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那年我在印尼當背包客時發生的一些事情(更新至第4集)

  • 發布日期: 2013-08-25 02:22
  • 貢獻者: 逼逼
  • 瀏覽人數:2,648
日前有新聞報導稱《印尼高中驗處女,沒通過不准入學》,
「: 「雅加達環球報」報導,印尼南蘇門答臘省普拉布木力縣(Prabumulih )教育單位認為 ,愈來愈多女學生發生婚前性行為、賣淫,因此計畫把「處女檢測」當做申請高中入學條 件之一。
: 提出這個想法的縣級教育局長拉施德表示,處女檢測的構想起因於如今愈來愈多的婚前性 行為和賣淫案例,計畫明年實施。
: 印尼教育部發言人伊努表示,教育部只能勸告地方政府別損害學生受教權。 」

批踢踢實業坊上有ID為cckcc的鄉民看到新聞之後開始回憶他在印尼當背包客時發生的一些事情。文章目前仍在連載中,如有最新的故事情節我會在這裡及時更新。



(一)
去年六月底,因為經費不多,所以到印尼去當流浪漢。 我流浪的方式很簡單,拖著行李箱,選一個方位,坐火車直直行。

先說一些概念,印尼盾100000:新台幣300,雅加達大間漂亮的飯店,一 晚是兩百萬印尼盾左右,離開雅加達,飯店從一晚10萬印尼盾到70萬印尼盾不等。

一碗路邊攤煮的乾麵2000印尼盾,一罐海尼根13000印尼盾,所以當地人視啤酒的等級大概像台灣看威士忌那樣吧。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印尼有款包裝上一顆荷包蛋的泡麵,一包1100印尼盾,便宜又超好吃,台灣這有些雜貨店有賣。

說說薪資,印尼中部的大賣場,收銀員一個月是兩百多萬印尼盾,飯店女櫃檯,一個月大概三百萬多一點。

好了,說是說流浪,其實也只是想說到東南亞玩比較便宜而已,順帶一提,途中有遇到新加坡人,還有韓國的尋芳客,我們在印尼中部相識還組成小團隊,這故事我後面再說。

我到了雅加達一下飛機,坐上計程車,馬上就用破英文問:「where can make love?」

幸好計程車司機理解能力夠強,馬上就點頭說:「喔喔∼Do love.i know %&**」

後面我聽不懂,剛到黃昏,塞了好長一段路,我被載到一棟商業大廈前面。

那裡已經有好幾個膚色黝黑的印尼女孩站在門口,話不多說,單比手畫腳一陣子,60萬印尼盾含房間錢1S,想想划算,而且對方黑雖黑卻有種黑妞的騷勁,有腰身而凸腹,想必是生過孩子的,臉蛋滿清秀,屁股很大又翹,還沒進房間,老二已經微微勃起,本來還擔心會對東南亞的女生無感,當下慶幸自己選對地方。

跟印尼女孩做愛,我有種當CCR的尊貴感,尤其她的服務,台灣女孩根本難以望其項背。


(圖片搜尋自網路與本文無關)

說說她們的口交,洗澡完,還沒走出浴室她就已經迫不及待地玩起我的老二,走到床邊,她要我坐在床沿,她跪著就想把老二放到她嘴裡,還好我趕緊阻止她,戴上套子後才讓她繼續。

口交真是沒話說,直接就含到最裡面,利用咽喉的肌肉群?(這裡不太會描述)像咽水一般,擠壓龜頭處,而且不是隨便弄幾下就了事,整整同個姿勢吹了快十分鐘有。 還是因為我被吹到受不了,才讓她停的。

插入就一般般,不過她很盡責能夠感覺到她下體會出力夾我,就算有戴套還是很有感覺。 就這樣,到印尼的第一發讓我感覺非常好,使得對這一趟流浪行更有信心。

當晚我就住兩百萬印尼盾一晚的飯店,之前從一間名叫「馬呢亞撥羅」的酒店,挑了個身高17X(比我172還高一個額頭)Dcup(一手一顆剛剛好)的大陸女生。

這個價位比較高,一晚170萬印尼盾,陪到睡醒,NS,那晚想說要做回本,所以做了三次,其中一次還是直接口爆。

大陸女很愛搞愛情這招,一直說些甜言蜜語想跟我在一起,離開時有禮貌地跟她交換微信(今年年初她簽證到期有來台灣找我,帶她逛了逛台中的知名夜市跟百貨公司,享受完路人的嫉妒眼光,晚上在MT又做了一次愛,她說不想回印尼做雞,我說好那你回大陸等我,隔天她上飛機後,微信我也隨之刪除了。)

離開第一站,雅加達,我買當地號稱最快速的火車票往中部走,火車一駛,超失望,時速差不多60,居然還會按喇叭叫鐵軌上的群眾閃開,甚至還會停下來讓路的。 大概過了三站,我的票是隨便看到地名就買的,旁邊好心的一個包著頭巾的阿姨幫我 看站名,到了之後,她說我可以下站,便下站(反正火車也沒門,很多人還沒停就先 跳下車了,有夠特技。

我的印尼流浪行,大概從六月底到十二月初,發現越往鄉下,未成年處女喪失的情況越嚴重。 在當地也發生了許多CCR的故事,先賣個關子,有老師,有飯店櫃檯小姐,大賣場的員工,女校學生,甚至是乞丐父母推女兒賣淫也有。

Aug 22 03:07:12 2013



(二)
上文補充:
1.因為我不懂英文,使得旅行上造成諸多不便,這也是為什麼第一晚上會買中國女孩的原因。隔天中午,女孩幫我買印尼當地的電話卡(10萬印尼盾)藉著Google強大的翻譯系統與一台Ipad(在印尼鄉下根本像雙B鑰匙一樣好用,後話會說這台Ipad的強大功能),讓我在印尼存活了五個月(有加簽三次)。

順帶一提,去年五月初我到日本在只懂「以哭啦」(多少錢)的情況下,也是靠著Google翻譯,蟑螂般的活了23天,前三天跟後1天住一晚上8000日圓貴死人的愛情旅館,到寺廟住了五天,幸好有個好心讓我問路的女大生,讓我在她的雅房裡住了快兩個禮拜(像傳統的日本女性,大概就是日本王妃那一型的),著實省了不少
錢。這個有機會,以後再說。

2.印尼的幾個西斯用語:做愛叫「硬要」(台語的夾+麥),多少錢叫「吹喇叭」也是用台語發音。合起來發音變成「硬要吹喇叭」是不是滿貼切的?

3.有人提到玩樂的價錢,好像有點貴。但請注意,雅加達算是華人非常多的地方,又是首都,當然不可能出現物美價廉的情況,可是後面的故事,Girls的價錢低到會讓人想住在那當滯尼台灣人算了,反正警察也只有捕狗的作用,簽證過期大搖大擺在路上走也沒差。

正文開始

印尼的交通,讓我覺得台灣在道路使用的教育上非常好,至少機車不搶道(有也少數)而且遵循交通號(呃,沒有也是少數)。 印尼一離開雅加達後,基本上是看不到紅綠燈的,車多到爆,又悶又擠。所以我很少在馬路上閒晃,因為印尼的馬路能夠讓人深刻體驗,什麼叫「馬路如虎口」這句話。

上述只是想讓鄉民們更入戲一點,畢竟印尼是個語言不同,文化不同的國家。

接上篇火車行一直到終點,花了四天時間,同樣隨機買車票,往中部走。本來可以走更慢更久,不過真的太無聊了,有些站甚至只有鐵軌,連等車的座位都沒有,一眼望去都是平房式建築,到第三天時我真的受不了了,買終點站的車票,花兩個小時到達。

到總站,一眼望去,遠遠的有座塔般的建築,約七層樓高,跟附近不超過2層樓的房子相比,她有種媲美台北101的雄偉。 這個地名,我學了很多次,卻怎麼也記不住,只記得很長的名字,又一堆彈舌音,超難學。 暫時就稱它為中部吧,反正重點不在地名。

因為前三天都是住那種像電影艋舺裡豆干厝的旅店,一晚還拿我十萬印尼盾,根本就是欺負外國人。由於太過於質樸,我連找女孩的興趣都沒有。 一到中部,我看到路邊有人力車,當下很有興趣地便坐了上去,同樣那句:「Where can do love?」

拉車的司機,劈哩啪啦,哇啦哇啦地講了一堆,我聽不懂拿起Ipad想叫他按翻譯, 偏偏他又不會用,很幸運地他載我到計程車招呼站,我立刻了解他可能是說Do love的地方太遠,他載不了的樣子。

換了車,一個長得很像寶來屋電影裡會看到的硬漢大叔,帥氣地帶副墨鏡,卻是載我去尋歡。 司機之後的五個月裡,只要我想出門都會找他,而他載我到一個名叫「巴嘟拉顛」的地方,稍微描述一下這裡。

從下午四點便有女孩可以挑,而路口在半山腰,進去前還要先付2000印尼盾(上一次廁所,要付1000印尼盾)往山上看,滿滿像違章建築的平房,像台灣的檳榔攤一樣,整面房子牆的落地玻璃,每間有3-5個女孩,環肥燕瘦,任君挑選。

這個地方很有趣,學長請容我再多介紹一點。

這裡的女孩有時段區分,下午四點到七點,基本上只會遇到人妻、跟穿著制服的學生妹來兼差。兼差,當然免不了有不敬業的情況發生;晚上八點之後,有所謂的紅牌出現( 技巧一流,整個很歐美AV的感覺)一直到半夜兩點就沒有女孩了,剩阿姨還在房子裡罔等客人。

那天,很認真地想數看看到底有幾間房子(不敢數人數,實在太多了),數到第40間左右的時候,我放棄了,因為我才走了一半不到的路途而已。

因為真的有太多可以挑了,胃口也變得更挑。普遍印尼妹都皮膚黑,我居然雞蛋裡挑骨頭,想找個皮膚白的。

整整繞了一圈,最後在剛進來時的第二間房子,看到一個皮膚白皙,長髮跟身旁的人相比,整個突出不少,看一眼我就揮揮旁邊幾個龜公,手指著那個女孩,「She!」

那女孩手捧著碗,嘴巴還含著飯菜,看到我指她,瞪大了眼趕緊嚥下嘴裡的食物,看到她正面,我只能說像20%的梁詠琪,比較像是最近常演丑妹的香港女星(忘了叫什麼名字,記得有演過某一年的家有喜事,那集裡還有鄭中基,他跟女星是一對的)。

選好後,砲房要另外付費,不然就得在落地窗的房子裡做,其他人會迴避,不過看得到外面啊!

提供一下費用,保險套自備,(岡本0.03,女孩們都很不喜歡它的味道)不限時間1S,十萬印尼盾,房間五萬印尼盾,總共約台幣伍佰圓搞定。

做起來的感覺,剛有說過這些都來兼差的,不用奢求她有多好的服務,別像死魚那樣,該叫該裝高潮的時候不叫就好。只是她皮膚很白,胸部不大乳頭卻是粉的,陰部也是玫瑰紅色。更神奇的是,我們完事後,她躺在我手臂上,試圖想跟我聊天,偏偏她英文也不好,於是從黑莓機裡(在印尼,拿黑莓機是潮的表現)按印尼語翻譯成英文,我再將英文翻譯成中文來聊天。

女孩叫辛XXXXX格,Google連名字也能翻譯真厲害,再過4個月滿16歲。 我看到16 year,心裡格登一下。 馬上就按Ipad問她,很多像妳這樣年紀的女孩在這裡工作嗎?

她點點頭。

接著又心不在焉地聊一會兒,知道她是因為有個日本媽媽,有個相當於是縣長職位的老爸,她想出國玩,所以才來這裡打工云云....

這時我腦袋只有滿滿的未成年,根本無心思考她說的話,只能敷衍地喔了幾聲,便送她走出房間。女孩走後,我賴在床上躺了一會,心裡感謝神,賜給我這個地方。

這個名叫辛XXXXX格的女孩,我都暱稱她為S,在之後我所發生的事情,都跟她有很大的關係。

賣個關子吧,S去年年底我回台灣的時候是她陪著我一起回來,這時已經滿十六歲了,虧她母親肯放心,讓她住在台灣整整一個月,我也歡樂了一個月,當然也教了不少台語髒話給她,我想這是每個男生CCR共通的惡趣味吧!

Thu Aug 22 13:06:27 2013



(三)
照例的上文補充:
1.原PO是個胖魯宅,不帥請大家別失望。上一篇有提到中國女孩來台找我,就是因為我一副阿宅樣,身旁的女孩又非常亮眼,才會被報以投射嫉妒的眼光。

2.我使用的是當地電信,回到台灣都還能用,所以回台灣後我靠它跟飯店櫃檯妹聊天,至於聊什麼呢?我大概只會講:「娃達(她的名字)Love U~」而她就只會呵呵呵,真是可愛,可惜通不到五分鐘就沒餘額了,從此跟娃達失去聯絡。

3.日本行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出國,秉持著誠懇有禮貌的態度,很多時候遇到困境總是能巧妙地迎刃而解。跟女大生的邂逅,用最簡短的文字描述,就是某天我想去迪士尼但是日本的電車動線實在太複雜了,我一個人在月台上徘徊許久,剛好有一輛待發動的電車,女大生就坐在車門邊,還記得她身穿白色的蕾絲小外套,與一件白色沙裙,看起來就是個有氣質又很好相處的人。她剪了一頭短髮,十足文青樣。

她的外型讓我覺得就算冒昧去問她,她也不會擺我臭臉的安全感,於是捧著Ipad,問她舞町該怎麼坐車。
「迪士尼?」有趣的是,因為她,我才知道原來Yahoo也有翻譯網頁。

我點頭說Yes.
「我也是,一起?」可惜是翻成簡體字,也許把我當成大陸人吧。

就這樣,突然地我從一個人變成跟一群她的短大同學到迪士尼,一群活潑的女孩。 坐在電車上我故意問她:「"Together"Japanese how to say?」

她回答:「伊修尼。」

我又問:「And go?」

「已哭。」

我努力遏止著笑意說:「So 迪士尼伊修尼已哭?」

她用非常堅定的眼神與口氣微笑著說:「嗨,伊修尼已哭。」 我笑了。並不是因為要跟妹到遊樂園玩而笑,而是看了十年以上的A片,第一次有純種野生日本人對我說「伊修尼已哭」這句話。

3.住日本女大生的房間有什麼感覺呢? 我只能說,粉紅色的。

正文開始
在中部的前三晚,我都住在Hotel Aston,一晚77萬印尼盾,等於能去找S5次,順帶一提,路邊一串沙嗲雞肉串是一千印尼盾,一支02年的紅酒是170萬印尼盾。 我對酒並不熱衷,在印尼紅酒根本是酒界的LV,印尼妹的催情聖品。之所以特別提到紅酒,主要是想帶出飯店櫃檯妹「娃達」跟我的故事。

住Aston的三天,天天都去找S,總覺得經費上有點吃緊,於是請那位硬漢司機,帶我找便宜點的旅館,好延遲我在這玩樂的時間。硬漢司機真是不愧他的剽悍外型,馬上就帶我到一間名為「微沙嘎尼亞嘎」的飯店。一晚19萬印尼盾含稅,供早餐。有趣的是他的早餐從半夜三點就開始了,總類繁多,從白飯到土司,從菜頭湯到蔬
菜濃湯,樣樣有、樣樣全,就是不太好吃。

介紹完居住背景,不曉得鄉民們有沒有多一層了解。

不嫌冘長的話我說說在中部的一日行程,簡單來說,就是睡到八點,去大廳吃免費早餐,睡回籠覺,中午到對面餐廳吃午餐,有炒飯跟海鮮牛尾湯(超好喝),每天都會喝一顆椰子汁(整顆椰子端上來,份量感覺很大),接著到處亂逛了,以飯店為中心,成蜘蛛網紋往外走,黃昏時就到「巴度拉顛」找S,多給她兩、三萬,S可是會開心到一直想拉掉我的套子,勢不讓我內射不罷休的嬌勁,但我還是會乖乖地帶上套子跟她做,雖然S跟我,彼此的身體越來越契合,她也越來越主動,且敏感,做再久或想做第二次,她都不曾搖頭,非常配合我。

連續五天都有S陪我,晚上回飯店躺床上時,一度有把S當成女友的錯覺,非常想念她。甚至希望,我在這裡可以有台幣22K的薪水,一天花500,不用半年我就完成百人斬,這種幾乎不可能達到的成就。

第六天,S不在,我有悵然若失的感受,更有一種跟別人偷情的快感,一個禮拜沒跟黑妞做了,憶起在雅加達初次嚐黑妞那種狂野的性,我從眾多櫥窗女孩裡挑一個身材跟雅加達時那位女孩相似的印尼妹。可惜,結果是失望的。我去的時間仍是兼職的居多,要技術多好多投入也有限,草草地射精結束,她說「絲哩馬嘎細」(印尼語:謝謝)我理也沒理他,轉頭走向早在門口等我的硬漢司機。

再賣個關子,住進「微沙嘎呢亞嘎」(簡稱微沙吧)時我就已經注意到一個年輕的櫃檯小姐,大眼濃眉、目測至少有E cup以上的傲人上圍,及膝窄裙裡,完整顯出翹臀曲線,還有一雙結實的小腿。

會注意到她,主要是每天中午我都得到櫃檯去更換新的wifi密碼,每次都看到她將兩團乳房,擺在桌上,感覺又重又軟。害我心想:可惡,超想揉。

下一回她的戲份會增加,S還是會出現的。我還是得多寫寫有關未成年的事情以免偏題了。

Thu Aug 22 18:11:37 2013



(四)
照例上文補充
1.大夥好奇的仍是日本行的那兩個禮拜。我不想豪洨,所以只能讓鄉民們失望了。在女大生家住的那兩個禮拜,
完全沒有西斯情節、完全沒有西斯情節!

不過女大生的父母在千葉某座山下開了一間名為「赤門」的燒肉店,她們家在山腰處,家的旁邊是間國小,四周圍都是竹林,幾乎一個禮拜微地震一次,兩三天就下一次雨,竹林加雨後的泥土與嫩草的新鮮空氣,對於當時剛剛經歷過情傷的我,是一個極富療癒的好地方。

跟女大生也有微小的曖昧,她要到燒肉店幫忙時,我會藉機跑步(是的,我過著養生的生活。)她騎腳踏車,我慢跑著,就這麼陪她到店門外。

跑完步我回到屋子裡,趁四下無人,我最多、最多、最多,只用手搓揉過她的內褲,還有全身脫光光,躺她的床,怒尻一槍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一家很喜歡台灣人,因為他們都非常關心去年三月份的地震議題,我算是沾台灣人的光,女大生父母聽到我來自台灣,馬上表現地很熱情,當然順利地住進他們家,本來以為像國外那樣當沙發客(我的大妹人在澳洲,現在還住一對老夫婦家裡的沙發。)沒想到熱情的新田先生讓我住他女兒房間,理由是在大阪讀書的小兒子房間,太久沒整理了不好意思招待客人(女大生自己睡弟弟房間)。

女大生也沒意見,帶我到她房間後,在電腦上按了一大串日文並且翻譯給我看,大意就是上述我說的那些。

修養身心兩個禮拜,旅費也被我這頭豬吃得差不多了(大多都貢獻在赤門燒肉),新田先生載我到千葉車站,那時他教我念千葉這兩個字時感覺好像台語罵人的話(機巴),這一天很像小說內容,從我起床後,她就不在家了,而且沒去燒肉店打工,整個人不知道跑到哪去。

我在心中給自己一個浪漫的解釋,可能她不想面對分離的議題怕難過吧。

這樣日本行也算是給合理的交代了,至於暗黑版請讓我留在心中,畢竟我的女友也有逛這個版,印尼行我早已完整的告訴她,也因為如此,當初拍的照片都不見了,連Ipad也因此湮滅,所以日本行就當做男人們的小秘密囉,謝謝大家。

2.去印尼前有做過功課,知道有過排華的歷史(沒辦法都是華人當他們老闆),甚至基督徒跟回教徒很容易起衝突,但大部分的印尼朋友就跟你我沒兩樣,只要你微笑以對,他們也會敞開心胸跟你相處。所以安全問題我並不擔心。

3.旅費部分因人而異,我都一開始超捨得花,後面就當起流浪漢,去日本時花25W台幣,到印尼也是,我存的助學貸款,就這麼被我花光了,說起來一點都不光榮。

那麼,正文開始囉。
為避免觸法,接下來的人物年紀無條件進位到18歲(如:S小姐16+2歲,這樣)。

學長,請容我把時間軸調快。就調到最像待在後宮的那時間,「齋戒月」的前一天。

這時我已經待在中部超過三個禮拜了,老實說,我漸漸對S失去興趣,反而喜歡八點後紅牌跟職業妓女會出現的時段,才叫硬漢司機(他叫ACO簡稱A吧)載我上山。 除非S下課的時候,會打給我「哇啦哇啦」的說著印尼語言,我只聽得懂Come on,大概意思是叫我跟她一塊上山,她喜歡我當第一個客人,跟她一同上山幾乎已成常態,她的同學我遇過五個,每個都試過,但沒有比S漂亮,所以也就以發洩為主,不去深入探討爽度這問題。

說回櫃檯妹,也就是齋戒月的前一天。習俗上,齋戒月開始「巴嘟啦店」會空無一人,比大肚山還恐怖,也就是說,我必須一整個月都失去到印尼中部的人生意義。 失去人生意義有多嚴重,我發現跟S做完後,回到飯店,居然手上拿著一手我再痛苦也不會去買的啤酒。

那一晚,我只想灌醉自己,醒來時希望是一個月以後。也就是那手啤酒,我邂逅了大奶櫃檯妹「娃達」。

我進出很少經過大廳,都從地下室停車場,直接坐我房間所屬的樓層電梯,而電梯門開是那位櫃檯妹。

她說:「海尼根!」

我說:「Drink?」

「No,%^&* club」

她指了指上面,揮揮手,又指外面,講俱樂部,心裡大概猜一下,應該是她不能夠在飯店裡喝酒,只能到外面去。

「Oh!ok wait me ok?」單字湊單字,根本不管文法的。沒想到櫃檯妹,點點頭,頗有意味的笑容看著我。

我進入一直被我擋住門的電梯,心想超怕被仙人跳,但腳步不停地回到房間,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就坐回地下室。 門打開,櫃檯妹露出超白超白的整齊牙齒對著我笑。

同樣的,使用溝通零國界的Google翻譯,櫃檯妹看到Ipad,眼睛都亮了。 我們在平板上互套個人訊息,她25歲,畢業好幾年了。然後「單身」。接下來的劇情很簡單,也許是印尼的國情比較西化開放?(沒去過西方世界,有錯指正 。)A來接我們去一間很南洋風味的Club(像台灣的啤酒廣場,只是柱子是木頭做的,屋頂還有一堆椰子枯葉),娃達喜歡喝白酒,所以我在路上就把一手海尼根送給A,天啊!A不停謝謝、謝謝的喊。

我喜歡A不講話時很酷,感覺像龍五手上正拿著槍,給人很大的安全感,可是一開口卻是個溫柔大叔的嗓音,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進去Club,娃達馬上跟吧台要兩杯濁濁的白色液體,我淺沾了一口,發現根本無法接受,很辣、又有甜味,有點像米酒混合甜豆。

娃達像日本劇裡的中年大叔一樣,一杯白酒咕嚕一下就吞下肚,臉上立刻漾起滿足的笑容與紅暈。

陪她用Google翻譯聊了一下,又讓她玩鱷魚愛洗澡跟憤怒鳥,Ipad螢幕雖大,跟她合作過關卡的時候,難免也會碰觸到彼此的手。娃達的手很細,身上有嬰兒沐浴乳的香味。

幾杯白酒下肚(她至少喝了五杯有),娃達很明顯感覺到已經醉了,身體不自覺隨著音樂晃動。

我用Google問,「需要再喝嗎? 」

她回:「我能說我想喝什麼嗎?」

我用嘴巴說:「yes,歐夫扣斯。」

她打在翻譯上,中文顯示「紅酒」

我想起進Hotel Aston時,她櫃檯上頭就有一櫃紅酒,立刻回她:「Go to Aston?I know there have。」(隨便亂拼的英文,我的英文老師請不要哭泣。)

娃達在翻譯裡寫:「好,可是我今晚得回家。」

我的嘴巴說:「Ok.」心裡可不這麼想,反正到了房間裡再說。

隔天就是齋戒月,等於禁欲月,滿滿的慾火隨著我跟娃達進入房間,門關上的那一刻,開始蔓延。

說說娃達在床上的表現,很濕,像被殺一樣用生命在叫床,很喜歡女上男下(這倒讓我省不少力氣),看著她證實過的G奶,左右左右、上下上下地垂晃,兩手豪不客氣在上頭揉捏。

那一晚,我出來三次。

一次是她把嬰兒油倒到胸口,打奶砲,非常熟練的技巧,配合偷襲似的含在嘴裡口交,射了一回在奶上。

另一次是她在上頭搖到射的。這兩種射精的時機,除了在A片上看過,第一次居然是在別的國家產生。

那晚,娃達沒有像他先前說的,要回家,而是沒力似地跟我擁抱著睡到退房時間。 我們退房前,一起到浴室洗澡,我很喜歡她腰跟臀部的曲線,像運動員一樣,很結實。娃達表示,是因為她喜歡跳舞跟游泳。

洗完澡,娃達趁我穿衣服的時候,對著Ipad指指點點,我看到翻譯的文字時,厭惡感油然而生。

裡頭寫著「我奶奶guuiyldp,需要一百萬印尼盾,昨天說要回家也是因為要陪奶奶,我卻陪你了。」

我只想,花錢了事,誰知道不給錢的話,等等會不會從門口衝出乾哥之類的角色來。從皮夾掏出錢給她,她吻了我臉頰一口,嗚啦嗚啦地講著當地話。

我覺得自己不可以有任何不開心的動作,只好強裝笑容,撥了A的電話,叫他來救我。

這時我把Ipad收進包裡,娃達用她的黑莓機打了幾句道別的話,並且想要下次再一起喝酒,她很開心之類的,打了很多字,我根本無心去看。

她陪我走到櫃檯結完帳,我往大門看,確定沒有乾哥這類角色。長吁了一口氣。

事後,她自己招計程車走了,A來載我,他看我悶悶不樂地,試圖想跟我聊天,而我沒搭理他。

我也沒跟A說要去哪裡,於是A載我到山上,一個有小瀑布,很美的小溪前。A說:「See! be happy man!」

我看到A,他真的像個英雄一樣,倚立在我面前。


最近學長梗正夯,所以請容我再賣個關子。

齋戒月、禁欲月,娃達後來跟我重修舊好,路上遇到S更認識了賣場收銀妹。

我覺得自己挖的坑越來越多了!

Thu Aug 22 23:55:05 2013


PO主目前更新到此。。如有最新的故事情節出來我會在這裡及時更新。請大家不要繼續關注不要走開喔~


請相信,我一定能觸動你內心最柔軟的那塊地方!快來加入卡提諾情感粉絲團吧!(>^ω^<)



---
內容圖片來源 http://ck101.com/thread-2805011-1-1.html


瀏覽人數:

2,648

  • 發布日期: 2013-08-25 02:22
  • 貢獻者: 逼逼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誠泰法律事務所 魏啟翔律師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