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火熱的少婦

姦淫火熱的少婦

我是一個在外地唸大三的學生,跟幾個好朋友租一層公寓。

每當沒課的時候,總是回家玩電腦。這天因為前天同學慶生狂歡一夜,遺留了太多垃圾。

由於公寓這邊並無大型垃圾箱可丟,政府又推行垃圾不落地,只能趁傍晚四點多垃圾車來時。

就在等垃圾車的同時,發現眼前出現一個年約二十七八、身高約一五八,體重不祥,身材約34C、24、35左右。由於是八月底,所以只見她一席緊身的 T-shirt,及一件熱褲,相當潔白的皮膚,俗語說一白遮三醜,中等美女再加上膚白,看起來就相當的漂亮。

經過那一次後,直到九月就沒在看過她了。九月中的某一天早上跟教授Meeting完後,時間來到了下午二點多,一如往常的回到公寓大樓的一樓間,卻見到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上警衛室,我們公寓的警衛很特別,日班是一位七十歲老伯伯在顧,而他又有一個特色是中午總要睡午覺。

當我走向警衛室時,她誤以為我是警衛而表示她發高燒吃了點藥後精神相當不好開口要我幫她開門,我攙著她走往她的公寓,才發現原來我們在同一棟,而他在五樓,我們在十樓。在把她安置到門口時,我坐著電梯上到十樓,在火速的從樓梯衝到五樓。

進入公寓後,我將她扶到沙發上,見到她側躺的模樣,一件無間的上衣、一件短群。若隱若現的黑色雷絲內褲,早已令我火熱的老二堅硬。在我還在想時只聽她斷斷續續地說:「老公,幫我到杯熱水」。我將她扶起來躺在我右側,以方便她喝水,就在她喝水的同時,胸部的起伏、火熱的身體,早已讓我起了無數姦淫的念頭。在她喝玩水後我大膽的將手深入衣服,游離在她的身體。

「嗯…嗯…老公…不要…我生病…嗯…啊。」只聽她嬌滴滴的喊著。

我並沒有停下我的手,我將她的衣服跟內衣脫到,挺立潔白的雙峰、粉紅色的乳頭就這樣暴露在我眼前,我手口並用的吸引著。

「嗯…老公…嗯…好棒…嗯…老公…嗯…我的小穴濕濕了…」

我在將她的裙子及內褲脫到,桃紅的兩片鮑魚盡露我的眼前,不加思索的舔了起來。

「喔…棒…喔…阿…嗯…老公…再來…嗯…」

此時我將自己的褲子脫掉,並且讓她側躺,我將我的肉棒往她的嘴巴送,自己則用舌頭玩起她的小穴。

「嗚…嗯…好硬…嗚…好大…嗯…」她口齒不清的說著。

「嗯…嗯…好棒…嗯…嗯…老公的手指弄得我好爽」

「嗯嗯…嗯…老公…老公…我要高潮了…我…嗯…」只見她汗流滿滿面地說。

「想不想要我的大肉棒呀」此時我已將我的肉棒在她的小穴附近徘徊摩擦地說著。

「嗯…嗯…要…我要…老公我要…」她貪婪地說著。

「你要什麼呀」我搓著她的雙乳說著。

「我…嗯…要你的大肉棒…嗯…插…我…嗯…」

我貪婪又快速地將肉棒迅速插入時,她似乎驚醒的叫著。

「嗯…痛…痛…你…你…你不是我老公…」

同時受到驚嚇的我…更加用力的擺動著我的腰。

「嗯…嗯…不…要…嗯…不要…嗯…」她似乎流淚著哀求著。

我視若無睹地將她翻身,再度從後面挺進…我像發瘋似的狂擺我的腰,整個房間就只聽到拍…拍…拍…的聲音。就再擺動於百下後我緩慢地停了下來。

「為什麼你認為我不是你老公」我驚訝的問。

「因為…因…為……」她若有所思地說。

我狠狠地抽動幾下並問為什麼。

「嗯…嗯嗯…因為…嗯…我老公…嗯…沒你…粗…嗯…大…」

欣喜之下,我將她翻過身來,我坐在沙發上,而他面對我坐在我身上後,我又開始一陣的狂抽。

「嗯…嗯…我…嗯…我不…行了…我…要…高潮…了…嗯…」

「那就讓我…好好…給你…高潮」在狂抽的狀態下,講話也是很累的。

「…喔…嗯…喔…來了…高潮…嗯…高潮…嗯…嗯…」

在她高潮後她全身軟綿綿的趴在我身上,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呻吟,或許是受到她在我耳邊的呻吟及火熱的身軀互相貼著,我也覺得自己逐漸快達到高潮。我讓她坐在沙發上,而我整個人就像是跪在沙發上再度的猛抽。

「喔…嗯…嗯…好棒…嗯…喔…我…又要…嗯…高潮了」

「那就…一…起…高潮吧」我邊抽動邊喘著。



瀏覽人數:

5,214

關聯檔產

http://share.youthwant.com.tw/images_200609/share2fb.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誠泰法律事務所 魏啟翔律師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