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公告:共產檔將於2018/12/26,11:00am停止服務

體育界#MeToo!NBA名球評糗爺李亦伸遭女主播張旖旂控性騷擾.名球評:不該視為麻煩製造者

  • 發布日期: 2018-03-30 11:18
  • 貢獻者: s98205021
▲(擷取自影片)
 
愛爾達體育台主播張旖旂昨(28日)晚在臉書po文控訴,指國內籃球知名球評李亦伸及吳姓攝影師對她性騷擾,她噤聲很久才決定說出來。業界懷疑,張旖旂把李亦伸也扯進性騷指控中,內情應該不單純,或許就是因為李的名氣大,才能讓此事獲得外界重視並被曝光。(鏡週刊)
 
▲記得點擊影片播放(影片來源蘋果日報)
 
綽號「娃娃」的張旖旂年約30,畢業於台南大學幼兒教育系、體育學系碩士班,研究所時因加入大專體總SSU校園記者而與體育結緣,並考取國家籃球裁判C級證照,並因熱愛體育,不是傳播相關科系仍選擇記者、主播這條路,她受訪時曾用「溫柔、堅強、擇善固執」形容自己。(蘋果日報)




2017年美國女星艾莉莎米蘭諾在社群網站發文,號召曾受性騷擾與性侵害的女性,都以#MeToo發文,讓世人看見此問題的嚴重性,引發不同國籍女性紛紛跟進,全球已有超過170萬人響應。#MeToo運動持續延燒,台灣體育主播張旖旂今天凌晨在臉書粉絲專頁發文,控訴自己曾遭李姓球評、吳姓攝影記者性騷擾。(中央社即時新聞)
 
愛爾達體育台主播張旖旂深夜在臉書控訴知名球評李亦伸和已婚吳姓攝影師對她職場性騷擾,「我噤聲很久,今天選擇說出來」,除此之外,連女實習生也深受其害,張旖旂表示,雖然事情已經過了一年多,但依然清楚記得被侵害的那種噁心感,但在工作上只能強顏歡笑,下節目後才崩潰大哭,雖然她擔心講出來後會收到更多批評與閒語,但「如果我不勇敢,沒有人可以代替我堅強」。(三立新聞)
 
前東家的主管張樹人說:「張旖旂在pb+任職文字記者1年多,在公司時和同事相處融洽,和同事感情也都不錯,不過,同事之間難免會因為工作問題出現一些小摩擦,整體而言,她對於體育運動很有熱忱,其餘的部分,就等公司法務統一說明。」(蘋果日報)
 
張旖旂臉書PO文全文↓↓↓
不知道從何說起,不過我在職場上碰過兩次對我影響重大的性騷擾,噤聲很久,我今天選擇說出來。

一位是球評李亦伸,一位是攝影吳嘉祐。

當我在寶悍任職的時候,因為要宣傳節目所以跟李亦伸一起拍攝影片,李亦伸在拍攝的時候加入了沒有在腳本內的動作,扶著我的腰、抓住我的手臂,現場我不知道該如何拒絕這樣的動作,只能盡快拍完,他甚至在某個我必須飛撲到場外地墊的畫面時,說了等一下我跟娃娃要在上面滾嗎?腳本裡面沒有這樣的內容,這句話也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拍攝完畢之後,噁心感一直湧上,我跟不在拍攝現場的製作人說如果影片效果不好的話,是不是可以不要播,只能用這種方式展開我微弱的求救,不過當天下班時我仍然撐不下去,在辦公室崩潰大哭,因為我完全不想看到拍攝的畫面,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同事跟隔壁部門主管幫我向上反映。

隔天我的直屬長官張樹人用電話找我了解情況,重點如下:

1.他看過畫面後理解我的不舒服,跟我說影片效果很好,那些畫面剪掉之後可不可以播
2.為何不早點說,宣傳影片要重拍,時程很趕,這樣子製作人假日要加班

我只跟長官回應,如果今天是你的女朋友碰到這樣的事情,你會問她相關畫面剪掉之後,能不能播嗎?
我另外跟製作人反應長官的回應,製作人希望我理解長官有他的節目壓力,並且問我還能不能主持。

我不懂為什麼發生被騷擾的事情之後,必須犧牲我的主持,大家一直要我理解長官的壓力,那麼我的壓力呢?我在當天下班前就把事情說出來,這樣還是太晚說嗎?節目宣傳時程太短,製作人要趕拍東西,原來也是我的問題?我在主管的承諾不會再發生這類狀況下繼續主持節目,但是第一集我仍然被安排坐在李亦伸旁邊,他在節目中又抓住我的手臂,一邊說話,於是才有我跟張樹人長官的對話記錄。

面對這一件事情,一年多了,我仍然記得那緊抓我手臂的噁心感覺,那手指好像深烙在我的上臂,但是當時寶悍並沒有性平單位,我只能帶著崩潰的情緒繼續工作、甚至在節目上強顏歡笑,下節目之後大哭。我的同事大部分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拍攝宣傳影片的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廣告要被撤掉。

另一位是攝影吳嘉祐,他在工作時不只一次撥我的頭髮,甚至摸過我的臉,這些行為發生在球場,用很正當的理由,頭髮有東西、頭髮亂了,讓我來不及反應,有時候要閃,他還會用一種你大驚小怪的態度,好像我在計較什麼,甚至連職棒球員跟其他同業都誤會我們是男女朋友,我想他的行為有多逾矩我也不需要說明了,這位已婚有小孩的攝影,甚至在前東家共事的時候,我覺得他對我太過親近,想保持距離,他反而質問我為什麼變冷淡,對他的稱呼從名字變成吳爸。

因為是工作搭檔,我並不想影響工作氣氛,也不想造成麻煩,所以盡量配合,一起出差的時候他會用質問口氣問我去哪裡,希望所有行動都一起,私下他也提過他女兒滑到我的照片,女兒跟媽媽說我跟她有一起在球場玩,他受到老婆質問,他有澄清沒這件事情,當下我也只能笑笑說怎麼會這樣,可是我覺得很冤枉,因為沒發生過的事情,卻要被球員誤會、被同事老婆誤會,這對我每一天必須一起工作造成莫大壓力。

我離職之後,有天實習生哭著找我說不知道怎麼辦,因為這位攝影吳嘉祐藉口在她實習結束倒數兩天,在電梯前強摟她(當事者強調還有一些令她很不舒服的舉動),我才真正了解那些行為根本不是出自於什麼同事情、大哥哥照顧晚輩,在幾位同事跟我的鼓勵下,實習生調出監視器向寶悍反映,最後結果是寶悍開除這位攝影,答應不再讓他進入公司,不過現在這位攝影仍然有幫寶悍拍攝,出現在比賽現場,據了解是用約聘方式聘用。

當初沒有全部說出來,是因為我不確定自己當時的身心是否能夠承受,因為當時我一觸碰到這些事情,情緒就會崩潰,甚至現在都過了一年多,我也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正面面對,畢竟這段我仍然是邊哭邊打出來,一再聽到前同事說是女生反應過大、沒什麼大不了,小題大作等等的說法,讓我發現,忍著不說並沒有比較好。

我想告訴所有女生、男生,所有受到性騷擾的人,沒有人可以替你評斷你的不舒服是不是小題大作,因為他們不是你,還有性騷擾事件並不是不能公開討論的事情,當我們一再息事寧人,只給了性騷擾犯持續為所欲為的空間。

很謝謝陪著我走過這段時間的朋友,有些朋友希望我不要繼續說這件事情,是因為擔心我收到更多批評跟閒語,我知道你們心疼,不過如果我不勇敢,沒有人可以代替我堅強,如果唯一讓我遲疑的理由,那就是我擔心家人替我難過。

 

 
 
台灣知名籃球球評、有「東方神秘力量」之稱的李亦伸,今(29日)凌晨被愛爾達體育台主播張旖旂在臉書上控對她性騷擾,李亦伸經過半天的神隱之後,在臉書PO文和影片回應。(蘋果日報)
 
李亦伸臉書全文↓↓↓
今天早上講評 NBA 球賽,在 Eleven 體育一台(我家是有線電視75台)
塞爾蒂克對爵士,這是一場非常精采比賽,播完這種比賽,心情超好,每個人都應該更關注比賽,享受運動賽事
整個早上有上百通電話找我、關切、支持、問候,有一些重度網迷超high,媒體報導我不回應
我幹了 30 年記者、媒體、球評、網路、社群,媒體在炒什麼想什麼,什麼段數招數,我非常清楚
各位同業,你們辛苦了。多去報導體育賽事和運動人物故事,不需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
我每天要努力工作、生活、養家,我的時間要花在美好事情上,陪伴家人,跟朋友相處,享受喜好,不是用來回應你們
我不是什麼大人物,靠稿費過日子,大家不必瞎 high,請回去好好工作生活
我是「受害人」,理當以「受害人」身分表達我的立場
首先,我必須跟老婆、家人、親朋好友致歉,給你們添麻煩,這是我最難過的事
#神祝福你 #NBA #相信專業 #塞爾蒂克 #爵士 #勇士 宮姊您好,阿坤來問候了

▲記得點擊影片播放
 
 
體育女主播張旖旂在粉絲頁公開曾被籃球名球評李亦伸、攝影記者吳嘉祐性騷擾,曾與她共事、在中央警察大學修讀法律的足球球評石明謹(左岸沉思、左盃)分享文章並發言力挺,剖析社會對性騷擾認識不足,呼籲不要因為張旖旂公開這些事就視她為「麻煩製造者」,也不該「檢討被害人」。(蘋果日報)
 
石明謹臉書PO文全文↓↓↓
先說結論,我相信娃娃,因此這篇文章的立論,是以相信娃娃為基礎,如果將來,證明了被指控者是無辜的,我會慎重的道歉,如果有法律上的責任,我選擇相信娃娃,就會跟她同進退,負同樣的責任。

有人說,為什麼發生的當下沒有說出來,其實,剛發生的時候,娃娃有來找我,問我該怎麼辦,但是不肯告訴我是誰,我當然是希望她勇敢的面對,站出來指控那個人,不過這是我們身為一個法律人,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這世界上之所以有這麼多的性騷擾,正是背後有太多你難以想像的問題與壓力。

騷擾之所以為騷擾,正是因為這些行為是會讓當事人極度不快,因此別說出面指控,甚至連回想起這件事,當事人都會極度不舒服,自我逃避甚至在潛意識欺騙自己事情從未發生,先不說能不能承受「檢討被害人」的風暴,要過自己心裡這關,就是一個極大難題。

其次,涉及相關事件的,往往是受害者在工作圈內的前輩或上司,也可能是領域內的權威者,美國體操界的Lawrence Gerard Nassar、好萊塢的Harvey Weinstein、還有日前發生在高雄的國中體操選手長期遭到性侵的案件,都是如此,事件一旦曝光,被害者可能很難繼續在相關的領域繼續工作。

最後,這世界對於性騷擾的認知太少、誤區太多,許多人不但不清楚性騷擾的界線究竟在那裡,甚至打從心底認為這些涉及騷擾的行為根本沒什麼,很多時候,被騷擾的一方會被認為是犯罪者,因為他們的不舒服,根本不能傳達給這些根本不知道騷擾為何物的人,反過來成為這個社會的「和諧破壞者」。

於是,她沒有接受我的建議,她妥協了、隱忍了、沉默了,雖然她也因此默默地離開了寶悍,就我而言,我也認為當時不說出來是不對的,但正如那些無數被騷擾、甚至被侵犯的受害者一樣,他們的「不對」,是出自這個社會太多不公平的對待,讓他們可以選擇,卻幾乎無從選擇,一年,看起來很久,可是事實上,多少人是窮極一生都承受著這樣的痛苦的記憶而永遠說不出來呢?

回過頭來談「騷擾」這件事,很多人以為這些肢體上的碰觸,可能是基於關心、做個效果,根本沒有什麼,但是要知道性騷擾甚至不需要肢體上的碰觸,只要言語上涉及性的內容,造成對方的不快,都屬於性騷擾的範圍,更何況是搭肩、摟腰、挽手臂,我們用最簡單的邏輯來思考就好,有人看到他的男女朋友,在街上被另一名異性摟著腰,就會暴跳如雷認為他可能出軌,那麼這些動作,怎麼可能沒有具備「性」的意義呢?

重點在於你的這些動作究竟有沒有經過對方的允許,如果是要做節目效果,你有沒有事先得到同意?如果是出於關心,對方跟你的關係有需要你每天關心?說穿了,這些騷擾事情只是在展現自我的權威,認為只要是我的下屬或晚輩,都對我有崇拜之心,讓我觸碰是極大榮耀,在心中享受那種自以為的受膜拜感而已,這是一種最基礎的「性征服」快感,當你的這種快感建立在職場關係上的時候,正是標準的「職場性騷擾」。

可能有人認為縱使是這樣的行為構成性騷擾,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可是大部分的性侵害,都是從性騷擾開始的,搭肩不敢抗拒,就可能發展為摟抱;摟抱不敢抗拒,就可能發展為強吻;強吻不敢抗拒,之後可能就得寸進尺,沒有制止第一步,以後可能就有嚴重的後果。

那些留言覺得小題大作的朋友,不妨想像一下,如果你的女兒或是姐妹,每天出門的時候,經過的路人都摟她一下,你會覺得不舒服嗎?如果會,那為什麼前輩、上司、同事摟就不會不舒服呢?更何況,身體自主權是屬於個人的,在沒有經過允許之前,是不可輕易觸碰的,否則你去西門町做個實驗,看到每個路人你就過去挽他的手臂,試看看你一天會被揍幾次?

娃娃的勇氣遲來了一整年,但我絕對支持與佩服她這樣的勇氣,因為這不是僅僅為了她自己,而是要教育所有的人,不管男性或女性,對於性騷擾這件事,我們是不能允許,也不能妥協的,或許有些人的騷擾並非出於本意,只是長期在一個性別意識薄弱的社會中,所形成的陋習,那麼也讓我們深刻的反思,究竟這樣的行為還有多少。

我要公開呼籲所有體育界的朋友,不要因為娃娃選擇公開這件事情,而認為她是個「麻煩製造者」,事實上,製造麻煩的是那些自以為是的前輩,而且你不知道還有多少的同業長期在默默忍受這樣的事情,如果就此姑息,將來可能會有更進一步的傷害

而那些喜歡搭著異性肩膀說話的,也請你認清自己,你並沒有那麼受歡迎,不要仗著你的資歷及地位,就覺得全世界的人能被你摸兩下都充滿聖光,其實別人當下可能反胃到想吐。

當然,我也要反省自己,是不是也曾經無意識的這樣傷害到別人,如果有,也請被害者出來指責我,讓我能夠檢討。

最後,我一直覺得#MeToo這個活動應該要改成#WeToo才對,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是我們的事,娃娃,加油!
 

 
 
瀏覽完整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優仕網粉絲團,多給我們一些鼓勵!

瀏覽人數:

  • 發布日期: 2018-03-30 11:18
  • 貢獻者: s98205021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