一起看,兩人的意見還很一致。和嚴要求白夜參加派對,看主角是不是適合,白夜不想參加,最後在鄭三熙的要求下才答應參加,和嚴更覺得他們之間不對勁。
 
白夜生日,善芝送上了束花,讓她再勸一勸孝卿,不然這將成為她最後的問候。吳月蘭明白到先前善仲把自己為他做的小菜全拿去給孝卿,一下子對孝卿怒火中燒,把善仲畫的孝卿的畫給毀了。趙常勳也勸吳月蘭不要反對,他認為善仲完全沉迷下去了,根本沒辦法聽進去他們的勸說。
 
第105集
吳月蘭被善仲氣病了,善仲跟孝卿提出懷個孩子,那樣更容易說服媽媽,而孝卿則覺得那樣做不好,更會讓善仲誤會。
 
演員見面會,劉萊卡一直纏著和嚴不放不停地跟他曖昧,白夜看著心裡有點不高興。劉萊卡要和嚴一起跳舞,和嚴好不容易推辭讓她唱歌,沒想到她還是纏到了和嚴身邊。唱完歌劉萊瞳還是提出要跟和嚴跳舞,還故意舉止勾引和嚴。。一曲舞蹈之後,潘錫推出了生日蛋糕,這是和嚴特意為白夜準備的,替她慶祝26歲的生日。
 
徐銀河想把俊書帶回來撫養,借口孝卿嫁到善仲家裡,會看吳月蘭的冷眼。徐銀河認為吳月蘭不是善良之輩,讓白夜去勸勸孝卿,把俊書交給他們撫養。白夜不認同徐銀河的想法,她告訴徐銀河,如果把俊書帶走,孝卿是不會嫁的,沒有理會徐銀河。
 
吳月蘭情願善仲一輩子不要結婚,也不願意他和孝卿結婚,她更不可能撫養別人的孩子。善芝和吳月蘭都指責善仲,最後善仲沒辦法忍受,對媽媽說了絕情的話,從小到現在一直活在媽媽的期待之中,他不是傀儡不可能這樣活一輩子,他也要自己的生活,他要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生活。
 
和媽媽吵了一架之後,善仲決定定禮服結婚,並且暫時搬到畫室的二層住。
 
第106集
善仲告訴孝卿,他是真心的非常愛孝卿,他要在十天後跟孝卿舉行婚禮,讓孝卿開始準備結婚的事情。善仲連夜收拾了東西要離開家,他覺得很累了,要做選擇的話他讓吳月蘭自己選擇,吳月蘭氣得用水潑了他,她要看看不聽她勸的善仲生活得有多好。
 
趁著白夜的生日還沒有結束,和嚴買了冰淇淋和白夜一起分享。對於劉萊卡的事,白夜表示她對和嚴有些失望,和嚴則表示,不會再讓白夜失望,他會一輩子對白夜好的,做白夜的長腿叔叔。
 
和嚴跟家裡提出,要搬出去獨立,還要減少電視台的工作。家裡的長輩都明白,和嚴這麼做是一心想著減少自己的工作,把重心放在白夜身上,明白和嚴是沒有對白夜死心,但他們對和嚴也一點辦法沒有。
 
因為飯店的劇情沒辦法寫出來,鄭三熙邀請白夜和他一起去吃飯,兩人談起了小時候,白夜於是說起了自己小時候的心酸苦楚,也因為有哥哥在身邊她還是覺得很幸福的。和白夜的經歷相比,鄭三熙才覺得自己過得很奢華,想要的都有。
 
孝卿給善仲留了字條去見朋友,然後偷偷地去見吳月蘭,吳月蘭不想見她,孝卿只好在家門口站了一上午,等到吳月蘭出去倒垃圾時才發現了她。孝卿想請吳月蘭參加他們的婚禮,吳月蘭不想聽她的話,把她趕走,沒想到孝卿因為站了一上午滴水未進暈倒了,把吳月蘭嚇得不行。
 
第107集
和嚴對於鄭三熙和白夜的親密非常有敵意,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罵了鄭三熙,還批評了他的作品,最後把鄭三熙打得鮮血直流,白夜怎麼勸阻他都沒有用。和嚴被夢嚇醒,自己也下了一跳竟然會做這樣的夢。
 
智兒對鄭三熙非常有好感,徐銀河擔心智兒愛上鄭三熙,讓白夜在一旁看著,不要讓智兒太過接近鄭三熙。白夜去看了俊書,家裡的長輩都讓她去勸勸和嚴,不要讓和嚴搬出去住。
 
白夜準備給孝卿買結婚禮物之時,碰到了來為俊書買衣服的和嚴,於是兩人一起去為俊書挑衣服。白夜答應了長輩,於是勸了勸和嚴,讓他等武嚴的孩子出世之後再決定搬家的事。
 
鄭三熙請智兒去吃辣得不行的年糕,智兒辣得眼淚鼻涕一起流,鄭三熙才為她把年糕用水洗掉辣味,然後很體貼地給智兒。智兒被鄭三熙這樣體貼很高興,而鄭三熙卻指責她不被伺候就不舒服,又被智兒訓了一頓。智兒說什麼鄭三熙都反對,讓智兒忍不住又指責他不考慮別人的心情,鄭三熙沒辦法只能陪著智兒去林蔭路喝冰水。
 
第108集
善仲和孝卿試完婚紗便去接俊書,奶奶答應照顧俊書一兩個月,等善仲他們結婚旅行回來後再接俊書,善仲於是給俊書帶上他們成為父子的禮物金手鐲。善芝對於善仲公開帶著孝卿到家裡來非常的無語,馬上打電話將一切告訴媽媽,直言生兒子沒有用。孝卿很感激善仲為她做的一切,她也要好好用心伺候婆婆,並要求結婚後和善仲一起搬回家裡去住,即使婆婆不喜歡她也會努力做好的。
 
徐銀河提醒白夜,智兒媽媽的祭日就要到了,她不可能為老公的前妻祭祀,但白夜承諾的事也不會更改,她只能要求徐銀河祭祀那天晚點回來。徐銀河特別想見一見孫子俊書,在白夜面前非常後悔的向她懺悔,希望白夜可以原諒她放下這一切。
 
週末朋友聚會,善芝特意打扮穿著高貴的韓服出席,還誇口請客並開了一瓶好紅酒,卻對在一旁的白夜不理睬。善芝大談自己的幸福婚姻,並把孝卿和善仲要結婚的事向朋友公佈,坦言與白夜的不和。
 
第109集
善芝回家想吃安東米釀,吳月蘭向善芝打聽了她近來的情況,覺得善芝很可能懷孕了,於是跑去買驗孕棒。善芝測試了之後,驗孕棒顯示自己真的懷孕了,為了胎教她不想再理會善仲結婚的事情了。
 
白夜見完朋友就去看望孝卿,讓她需要什麼儘管去買,她已經準備了足夠多的錢給孝卿,並支持孝卿堅持的好,只要再挺過一周就好了。孝卿知道吳月蘭是因為善芝嫁進了武嚴家裡,沒辦法去找孝卿大鬧,但孝卿想一天去見她一次,希望能得到她的諒解。
 
白夜在辦公室裡休息,想起了英俊和羅丹的死,讓她忍不住流眼淚。鄭三熙看到白夜那樣傷心的樣子,非常地心疼,當他忙完想去看看白夜時,白夜已經離開了辦公室。
 
和嚴因為白夜的勸說,答應等武嚴他們的孩子出生了再搬出去住,沒想到剛說自己不搬出去,善芝就通知家裡她懷孕了。武嚴和媽媽奶奶都開心壞了,和嚴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白夜一時興起,想知道和嚴在哪裡做什麼,於是打了電話給他。和嚴因為武嚴和善芝即將成為父母開心的樣子而很感慨,於是和白夜一起喝點小酒,忍不住跟白夜嘮叨起關於婚姻的事情。
 
第110集
張秋常聽到自己要當爺爺的喜訊,非常興奮地想上樓看善芝,可到了樓梯口想到了和嚴,他就再也邁不開自己的步伐。
 
善仲帶點酒氣地回到家,不停地跟媽媽撒嬌,請求媽媽寬宏大量接受孝卿。善仲要求媽媽,不要怪責孝卿,是媽媽的兒子善仲沒有出息被孝卿所吸引,他保證以後會更聰明一點讓自己更加出名有出息,如果被接受的話,他們以後會更加孝順媽媽的。在善仲的不斷請求下,吳月蘭終於鬆口讓孝卿來見她。
 
開心的善仲想把媽媽要見孝卿的好消息,留到見面後再告訴孝卿,沒想到孝卿一大早就來了。吳月蘭板著臉,嚴肅地告訴孝卿,同意他們舉行婚禮,但必須等三年後再進行婚姻登記,她覺得很多情侶可能不多久就沒有了感情。孝卿沒有反對吳月蘭的決定,並跟吳月蘭要求搬到家裡來住,善仲更開心地把準備好的媽媽的韓服拿出來給吳月蘭。
 
武嚴開心地為未出生的孩子取了胎名叫宇宙,一家人開心之餘更加放心不下和嚴,如果和嚴也能結婚他們才真正放心。孝卿和善仲舉行了婚禮,和嚴則和白夜鄭三熙等人到濟州島開企劃會議。
 
第111集
因為作家被照明燈砸到,和嚴必須馬上趕回去,白夜便不好意思留在濟州島。智兒看到白夜提前回來,跟白夜打聽了起來才知道出了狀況,但她很有興致地想和白夜再去濟州島。
 
善芝去醫院檢查,結果讓她嚇了一跳,她懷的是四胞胎。一次懷四個孩子,家裡的長輩既高興又擔心,他們只好讓善芝搬到樓下的房間暫住,小心自己的身體。武嚴看到善芝愁容滿面的樣子,以為她很擔心,沒想到她想吃白夜做的雜菜湯,又因為和白夜吵了架,武嚴只好自己去找白夜。
 
智兒從家裡打包了一大堆吃的,很熱情地給鄭三熙送過去,還跟他交談得很愉快,沒想到被徐銀河發現了。徐銀河反對智兒喜歡鄭三熙,而智兒卻認為鄭三熙很有魅力,徐銀河只能以結婚的條件勸導智兒,讓智兒好好選擇不要做獨悔女。
 
善仲和孝卿新婚旅行回來,吳月蘭一臉的不高興,勉強接受了他們的大禮。吳月蘭把善芝懷四胞胎的事告訴善仲他們,他們都覺得特別開心,勸媽媽不用擔心,善芝可以一次生四個孩子是福分。
 
徐銀河明確告訴白夜,智兒很喜歡鄭三熙,讓白夜不要光看著,要阻止智兒。白夜也明確回答徐銀河,鄭三熙跟她一樣,母親拋棄了他們姐弟去結婚的,而智兒很像他的母親,所以絕不可能會喜歡智兒。
 
一想到武嚴將有四個孩子,和嚴也跟著特別地期待,在畫廊裡看到一個小孩子,他忍不住問白夜,難道她不結婚也不打算要一個自己的孩子嗎?
 
第112集
和嚴看到武嚴那麼幸福,他想讓白夜重新考慮和他一起生活,就算不結婚,兩人可以悄悄地先生下孩子,到時候就一定能得到家裡人的諒解。白夜答應考慮和嚴的話,於是和嚴讓白夜趁現在智兒還沒有出嫁,讓白夜先從那個家裡搬出來。
 
善芝的羊水破了,武嚴很緊張地把她送到醫院,聽到善芝生的是四胞胎兒子,他的臉一下子就僵住了,幸好善芝沒事他才放心下來。一家人都期盼著生個女兒,結果生了四個兒子,一家人都感覺有點失望。
 
善芝很想去看自己的孩子,武嚴才告訴善芝,她生的是四個兒子。一心想生女兒的善芝,知道生的是兒子,也有些失落。善仲和孝卿去醫院看善芝,被失望的善芝拒之門外,白夜聽到孝卿這樣說,對善芝不免有些微詞。
 
雖然失望,文貞愛和婆婆還是很好很細心地吩咐阿姨照顧著善芝,她們也很心疼生四個孩子的善芝的辛苦,但善芝還是特別的傷心,忍不住在家裡痛哭了起來。
 
第113集
和嚴要去出差,他非常捨不得跟白夜分開,所以抱著白夜不肯放手,更想白夜改變心意和他一起,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帶著白夜去國外生活,這樣就不用介意父母的反對了。白夜很想答應和嚴,心裡開始有些動搖了,想起當時做的那個夢,她開始相信跟和嚴是注定的緣分。
 
善芝當了媽媽,一下子理解了白夜,懂得站在孝卿的立場考慮,所以她意識到自己當時做得過分了,請求白夜的理解。白夜沒有怪責善芝,與善芝重新化敵為友,兩人一起開心地回去看四胞胎兒子。
 
善仲看到抽屜的驗孕棒,知道孝卿著急想要孩子了,他只好讓孝卿放下心來,不著急要孩子,哪怕沒孩子也沒有關係。善仲難得早回家,他一臉嚴肅地跪地請求吳月蘭的原諒,說自己決定去出家了。吳月蘭被善仲的決定嚇到了,質問他原因,善仲才說是愚人節。
 
白夜去了瑞士,拜託阿姨為生日的趙常勳煮海帶湯,沒想到阿姨隨便做了一下,趙常勳覺得跟沒吃一樣。吳月蘭非常樂意為趙常勳煮一餐,趙常勳沒人為他過生日只好答應去吳月蘭家裡吃飯。趙常勳在吳月蘭的家裡過得很愉快,越來越覺得和吳月蘭在一起是開心的,徐銀河讓她特別的不滿意。
 
智兒特別喜歡去找鄭三熙,沒事就跟他瞎扯皮,她想要鄭三熙的電話號碼,可惜鄭三熙不肯給,所以她只好拍照威脅,逼得鄭三熙乖乖地給她電話。
 
第114集
鄭三熙大晚上打電話說要來家裡,智兒很開心,沒想到他是為了給白夜送俊書玩的玩具的,而智兒一點也不知道白夜有個侄子。
 
白夜瑞士回來,先去探望了孝卿,並為他們送去了禮物。白夜告訴孝卿,應該讓善仲去接受不孕檢查,她擔心結婚這麼長時間孝卿沒有懷孕,會讓吳月蘭不高興。白夜處處為孝卿著想,孝卿也希望白夜能對自己好點,接受和嚴的愛,可惜白夜還是擔心自己會給和嚴帶來不幸,所以她無法這麼做。
 
徐銀河一回家就讓趙常勳給她按摩,趙常勳有些不耐煩,他開始想念吳月蘭對他的溫柔體貼。智兒把鄭三熙送的玩具交給白夜,質問她怎麼會有侄子,白夜只好說出哥哥的事,而徐銀河生怕趙常勳他們誤會,在一旁故作不知的樣子,而趙常勳和智兒則非常同情心疼白夜經歷了這麼多的痛苦。
 
徐銀河不死心一定要把俊書接回來撫養,趙常勳也向吳月蘭咨詢了她的意見,他們都認為孝卿和善仲不會同意。有了吳月蘭,趙常勳每天中午都可以吃到美味的午餐,越來越覺得吳月蘭很好。
 
徐銀河去善仲的畫室,要求見一見俊書,善仲很熱情地邀請徐銀河去他家吃飯,就可以見見俊書了。如願以償的徐銀河,見到俊書後忍不住讓俊書叫自己奶奶,抱著俊書更是開心得不得了。
 
第115集
和嚴只通知了白夜回來的班機,他只想一回來就見到白夜一人,想著他為自己撕的手撕泡菜包飯。一路上,和嚴一直追問白夜,在他不在期間是否和別的男人約會,兩人儼然一對久別的小夫妻一般情話綿綿。
 
孝卿看到徐銀河跟俊書很親近,她一時高興忘記了白夜的囑托,等想起來時她馬上打電話通知白夜。白夜知道徐銀河瞞著自己去看俊書,對俊書又愛不釋手,她很生氣但沒有表現出來,只讓孝卿帶俊書出來,她也想見見。
 
徐銀河回家後還一直想著可愛的俊書,於是她跟白夜提出了撫養俊書的事,白夜直接否決了,讓她自己去跟孝卿說說看。吳月蘭跟孝卿談起了俊書的事,她也認為趙常勳一家是真心疼愛白夜想把俊書帶過去撫養,而孝卿不同意,吳月蘭就直接質問她,是否因為俊書而不生孩子的。
 
鄭三熙看中了一副金有漢的畫,而且有的話還想多添購一副,一直認為鄭三熙是窮作家的徐銀河不禁問白夜,鄭三熙是否知道畫的價格,而白夜很不屑的告訴她,鄭三熙完全有那個能力。
 
第116集
孝卿知道徐銀河要把俊書帶過去撫養的事,她親自去找徐銀河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想讓俊書跟著姑姑白夜,要自己親手養大。徐銀河跟孝卿講了很多厲害關係,指明吳月蘭不會對俊書好,而且等孝卿再有孩子時,善仲也會偏袒自己的血脈,俊書要看別人的眼色長大會有壓力,而她撫養俊書絕對沒有問題。
 
和嚴再一次要求,讓白夜跟他在一起,可是白夜還是很遲疑,她的立場跟和嚴完全不同,她更擔心對她有恩的和嚴一家憎恨她。和嚴要白夜相信他,有他在一切都會是閤家歡樂的結局,白夜只好再作考慮,而和嚴則很不客氣地讓俊書要叫他姑父了。
 
智兒買了一些泡麵給鄭三熙,並要求鄭三熙讓她主演新電視劇的角色,而鄭三熙直接不客氣地拒絕了,說要等試鏡後決定。談玩了工作,智兒便要求鄭三熙請她吃飯,鄭三熙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於是便讓她在辦公室裡吃泡麵。
 
孝卿把徐銀河的意思告訴白夜,不知道徐銀河目的的她,覺得徐銀河很為白夜設想,也很感動她能為了白夜而把俊書帶在身邊撫養。善仲很認真的要求媽媽接受俊書,而吳月蘭還是做不到接受,無論善仲如何保證都沒有用。
 
第117集
和嚴明確質問鄭三熙,是否喜歡白夜。鄭三熙表示,因為和白夜有相似的經歷,同病相憐所以覺得她可憐脆弱,想要照顧她保護她而已。
 
鄭三熙表示比起和嚴他更能體會到白夜心裡的痛,失去哥哥的痛,生活的痛。鄭三熙認為,他瞭解白夜的艱辛,知道她的故事後自己心裡很痛,他買畫只是給白夜一點幫助,實現她自己賺錢供俊書讀書的心願。聽到鄭三熙的一番剖析表白後,和嚴才瞭解原來白夜還有他不知道的痛,也明白自己錯怪了鄭三熙。
 
趙常勳在家裡艾炙了一次,被徐銀河埋怨,他只能放棄。吳月蘭知道後,讓趙常勳到自己家裡幫他艾炙,並且表示必須堅持每天艾炙才會好的。吳月蘭為自己孤身一人而感覺落寞,趙常勳於是提議陪她去散散步,看到年輕情侶一起騎自行車,他們也不自覺地騎起單車來,吳月蘭特別開心能和趙常勳這樣在一起。和吳月蘭一對比,趙常勳才體會得到,徐銀河一點也不在意他的想法,越來越感覺到徐銀河的不是來。
 
和嚴仔細想了想鄭三熙的話,他更加想守護白夜,於是去找徐銀河,跟她說明了自己對白夜的心意,希望徐銀河可以讓白夜離開他們家。徐銀河知道和嚴喜歡白夜,感覺就像是天上掉餡餅的事,可是白夜居然拒絕了和嚴,她只能探聽和嚴的意思,堅定他說服家裡的決心,心裡盤算著白夜如果懷了孩子就好了。
 
第118集
吳月蘭回想和趙常勳去公園的事,感覺兩人是如此的合拍如此的默契,有點後悔自己當初先結婚了。趙常勳心裡也漸漸放不下吳月蘭,時常想起跟她在一起時的幸福感覺。
 
徐銀河把見和嚴的事告訴白夜,假裝自己沒有野心,想以媽媽的心情,希望白夜能得到幸福,讓她離開這個家,跟張和嚴在一起,按照張和嚴的想法做,全心信賴他。白夜漸漸被徐銀河的表面功夫迷惑了,看到她對俊書好,又說出如此溫暖自己的話,有些相信她。
 
鄭三熙把白夜約出來吃飯,想要跟白夜的關係更近一步。鄭三熙想知道,白夜跟和嚴有沒有什麼計劃,要她明白跟和嚴在一起的處境,而他因為認識了白夜,漸漸改變了不信任女人的想法,所以他確定自己喜歡白夜。鄭三熙讓白夜可以慢慢考慮他的表白,不用對他的話有所負擔。
 
鄭三熙告訴和嚴,因為和嚴的話他想了很多,剛開始沒有意識到自己對白夜的心意,以為只是關心,但是現在他跟白夜表白了也被拒絕了。和嚴知道鄭三熙對白夜有別的企圖,一下子就把臉拉下來了,要求三熙不得再跟白夜聯繫,不要再找白夜當助理作家,也不要再關心白夜。
 
和嚴不放心鄭三熙對白夜的追求,再一次跟白夜提出了結婚的要求。
 
第119集
和嚴已經在找房子,白夜同意和他一起去看房子,並同意明年再考慮他們之間的事,和嚴非常開心。徐銀河再次勸白夜,沒有父母的福,但是有老公福也是不錯的,讓白夜緊緊抓住和嚴,跟他一起搬到新的公寓去住,她期待著白夜跟和嚴結婚,帶著俊書一起過富豪的生活。
 
吳月蘭為趙常勳做了艾炙,知道吳月蘭被朋友放鴿子,於是便和吳月蘭一起去看電影了,兩人很愉快的在一起,感覺就是熱戀的情侶。
 
潘錫把和嚴找房子的事告訴了武嚴,還說白夜即將從羅丹的家裡搬出來,他和善芝都不高興和嚴跟白夜在一起。武嚴質問和嚴找房子的事,和嚴當著家裡人的面,說是為白夜找的房子,所有人的臉都一下子沉了下來。
 
善芝特意去找白夜,把文貞愛找鄭三熙的事告訴白夜,表面上替白夜難過,其實是要告訴白夜,她不被婆家接受,逼著白夜要拒絕張和嚴。白夜很難過一直疼愛她的文貞愛會這樣,痛哭了一陣後,決定跟鄭三熙見一面。
 
白夜告訴鄭三熙,聽了三熙的話,她決定跟三熙在一起,讓三熙做個決定,是為了她放棄跟和嚴的友誼,還是為了友誼放棄她。
 
第120集
鄭三熙告訴和嚴,自從他說了之後,他很清楚地想了和白夜之間的感情,他也認清了自己對白夜的感情。白夜也告訴和嚴,她也和鄭三熙一樣,發現了對彼此的感情,兩個人非常的合適也非常的理解對方,所以她要跟鄭三熙在一起。
 
和嚴不相信白夜說的話,也不認為自己不瞭解白夜,更加不相信他們之間這段時間的感情是假的。白夜很認真地告訴和嚴,因為有人暗戀自己而給了和嚴錯覺,但現在她的確和鄭三熙了心電感應的感覺。
 
和嚴認為鄭三熙和白夜之間就像是演一場戲欺騙他,可是他找不到任何的證據,白夜更是很認真地一再表示,她的難處和嚴並不能理解,跟和嚴在一起她有太多需要忍耐,而在鄭三熙面前她卻什麼也不用隱藏,他就可以瞭解到自己的苦。
 
雖然白夜的心變了,決定也變了,但和嚴仍舊不肯放過白夜,仍想繼續這樣守護著白夜,希望白夜有一天能回心轉意回頭,他願意一直等候那一天。面對鄭三熙,和嚴不去怨恨了,他明白並不是鄭三熙做錯了,而是自己做的不夠。
 
鄭三熙會為了白夜,以後安定下來生活,而和嚴根本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在他心裡,白夜就像是自己的分身,一時受不了的他差點想自盡。鄭三熙阻止了和嚴,和嚴只能將所有的痛全都發洩在三熙身上,狠狠地揍他一頓。
 
白夜痛哭之後,把結果告訴給善芝,讓她轉告家裡的長輩,免得自己再被她們怪責。徐銀河對俊書特別的好,白夜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她把徐銀河是俊書親奶奶的事告訴給孝卿知道。
 
第121集
白夜把所有的事都告訴孝卿,並讓她知道,就是因為徐銀河英俊才去世的,孝卿因此嚎啕大哭。孝卿和白夜兩人一想到英俊的死,就痛苦得不得了,兩人一直哭個不停,白夜更是一直再怪罪徐銀河,因為她一個人,害得英俊和羅丹兩個人的人生都被毀了。孝卿越想越不能放下,於是去找徐銀河,她想當面質問清楚。
 
孝卿當面質問徐銀河,白夜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她實在不能理解徐銀河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來,並請她以後不要再打電話聯繫她了。徐銀河指責孝卿,聲稱她沒有資格來管她的事,也不認為自己做的不對,還怪孝卿在英俊死後不到一年就再婚了。徐銀河要讓孝卿把俊書交給她撫養,孝卿明確表示,英俊和白夜是她的親生兒女都可以拋棄,憑什麼撫養俊書,就算是俊書長大以後也不可能會原諒徐銀河的。
 
和嚴首先質問白夜,是否去過他家,是否見過他的家人,白夜都一一否認了。和嚴讓白夜給他一段時間做好準備,在5月31日他生日之前,要求白夜給他畫肖像作為生日禮物,如果在那之前還不能讓白夜改變主意,他就永遠放棄。
 
第122集
鄭三熙被打得一臉是傷,和嚴看到白夜的關心不高興,質問白夜就那麼喜歡他嗎,難道就看不到和嚴心裡的傷嗎?
 
徐銀河質問白夜,為什麼要把她們的關係告訴孝卿,她擔心孝卿會說出去,也怪孝卿不讓她見俊書。白夜一點也不屑徐銀河的指責,也不認為公開有什麼不好,被徐銀河責罵狠毒。
 
智兒過來拿紅薯,沒想到紅薯被潘錫拿走了,於是纏著鄭三熙問東問西。鄭三熙明確告訴智兒,如果對他有興趣就收起來,因為智兒像他不喜歡的人,無論智兒怎麼做,兩個人的關係都不會變親的。
 
為了確認和嚴的意思,奶奶當著大家的面提出,讓武嚴的孩子過繼一個給和嚴,不能讓和嚴一個人孤獨終老。經這樣一打探,奶奶和文貞愛都相信,和嚴確實和白夜結束了,她們算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徐銀河跑去質問和嚴,怎麼這麼輕易就放棄了白夜,和嚴沒有多做解釋,讓徐銀河找白夜解釋。徐銀河跟善仲打探了一下,想知道孝卿有沒有告訴他,然後把孝卿不讓她看孩子打電話的事都告訴善仲。
 
第123集
徐銀河辭退白夜,白夜還是不願意讓她見俊書。徐銀河指責白夜,讓她見俊書有什麼不同,怪白夜狠心,還罵白夜放棄和嚴很傻,沒有和嚴她一個人怎麼生活,看誰能養活她。美剛夫人在電影院裡,看到趙常勳和吳月蘭一起看電影,感覺他們像是戀人,所以把這個情況告訴給徐銀河知道。
 
智兒因為鄭三熙的一句話,把他送的衣服轉送給了白夜,為了表示賠罪,他請智兒出來吃飯。鄭三熙請智兒吃飯,她非常開心,馬上把昨天的氣都忘記了。送智兒回去的時候,智兒睡著了,鄭三熙只好把車停在一邊,自己也跟著睡了一覺。智兒醒來時,發現鄭三熙睡著了,想要摸一摸他的臉,沒想到鄭三熙居然醒了,把她嚇了一跳。
 
和嚴列出了清單,在5月31日前他有想跟白夜一起做的事,覺得只有那樣才不會迷戀,鄭三熙和白夜只好答應他。
 
第124集
徐銀河故意回家,要求你趙常勳和她一起去看電影,而趙常勳偏偏一反常態地不想跟她去看電影,所以徐銀河確定,趙常勳確實出軌了。徐銀河想要找到證據,再跟趙常勳攤牌,讓他不能否認,而趙常勳並不知情,連皮膚干都特別的在意,更讓徐銀河懷疑。
 
和嚴策劃著要和白夜一起做的事,白夜也很幸福地享受兩人在一起的時光,讓和嚴開始懷疑,白夜和鄭三熙說的話是合夥欺騙他的。白夜仍堅持和三熙沒有欺騙他,和嚴只能閉口不談三熙,不想他們剩下的時間被三熙影響。
 
智兒和鄭三熙去吃了飯,智兒越來越覺得鄭三熙有意思,對他越來越有好感。白夜怕智兒會受傷,讓她不要再繼續和鄭三熙親近下去,以免以後發生感情,但智兒一點也不以為意,她喜歡和鄭三熙在一起的感覺。
 
命中注定武嚴沒有女兒命,他和善芝決定,不再生了,好好撫養他們的四胞胎,家裡的長輩只好接受。武嚴生女兒沒有了希望,文貞愛和婆婆就只好祈禱,和嚴能順利結婚,給她們生一個女兒。
 
和嚴帶白夜去吃飯,因為恐高的和嚴,坐電梯上24層的時候,在電梯裡暈倒了。
 
第125集
和嚴在白夜面前暈倒,覺得很丟臉,他不知道自己有恐高,白夜取笑他也有弱點,才安撫了和嚴的心情。白夜讓和嚴離開時,乘坐另一個專用電梯下去,可是和嚴一定要克服這個恐高症,他不讓白夜告訴三熙,並且要在克服之後帶三熙來這裡吃飯。和嚴相信不看外面就可以克服,堅持和白夜一起乘坐來時的電梯,總算順利到達一層。
 
和嚴送白夜回家,正好碰到了回家的趙常勳,他堅持要把和嚴請進家裡去,和嚴只好進去坐一會。趙常勳跟和嚴說起白夜,他不能讓白夜一個人獨自變老,希望有合適的人可以讓白夜重新開始。
 
和嚴聽到趙常勳的話,於是堅持說出了自己的心意,表明自己一直喜歡白夜,但卻被白夜拒絕了。趙常勳認為和嚴不錯,讓白夜珍惜緣分,不要因為羅丹的原因而拒絕和嚴。和嚴向趙常勳保證,只要白夜下定了決心,他有信心可以說服家裡人。
 
第126集
和嚴向趙常勳表態,他可以代替羅丹,把趙常勳當成老丈人一樣對待。白夜勸阻和嚴,不要讓一切都回到原點,他們已經結束了,但和嚴不認為結束了,他們的最後期限是5月31日。
 
徐銀河表示,不管白夜說了什麼,都要讓孝卿給她見俊書,讓孝卿不要因為白夜而一起怨恨她。徐銀河告訴孝卿,英俊的死是上天的安排,讓孝卿在她和白夜之間做個選擇,她會讓孝卿做畫廊的室長。孝卿對於徐銀河的話特別的無語。白夜讓孝卿不要管徐銀河,只要不讓她見到俊書就好了。
 
和嚴說去和三熙一起完成最後的劇本,偏偏三熙不想被打擾,把他們都打發走了。美順去給三熙送吃的,發現三熙的家裡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其他人都不在,文貞愛相信和嚴又瞞著她和白夜在一起。
 
智兒說進了急診室,三熙非常緊張地趕去醫院,沒想到智兒一點事也沒有,他非常生氣。智兒不管三熙生氣,一定要讓三熙幫抽血檢查,三熙只好進了檢查室。
 
趙常勳進了吳月蘭的家裡,跟蹤的偵探馬上打電話通知徐銀河。
 
第127集
吳月蘭幫趙常勳艾灸之後,又煮了手?面給他吃,趙常勳覺得吳月蘭就是古代人所說的賢妻良母。徐銀河到了瑞來大廈,猶豫著要不要上去鬧,她打了個電話給趙常勳,但趙常勳沒有說實話,於是徐銀河就跟著快遞上了吳月蘭的家。
 
吳月蘭和趙常勳都解釋是來艾炙的,但是徐銀河一點也不相信,口口聲聲指責他們兩人有染。趙常勳對徐銀河的態度很無語,獨自一人開車先離開了,不管在後面的徐銀河。趙常勳聲稱去見跟自己妹妹一樣的人有什麼關係,徐銀河居然叫人來跟蹤他,覺得自己的臉被徐銀河丟盡了。
 
潘錫跟武嚴預言,他覺得和嚴很快就會發表結婚宣言,他看得出來和嚴眼裡滿滿都是對白夜的愛。三熙意識到自己總是被智兒吸引,於是他約了白夜見面,問她是否改變了決定。如果白夜還是要擺脫和嚴的話,三熙想跟白夜訂婚,這樣更容易讓彼此的感情整理掉,他也想擺脫智兒。
 
第128集
三熙相信訂婚的話,和嚴會比較容易接受,因為他已經經歷過一次了,而白夜也覺得很累了,她同意三熙的決定,下周訂婚。
 
徐銀河為自己昨天的無理道歉,但她還是不相信趙常勳和吳月蘭的關係那麼單純,她相信趙常勳對吳月蘭有了感情,所以對她撒了謊。徐銀河向趙常勳提出了離婚,想用這樣的方式,讓趙常勳給她求饒求原諒,結果趙常勳回答要考慮兩三天。
 
白夜回家告訴智兒,她被三熙求婚了,智兒聽到後特別的難過。智兒不能接受,究竟白夜有什麼魅力,羅丹和三熙都喜歡她,她只能告訴白夜,三熙都很好,讓白夜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勉強接受了。
 
白夜讓和嚴去三熙的公寓,和嚴正好想去訓一下潘錫嘴巴不嚴,沒想到到了公寓,白夜就告訴和嚴,她要和三熙訂婚。白夜表示她已經覺得很累了,沒辦法再去配合和嚴的心情,讓和嚴不要再這樣糾纏下去。和嚴聽到白夜的話很難過,他表示會接受他們訂婚。
 
第129集
智兒因為三熙要跟白夜訂婚,心情特別不好,大白天把自己給灌醉了,智兒質問三熙,明明感覺到了三熙看她的眼神是有感情的,為什麼三熙選擇白夜,三熙沒有辦法只能叫白夜來。智兒不相信三熙不喜歡她,在他面前開始跳起舞來,她要讓三熙知道自己有很多的優點,三熙只好躲進房間裡逃避她,於是智兒就在房間門口大唱離不開他的表白情歌。
 
智兒酒醒後知道自己失態很丟臉,但她就是喜歡三熙,也害怕三熙因此而討厭她了。白夜告訴智兒,智兒做任何事三熙都不會討厭的,他不能接受智兒,只是因為智兒太像他的媽媽,讓他覺得特別的不舒服,他不能原諒他的媽媽拋棄子女改嫁。
 
白夜的電話關機,善芝只好去白夜的家裡,想知道和嚴徹夜不歸是不是跟白夜在一起。白夜把要和三熙訂婚的事告訴善芝,並告訴她和嚴聽到消息就離開了。白夜擔心和嚴出事,馬上聯繫了他,和嚴告訴她自己在回家的途中,但是他對白夜不能理解他的真心很心痛。
 
第130集
三熙接白夜去姐姐家裡的路上,遇到了車禍,三熙直接就飛出了車外暈迷不醒。英俊和羅丹年紀輕輕就這樣死在了白夜面前,如今鄭三熙又發生了如此嚴重的車禍,白夜心裡特別難過,在去醫院的路上就暈迷了。
 
和嚴做了一個惡夢,怕白夜有事情發生,但他不敢打電話給白夜,沒想到三熙的姐姐先打來電話,說三熙和白夜都沒有到,和嚴馬上打電話去確認是否有交通事故,這才打聽到他們的確出了車禍。
 
和嚴衝到了醫院去看白夜,白夜還是在昏迷,檢查出外傷沒有很大問題,有輕微的腦震盪。白夜醒了過來,和嚴告訴她,三熙沒事了,只是炎症比較嚴重,白夜都有些不敢相信,她以為自己又害死了三熙。
 
徐銀河用離婚做威脅,等著趙常勳跟她道歉,沒想到趙常勳想了幾天,卻拿出了離婚協議書,讓徐銀河蓋章,徐銀河特別生氣也馬上蓋了章。和嚴通知智兒,白夜出了車禍,一家人馬上趕去醫院,智兒才知道是三熙和白夜一起出的車禍。
 
三熙告訴和嚴,發生事故的瞬間,他想起的不是最親的姐姐,而是智兒。三熙把自己和白夜一起欺騙了和嚴的事告訴和嚴,並指明白夜這麼做,是因為善芝告訴她,奶奶和文貞愛讓三熙來挑撥白夜和嚴之間的感情,白夜明白不能讓她們接受,所以才跟三熙一起騙了和嚴。
 
第131集
和嚴知道三熙和白夜是騙他的之後,做了決定要舉辦婚禮,讓室長幫他準備。和嚴告訴白夜,這次的車禍是上天對白夜撒謊的一次懲罰,讓白夜不要再反對,按照他的意思來辦。
 
三熙去看白夜,把和白夜一起編造的謊言告訴智兒,他是因為智兒的關心才要跟白夜訂婚的。智兒知道三熙和白夜不是要訂婚,心裡特別的開心,故意說反話地告訴三熙,她是喜歡三熙的作品而不是三熙本人。
 
智兒向白夜說了父母離婚的事,她責怪吳月蘭的插足,而白夜聽了則非常高興。白夜勸智兒,讓她聽了雙方的意見再做判斷,也說明了自己的意思,覺得吳月蘭和趙常勳沒有錯。為了讓智兒不站在徐銀河那一邊,白夜把智兒媽媽被徐銀河氣死的事告訴智兒。
 
智兒知道媽媽被爸爸和徐銀河背叛,而她還把徐銀河當成了親生媽媽看待,心裡特別的難過。白夜告訴智兒,就是因為徐銀河插足了智兒父母的感情,所以才會對吳月蘭和趙常勳看一場電影就起了疑心,鬧著要離婚,智兒完全相信了白夜的話,在家裡痛哭了起來。
 
第132集
和嚴向家人表示,因為家裡人的反對,三熙和白夜假裝訂婚,也因此出了車禍差點死掉,所以現在無論如何,他都堅持和白夜結婚。和嚴表示,他會和白夜在下個月舉行婚禮,家裡如果一直反對的話,那他就和白夜在三星洞的房子裡生活,讓他們都不要為了結婚的事找白夜。
 
智兒很傷心,恨自己這麼遲才知道,更心疼去世的媽媽。智兒為了媽媽,她支持趙常勳和徐銀河離婚,哪怕那樣讓正出名的她傳出緋聞也在不乎。智兒詢問了爸爸的意見,是真的要離婚還是試試,而趙常勳表示,他是充分想明白了要離婚,所以智兒支持他的想法,讓他把畫廊拿回來,由白夜來經營。
 
張秋常讓文貞愛去醫院看看白夜,跟她再說說,不能看著和嚴和白夜真的結婚,但是文貞愛堅決不去,張秋常只好決定自己去找白夜談一談。
 
第133集
張家長輩不得不同意白夜嫁進來,善芝特別的生氣,只能回家跟吳月蘭訴說。長輩不同意和嚴跟白夜搬出去住,善芝特別不是滋味,更害怕白夜萬一生了女兒,就更加得寵了,而她在家裡的位置就很為難了。
 
趙常勳鐵了心要離婚,徐銀河只能讓他把畫廊交給她,其他都不要,但是趙常勳不肯。趙常勳表示,畫廊是他父親留給他妹妹善花的,不能留給徐銀河,只給徐銀河一半的財產,如果她不能接受,就起訴好了。
 
智兒告訴白夜,她已經決定不摻合大人的事了,也不讓白夜摻和進去,讓趙常勳自己解決。智兒表示,和白夜才是真正的一家人,羅丹的離開讓她感覺到孤獨,但是有白夜在她的身邊很幸福,她會把白夜當成姐姐一樣看待。
 
善芝很不高興白夜成為了自己的大嫂,但還是假裝高興的樣子,把消息告訴孝卿和善仲,還假裝友善地去看白夜。孝卿替白夜高興,白夜終於得到了幸福,讓白夜就算在婆家受到委屈也堅強忍受著。
 
智兒沒有告訴徐銀河自己和趙常勳說了什麼,她勸徐銀河這時候說不離婚會很可笑,讓徐銀河相信她和白夜會照顧她,跟趙常勳痛快地離婚處理掉他們的感情。
 
第134集
和嚴要和白夜結婚,正式去拜訪趙常勳,並徵得了他的同意,可以娶白夜,而智兒也非常接受,稱和嚴為自己的姐夫。善芝讓武嚴也試著接受白夜成為他的大嫂,叫他去接出院的白夜,好好的說話。
 
徐銀河到了吳月蘭家裡,吳月蘭正好不在家,於是她便告訴善仲,因為吳月蘭自己要和趙常勳離婚了,並說明了吳月蘭是如何用手段勾引到趙常勳的。善仲聽到徐銀河那麼說,身為兒子的他有點無地自容。
 
和嚴接完白夜出院,就直接去了機場準備去日本出差,於是奶奶和文貞愛決定趁這個時間,把白夜叫出來。
 
第135集
奶奶和文貞愛把白夜約了出來,很坦誠地跟白夜提出了她們的要求,奶奶覺得跟白夜在一起總預感著不祥,所以讓白夜到國外去,等和嚴結婚生孩子穩定了再回國。白夜決定答應文貞愛的要求,只要求週日再走最後看一眼和嚴,文貞愛她們也就只有祝福白夜,希望她能在國外認識新的朋友重新開始生活。
 
和嚴給白夜打電話,訴說結婚後要去滑雪,白夜沒辦法繼續跟他寒暄,只能默默地流淚,不能讓和嚴自己已經決定離開他了。白夜痛哭了一夜之後,約了孝卿見面,要最後與孝卿俊書告個別。
 
吳月蘭想了一晚上,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錯,不就是給趙常勳艾炙,怎麼就成了趙常勳離婚的罪魁禍首了,她很不服氣。吳月蘭跟善仲和孝卿訴說無辜,孝卿也站在她那一邊,幫吳月蘭說話,吳月蘭這才覺得她像是自己人。
 
孝卿跟白夜打聽徐銀河離婚的事,白夜讓孝卿不要管就好了,她也要讓徐銀河知道被拋棄的滋味。趙常勳想讓白夜結婚後管理畫廊,白夜沒有答應,反而建議趙常勳建立捐助財團,趙常勳覺得白夜比徐銀河好太多了,徐銀河只知道錢。
 
第136集
趙常勳和徐銀河準備離婚,讓吳月蘭開始猜測,或許趙常勳也喜歡她。趙常勳看到下雨,想起了吳月蘭,知道她下雨就會做湯,看到情侶在雨中漫步,他也很想和吳月蘭能這樣。
 
白夜給了孝卿一筆錢,告訴她自己以後不能像現在這樣照顧她和俊書,讓孝卿收下錢。送孝卿回家後,白夜把車也交給了孝卿,讓她以後就用這部車,孝卿對白夜的言行有些奇怪,但她只認為是白夜即將結婚沒有在意。
 
智兒因為知道親生媽媽的事,沒有心情再纏著三熙,電話也少了,三熙打電話時說的話也少了,讓三熙特別難受。三熙想起當時給智兒買內衣時,智兒因為他說是積善的而生氣,於是特意去重新買了一套,專門送到家裡給智兒。
 
白夜為一家人做了智兒喜歡吃的麵包,智兒為此讚不絕口,趙常勳也覺得非常不錯,更覺得徐銀河光有臉蛋了,從來沒有為智兒做過,只會做沒有味道的吐司。徐銀河認為白夜沒有她長得好看,要是能抓住和嚴的心才是好的。
 
和嚴出差回來了,想起了武嚴勸他的那些話覺得有些可笑,他還是相信初戀可以永恆,他要跟白夜一輩子在一起。白夜到公司樓下等和嚴,親自替和嚴開車送他回家,和嚴特別的開心特別的享受跟白夜在一起。
 
第137集
白夜把和嚴接到了三熙家裡,要親自為和嚴做一餐飯,和他一起過一過真正的二人世界。和嚴出差回來很累,並沒有覺察出白夜的異常,非常享受白夜為他做的飯,還讓白夜結婚後一周為他做一次。
 
三熙提前回了家,和嚴非常高興地跟三熙炫耀白夜做的盒飯,引得三熙非常好奇,想讓白夜也做一份給他吃。和嚴和白夜離開了三熙家裡,準備回家的路上,白夜讓和嚴請她吃冰棒,然後要求和嚴,如果她以後做錯了事,請和嚴不要怪她,最後給了和嚴一個吻別。
 
和嚴又夢到了和白夜一起去海邊,但是白夜轉眼間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了,和嚴忍不住想要打電話給白夜,又擔心白夜沒有起床所以取消了想法。
 
文貞愛和婆婆擔心了一晚上,一直做著惡夢,終於接到了黃律師的電話,可是他並沒有見到白夜,而且白夜的電話也關機了。
 
一大早,智兒就接到了白夜的電話,可是說話的人並不是白夜,電話那頭告訴智兒白夜跳進了海裡。
 
第138集
智兒接到電話,得知白夜跳進了海裡,一下子嚇得暈倒了。徐銀河一大早發現白夜不在房裡,去找智兒時她則暈倒在床邊,於是叫醒了她。智兒再次打通了白夜的電話,確認對方說白夜跳了海。
 
目擊者報了警,李中秉警察讓徐銀河他們到束草警察局來確認一些事情,徐銀河和智兒於是大哭了起來。李中秉打通了金孝卿的電話,要通知她白夜跳海死了,給金孝卿留下了遺產,善仲接到了電話不知道該怎麼跟孝卿說。
 
文貞愛和婆婆擔心白夜跟和嚴在一起了,擔心了一早上,最後黃律師才打電話通知文貞愛,說白夜跳海自殺了,而且留下了遺書。文貞愛聽到消息擔心得很,不敢告訴婆婆,找來武嚴商量,沒想到吳月蘭把白夜的事告訴給善芝知道了。
 
和嚴回到家才接到徐銀河的電話,得知白夜跳海了,於是馬上飛奔趕去束草。文貞愛和婆婆知道白夜跳海,兩人都非常內疚自己害死了白夜,武嚴只能想辦法隱瞞下來,不能讓大家知道她們安排白夜出國的事。
 
善仲和孝卿趕到了束草,警察把白夜留下的遺書交給了他們,孝卿確認那的確是白夜的字跡。和嚴趕到束草,看到白夜的車,可是他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善仲把白夜留下的信交給他,白夜讓孝卿最後幫她做兩件事,不要為她舉行葬禮不要設靈堂,也不要刻意告訴親朋好友,讓她安靜地走。
 
第139集
白夜留下遺書,讓孝卿為她辦理後事,她不想讓別人做,她會永遠守護在孝卿和俊書的身旁,大海就是她最後活下去的地方,她不希望大家再去找她,她想保有自己最後的一點自尊心。
 
善仲讓善芝叫家裡人或者職員到束草接和嚴,並把白夜的遺書發過去給善芝。善芝把白夜的遺書跟家裡人念了一遍,大家都特別的難過,沒能幫助到得憂鬱症的白夜,文貞愛和婆婆更加不知道以後該怎麼活下去。
 
智兒備受打擊,疼她的哥哥死了,爸爸媽媽又要離婚,現在連姐姐一般的白夜也死了,她不知道什麼才能支持她活下去。三熙一直陪在智兒身邊,安慰智兒有他一直在智兒身邊,智兒堅強的支撐下去。
 
白夜為和嚴另外留下了一封信,下輩子再償還他的情,絕不讓他傷心。白夜告訴和嚴,這段時間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其實她非常的累,她想先離開這個世界休息了,這輩子她只能辜負和嚴,讓和嚴幸福的生活下去。
 
奶奶沒辦法躲避自己的良心,雖然白夜沒有提出國的事,但她主動跟張秋常說出了事實,怕和嚴跟羅丹一樣,背著和嚴讓白夜出國。
 
第140集
白夜留下了信給趙常勳一家人,感謝趙常勳把她當做家人來照顧,她已經準備好了成立羅丹基金的文件,希望趙常勳能夠實現。白夜讓智兒代替她好好照顧趙常勳,希望智兒一直保有那顆純潔的心,得到所有人的喜愛幸福的生活下去。
 
和嚴找來了目擊打聽當時的情況,目擊者並沒有看到白夜跳進了海裡,但他可以確認白夜跳海了,因為離開的話他一定見得到,所以才報了警並通知了家人。
 
張秋常讓媽媽隱瞞害白夜跳海的事,不能讓和嚴知道,但他很生氣文貞愛背著他做這樣的事,把文貞愛趕出了房間,並責罵了替他們辦理出國的黃律師。
 
徐銀河失去親生女兒也很心痛,但白夜一句話也沒留給她更讓她心痛,她想起見文貞愛回來時白夜的表情,確認文貞愛是反對了,所以去找文貞愛問清楚。徐銀河責怪文貞愛,當初要讓白夜嫁給羅丹時,她是如何誇耀白夜的,如今卻這樣傷害白夜,讓白夜的心裡怎麼承受得了。
 
和嚴在醫院醒了過來,看守的職員正好睡著了,於是他偷偷換了衣服就直接離開了醫院。英俊的骨灰灑在了束草的海裡,所以白夜選擇在束草跳海,和嚴接受不了白夜的離開,也想到束草跳海,幸好被及時攔下了,送進了首爾的精神科。
 
奶奶知道和嚴要去跳海,更加心痛得要死,恨不得自己馬上去地獄贖罪,因為情緒太過激動她最終倒下進了醫院。
 
第141集
善芝把家裡的情況告訴吳月蘭,孝卿只能把這一切都告訴還在人世的白夜,白夜知道和嚴要跳海,奶奶進了醫院心裡非常難過。
 
白夜偷偷下了山,去醫院看望奶奶。白夜告訴奶奶,她沒有死,文貞愛看到白夜也嚇了一大跳。奶奶、文貞愛和白夜抱頭痛哭後,白夜才說出自己假死的事,只是覺得太累了,想讓大家以為自己死了。文貞愛很慶幸很感激白夜沒有死,讓她的心裡不用再內疚了,要白夜趕緊去看看和嚴,不能讓他再傷心尋死下去了。
 
和嚴見到白夜,就求她帶走自己,沒有白夜他實在活不下去了。白夜讓和嚴看清楚,她真的還活著,但和嚴始終不敢相信,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直到白夜吻了他,他才真正意識到白夜還在世,特別激動地抱著白夜,生怕白夜再次消失一樣。
 
白夜跟和嚴到家裡見徐銀河,徐銀河見到白夜也非常高興,抱著白夜痛哭,趙常勳和智兒看到嚇了一大跳。
 
第142集
孝卿回到家裡,把白夜的事全部告訴吳月蘭和善仲。白夜去跳海的前一天晚上找了孝卿,告訴她自己要去寺廟裡住,然後裝作死去讓孝卿替她保密。
 
和嚴看著白夜,還是有種做夢的感覺,非常害怕白夜再次消失。白夜保證以後都跟著和嚴走,絕不再離開他。和嚴的車子被刮碰了,和嚴只好讓司機先行下班,然後自己背著白夜回家,兩個人都很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
 
潘錫很遲才知道白夜跳了海,一直哭個不停,在他眼裡白夜一直是很樂觀積極的人,不敢相信她居然會跳海。和嚴帶白夜到三熙家裡,正好和嚴去了洗水間,家裡又停了電,潘錫一進門就看到白夜,以為白夜的鬼魂回來了,嚇得馬上跑下樓去。
 
三熙不相信白夜的鬼魂會出現,於是跑回家裡確認,見到和嚴讓他不要被嚇到,說白夜回來了。和嚴看三熙信以為真,於是嚇嚇他,告訴三熙白夜在浴室裡。三熙見到白夜出來了,的確是她,馬上就嚇暈了過去。
 
文貞愛帶白夜去挑戒指,奶奶要求白夜拿出來給大家看一看,善芝一看是五克拉的馬上就不高興了,但她還是要強顏歡笑恭喜白夜。白夜沒事,文貞愛和奶奶都放心了,覺得踏實了很多,非常高興地為白夜和嚴籌備婚事,張秋常也特別提醒文貞愛不要再出差子了。
 
第143集
徐銀河想要報復吳月蘭,於是在文貞愛們面前說出自己要離婚的事實,還說出吳月蘭有意勾引趙常勳的事實,她要讓善芝在婆家被看不起。徐銀河表示自己有多無辜,有多瀟灑要成全趙常勳和吳月蘭在一起,讓善芝羞得抬不起頭來。
 
白夜重新被接受,已經學會了感恩,所以她不想再怨恨徐銀河了。白夜為徐銀河買了一套內衣,猶豫了很久還是送給了徐銀河。徐銀河一直說著,要白夜好好抓住和嚴幸福的生活,上一次白夜的假死,她特別內疚,怪自己連一次也沒有說過愛白夜。
 
和嚴跟白夜手牽手走進了結婚的殿堂,在一番感動的宣誓之後,兩人結為了夫婦。台下所有人都被和嚴白夜的結婚宣誓所感動,令人非常羨慕。徐銀河親眼看著自己的女兒嫁人,心裡特別的感動,留下了欣慰的眼淚。
 
第144集
白夜和嚴新婚後去旅行,所有人都在談論他們兩人的婚禮,家裡人更是沒有一個不對他們的婚禮和誓言所感動,對他們充滿了羨慕嫉妒恨。善芝聽到那麼多表揚白夜的話,更稱白夜非常的完美,讓她心裡實在不好受,獨自一人離開了客廳。
 
白夜和嚴到了酒店後,給家裡打來電話報平安,一家人這才放心。張秋常提醒武嚴和善芝,對白夜要改尊稱,不能再叫夜夜要稱嫂子。奶奶擔心了一夜,祈禱和嚴白夜平安,直到第二天收到他們的平安電話,這才真正放下心來,認定一切平安無事。
 
三熙和智兒都被白夜的婚禮感染了,心裡都甜蜜地想著對方,智兒還祈禱自己也能像公主一樣嫁出去。三熙約智兒第二天去吃早餐,一大早就去接智兒,智兒給徐銀河留下了字條,出去吃早飯,差點把徐銀河嚇到,以為智兒和白夜一樣想不開。
 
智兒和三熙到公園開心吃著飯,智兒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質問三熙是不是請她吃安慰飯。三熙告訴智兒,讓她二選其一,以結婚為前提和三熙交往,或者當女主角。
 
第145集
和嚴要向照顧岳父岳母一樣照顧趙常勳和徐銀河,白夜很感動想向他說出徐銀河就是自己生母的事情,可是和嚴又提到了趙常勳和徐銀河離婚的事,讓白夜一下子又無法說出口來。
 
三熙要智兒在徐玫瑰和跟他交往這兩項中做出選擇,而智兒卻貪心地想要兩個兼得。三熙認為智兒出演徐玫瑰又跟他在一起,一定會出緋聞影響智兒,而智兒則認為,和三熙在一起然後出演他的作品有不同的意義,只要偷偷見面就不會出緋聞,希望三熙支持她。
 
智兒穿的高跟鞋磨腳,害得她走不了路,三熙只好把自己的鞋脫下來給智兒穿上,自己光著腳走路。剛走一會兒,潘錫正好出現了,於是三熙讓他去幫忙買一雙運動鞋。
 
和嚴接到電話,公司的本部長突然去世要舉行喪禮,他們只好取消結婚旅行提前回家了。和嚴和白夜回到趙常勳家裡,把那當成了白夜的娘家,徐銀河心裡特別高興,特意讓阿姨幫忙為他們準備晚飯,等白夜一走她的心裡覺得空蕩蕩的,再也沒有機會跟一家人一樣生活了。
 
白夜來到了張家生活,所有的長輩都向著白夜,文貞愛不用白夜起床向他們問好,也不用穿韓服,白夜的話還深得他們的心,讓善芝特別的嫉妒。
 
第146集
張秋常一大早講了一個寓義深遠的故事,善芝和武嚴都回答不上來,而和嚴跟白夜卻很瞭解,令大家開懷大笑,文貞愛他們更是感歎白夜知道的東西很多,善芝在一旁心裡很不高興臉色極不好看。
 
白夜把當時那個預知夢的真相告訴文貞愛她們,告訴她們當時夢裡的男主角不是羅丹而是和嚴,令文貞愛她們更加感慨,早知道白夜跟和嚴是命中注定的,就不用讓他們受那麼多折磨了,她們的心裡更加憐惜白夜。
 
徐銀河在家裡把和趙常勳的合照整理掉,打算跟愛慕她的畫家善智勇好好發展,而善智勇也約了徐銀河一起吃飯。三熙和智兒回家,把他們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事告訴徐銀河,徐銀河聽到這個消息很失望。
 
徐銀河連晚飯都沒有留三熙吃,等他走後就直接讓智兒不要跟他交往,可是智兒卻覺得和三熙很幸福,不聽徐銀河的話。
 
第147集
文貞愛很感動徐銀河對待白夜像親生女兒一樣,和嚴也為了感謝徐銀河,想把三星洞的房子給徐銀河住,於是文貞愛就跟白夜說出了這個決定,白夜也非常感動想說出她和徐銀河的關係來。
 
三熙和智兒決定開始試交往三年,還買了一頭狗三智作為紀念,白夜非常替他們開心,也很有興趣去抱一抱可愛的三智,於是大晚上跟和嚴一起去三熙家裡。和嚴對於三熙跟智兒交往很意外,更意外他可以做到因為智兒叫和嚴大哥,沒想到三熙遇到智兒會如此大的轉變。
 
徐銀河從家裡搬了出去,帶走她要的東西,智兒剛開始有點失落,馬上就轉變了心情,開心地去挑情侶戒指。三熙買了智兒看中的情侶戒指,並為她戴上,然後才告訴她,黃金假面是他寫的,智兒特別的驚訝,沒想到三熙寫了這麼出名的小說。
 
徐銀河離婚了,打算和善智勇好好發展,沒想到善智勇卻告訴她,他已經有了中意的結婚對象了。
 
第148集
善芝不想讓白夜得寵,不想讓白夜做的飯菜得到長輩的誇獎,一直反對白夜做明太子醬。白夜為了長輩們的身體健康,為了奶奶愛吃,堅持做了明太子醬還做得很熟,善芝有點不高興,可是奶奶喜歡吃,她馬上就稱明太子醬是自己做的。
 
一大早,白夜就要親自駕車送和嚴去一個地方,和嚴交代千萬不能去束草,沒想到被白夜帶到了醫院。和嚴一聽白夜來醫院檢查,非常的擔心,到了婦產科才明白白夜是來檢查有沒有懷孕的,心裡特別的激動。
 
和嚴焦急地等待半天,白夜卻一臉失望地出來,讓他擔心死了,沒想到白夜懷孕7周了,他開心得不得了。家裡的長輩都念叨著白夜還沒懷孕的事情,都很想白夜能早點懷孕生一個孩子,沒想到和嚴和白夜回來就通報了這個喜訊,樂得他們連飯都沒心思吃了,奶奶連舞都跳了起來。
 
白夜他們去日本旅行,徐銀河到家裡來探望,給白夜留下了一條珍珠項鏈,告訴白夜,她並不是人造珍珠也不是養殖珍珠,而是她愛的天然珍珠。白夜去見了孝卿才知道,徐銀河也給俊書留下了一個存折,自己一個人說去了巴塞羅娜。
 
善芝和武嚴去吃飯時,碰到了跟趙常勳一起吃飯的媽媽,她覺得特別的丟人,善芝一肚子火的回家,白夜因為懷孕不舒服躺著沒有下來做晚餐,被善芝大罵一頓,命令她必須馬上下樓幫忙,還指責白夜仗著懷孕不做事。白夜實在忍受不了善芝如此不尊重她,於是跟她理論了起來。
 
第149集(結局)
白夜突然流血,文貞愛趕緊送她去醫院,醫生讓白夜好好休息調理身子,文貞愛特別心疼,讓白夜不用什麼都忍著,並告訴和嚴白夜是因為壓力才有早產的跡象,所以她讓善芝去向白夜道歉。善芝去醫院看白夜,並跟她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自己並不歡迎白夜成為自己的大嫂。
 
善芝表示,她們認識超過10年,她一直就在白夜的陰影之下,以前她都可以算了不計較,沒想到兩人成了妯娌。由於婆家人一直對白夜張口稱讚,讓也想被婆家人承認讚揚的善芝怨恨白夜,才那樣的對待白夜。白夜聽到善芝的心裡話,並沒有怪責善芝,她也表示自己做得並不好,與善芝和好如初。
 
愚人節那天,智兒給三熙開了一個玩笑,說要和他分手,三熙一著急便在公園裡大叫表示自己深愛著智兒。智兒沒想到三熙會大聲說出來,嚇了她一大跳,馬上制止了他繼續叫,然後告訴他今天是愚人節。
 
白夜和一家人去釜山旅行時,突然陣痛進醫院待產,結果順利產下了一名公主,一家人都開心壞了。白夜生下公主後,醫院為她找了一名護工,沒想到竟然是自己的親生媽媽徐銀河,徐銀河見到是白夜,沒臉再留下來想轉身離開。
 
白夜見到徐銀河的樣子,沒辦法置她不顧,當場叫住了媽媽,並告訴大家徐銀河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因為是白夜的生母,徐銀河也得到了報應,大家都選擇原諒徐銀河,接納她。 
 
文章中圖片轉載MBC 
?
瀏覽完整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優仕網粉絲團,多給我們一些鼓勵!

瀏覽人數:

  • 發布日期: 2015-07-07 02:45
  • 貢獻者: 波提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