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體法過關改革運動協會?國手泳將唐聖捷「泳協黑箱讓自己都不知道有報名的當會員」

  • 發布日期: 2018-03-06 16:36
  • 貢獻者: s98205021

《國體法》去年8月31日三讀通過後正式上路,依規定需在6個月進行各單項協會的改選,但卻爆出協會黑箱!曾是游泳國手的唐聖捷,就投書媒體爆出黑箱面,並在《臉書》節錄部分內容指出,「看見協會舊勢力還是利用各種手段、破壞改革的初衷,實在是真的讓人心寒。」(蘋果日報)

唐聖捷《臉書》全文↓↓↓
我第一次投稿,只為了卑微地企盼一個的公平公正。

如果連公平公正都沒有的話,要台灣的選手期待什麼? /唐聖捷

「看見協會舊勢力還是利用各種手段、破壞改革的初衷,實在是真的讓人心寒。可是,手無寸鐵、毫無對等權力的選手能做什麼?只能繼續低聲下氣地忍耐著。都已經是2018 年了,民主的台灣,之前大家預測協會舊勢力,在改選時可能出現的奧步黑箱,果然都一一上演。

台灣的運動選手,從小就被教育要聽前輩、教練的話,被教育要乖乖服從,才能進步,也願意犧牲自己的童年、犧牲學生時光,犧牲青春、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賭上自己的未來,就只是為了在短暫的選手生涯裡可以有更好的成績、為了拚一個在國際上替台灣發光發熱的機會。台灣有天分肯努力值得栽培的游泳選手不少,但是,台灣卻浪費了他們的青春,台灣的游泳成績絕不止於目前情況,連新加坡、香港的游泳成績都已經超越台灣,台灣已經輸掉太多了。

我們只是卑微地企盼,有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制度,可以真正的幫助到選手進步,幫助選手發光發熱。選手們對比賽最基本的認知,就是要一個公平、公正,如果連公平公正都做不到的話,台灣的選手還能期待什麼?」

第一次投搞,其實有點緊張,畢竟運動員出身,常常覺得自己文筆不夠好,很怕沒辦法好好闡述自己的心境和想法。不過我還是把它寫出來了!
很沉重的文字,但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了解,面對一個如此不公平、不公正的改選,選手的期待有多麼地卑微、多麼地無助。

節錄如下:

我在三歲就被丟下水,五歲的時候就學會四個泳姿,幼兒園大班的時候就參加了第一場游泳比賽,當時我報名了三個項目,結果都因為游太慢而被罰錢,一個項目是三百元,所以我人生中第一個游泳比賽就繳了九百元的罰金。當時我只有五歲,覺得比賽被罰錢好難過。我媽當時只告訴我,以後游快一點,就不用多付錢了。

十六歲入選杜哈亞運國家代表隊、全國紀錄保持人、台灣第一位四百尺自由式游進四分鐘內的選手,沒人會懷疑我不能參加二○○八年的北京奧運。可惜,因為一場泳協輕忽、低級的疏失,毀了我的奧運夢。

在前一年的亞洲分齡游泳錦標賽,我拿到三面金牌、三破大會紀錄。賽後亞洲泳協對我的藥檢報告提出疑慮,但我在合法申訴期間完全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唯一一次來自台灣泳協的通知,就是直接被亞洲泳協裁定我禁賽,因為他們一直沒有收到來自台灣有關我藥檢的回覆說明。我天生睪固酮偏高,第一次藥檢若有誤判,第二次檢驗都可以釐清疑問。這對我的選手生涯造成致命的傷害,我人生中最大的夢想,奧運夢,就這樣破滅了。最後也沒有任何正式公文,告知我這次事件的始末,不到半年時間,我又恢復可以比賽的選手身分。泳協和泳界好像沒發生這件事...

台北世大運風光落幕之際,國體法終於修法通過,各單項協會依法進行改選,沒想到全民期盼的體育改革,卻變成一個失控集體舞弊的改革。

泳協可以無視理監事會的存在、強行通過他們的決議、可以隨意更改繳費時間的公告、可以無故剔除有心改革的舊會員、分工蒐集身分證、讓從來不知道自己有報名的人成為會員…,用各種方式,只為了讓他們可以繼續掌握這些權力。看見協會舊勢力還是利用各種手段、破壞改革的初衷,實在是真的讓人心寒。選手真正在意的公平公正,他們毫不在意。可是,手無寸鐵、毫無對等權力的選手能做什麼?只能繼續低聲下氣地忍耐著。

都已經是二○一八年了,民主的台灣,居然還有這種黑箱作業的選舉,大量個資重複、錯誤離譜的人頭會員,而且是正在進行著,之前大家預測協會舊勢力,在改選時可能出現的奧步黑箱,果然都一一上演...


全文連結:https://goo.gl/ELNVuf


瀏覽完整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優仕網粉絲團,多給我們一些鼓勵!

瀏覽人數:

  • 發布日期: 2018-03-06 16:36
  • 貢獻者: s98205021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