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手槍被鄰居阿姨發現

打手槍被鄰居阿姨發現

我叫阿旦,出生於單親家庭,我今年二十六歲,對女人特別的感興趣,尤其是成熟的女人。記得那一
次看了一部『阿卿嫂』的電影,是講述一個三十多歲婦女紅杏出牆的
故事。我被那女人精湛的挑逗演出,使得自己幾乎射精而感到驚訝。
從此之後,就常到錄影帶店裡租『阿卿嫂』來看,並一邊幻想著裡頭
的情節、一邊手淫著…

這一天,母親又因為要接洽生意而到大陸公幹去了,要三天後才會回
來。放學回家時,我又去錄影帶店裡租了『阿卿嫂』來看。今晚媽媽
不在,就乾脆開個手淫大會,自己好好地爽一爽!

當天晚上用了晚餐之後,就趕緊拿了『阿卿嫂』到房間裡看。反正是
沒人在家,索性就把衣服、褲子、內褲脫個清光,連房門也不關的看
著『阿卿嫂』的錄音帶,漸漸地手淫起來!

在這一個大雨的夜晚,天氣涼快清爽,打起手槍也特別的爽。在我享
受著的時後,由於雨打聲,竟然沒聽到有人已開著了屋裡的大門,走
了進來!當我察覺時已經太遲了,一條人影正站立在我房門正中間,
雙眼張得大大的,正在那兒凝視著我。那是隔壁屋的陳媽媽…
陳媽媽是個三十五、六歲的已婚家庭主婦,育有兩女。由於在業余中
也銷賣護膚產品,所以自己也保養得非常的好。她有著嬌艷嫩爽的臉
蛋和豐滿健美的身軀,最迷人的是她那一身亮析析的雪白皮膚。不妨
悄悄地說,我也曾經在思幻中姦幹了她好幾回呢!
原來是母親臨走時,把家裡的門鎖交給了陳媽媽,託付她偶爾幫幫忙
過來看看獨自留在家中的我。她看到下著大雨,還開始打著雷電,便
急忙跑了過來看看我有沒有事。沒想到,居然無意中被她撞見了這種
最不能讓人看到的行為!
我驚嚇著,右手中竟然還緊握著那條發漲的大肉棒,不知所措的呆癡
癡地回望著陳媽媽。
「啊喲!阿旦…你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陳媽媽有點發怒的說道。
「你要了解這麼做是不正常的!這…手淫…會產生自卑感的,也會連
帶的湧現罪惡感的啊…」

「……」我羞極地把頭給壓得低低的,沒開口!
「經常手淫是會變成變態!沒有一個母親看到兒子這樣做會高興的!
陳媽媽從小看你長大,早當你是半個兒子了…」
「…我…我知道…陳…陳媽媽疼我…」我緊張得結結巴巴地說著,還
把身軀給微微的轉了過來,背向著她。
「唉!在你這樣的年齡,有性慾是理所當然的…但不能自己這樣做,
真的會產生罪惡感的,到時就麻煩了!以後可別這樣啦…有需求就來
者找陳媽媽,我會給你幫助的。」
「幫…幫忙?」我沒有立刻理解陳媽媽在說什麼。
「聽陳媽媽的話,知道嗎?來,讓我幫幫你,別自個兒躲著打手槍,
長久下去會弄瞎眼睛的啊…」
『弄瞎眼睛﹖別開玩笑了!什麼時代了還…』我思索著,驚嚇中也忍
不住暗笑著。

就在這時候,身體突然產生一種特殊的痛快感覺。我的身體抽搐了幾
下,原來是陳媽媽的雙手,正分別地從我身背後移到我隆起的部份,
而且溫柔地撫摸著它…

陳媽媽輕巧的把我身子轉過,面對面的對著她。然後緩慢拉了我一塊
兒坐在床上。她又開始摸著我挺直的肉棒,雙眼狠狠的瞧著,對我的
成長感到驚訝。

「阿旦,想不到,你竟已經長成大人模樣了!你這孩子的性器,竟然
比我丈夫的還要…」她心裡有著一種奇妙的感情,然後好像非常自然
而應當的,慢悠悠地握起我的寶貝,然後低著自己的頭,把我的大老
二給緩緩地含在嘴裡。

陳媽媽又熱又軟的舌頭突然碰到我堅硬肉棒的前端,令我不禁地顫抖
了起來。然後她就把整個龜頭吞入嘴裡,狂熱的抽送起來,我的紅熱
肉棒在她嘴唇間摩擦著,發出了啾啾的滑潤聲音。我閉上眼睛,一種
莫名的感覺從我的後背湧上,是無法形容的快感。
「這樣弄覺得舒服嗎?」陳媽媽一邊問道、一邊吸啜著。
「啊!陳…陳媽媽…好…好爽啊…啊啊…啊啊…」突而其來的快感令
我不由己的喊叫出來。
「來!你可以射出來。弄髒陳媽媽的嘴巴也沒有關係的…」

好像這句話就是信號一樣,才數分鐘便已經忍不住了。我輕輕哼了一
聲,就猛烈噴射出大量精液,有一些還甚至沾在陳媽媽的頭髮上。

看到我放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陳媽媽也感到有點兒驚訝。她把嘴中
的精液倒流在手掌心上,嗅了一嗅,不由自主說了聲『好香!』然後
就又把那些淫穢液體慢慢地吸吞入肚,還把手掌心舔得一乾二淨…

第二話

這時,我躺在床上緩緩地深呼吸著。陳媽媽溫柔的傾下身來,以她的
臉頰輕輕地揉擦著我的額頭。我感覺到陳媽媽的乳房壓在自己的胸膛
上,暖暖的興奮感令我心情開始不安,生怕又會產生起慾念。
「怎麼啦﹖臉色這麼蒼白…不是因為剛才射出來而感到疲倦了吧!」
陳媽媽看到我顯露出不安的臉神便立刻問道。
「唔…不…不!嗯…剛好相反,我…我又…站立起來了!因為…」我
的眼光射在她那還按壓在我胸口上的大奶奶說著。
陳媽媽也往那兒瞧了一瞧,嬌艷臉蛋露出曖昧的笑容,溫柔地擁抱我
的頭說道﹕「哎!傻孩子,是不是因為平常壓積太多了啊﹖這樣是無
法集中精神做其他事情的…由其是專心功課那方面。來!讓陳媽媽再
幫你一次。」
我一陣尷尬的沉默,呆呆地望著緩慢站立起身的陳媽媽。在這僅剩下
昏暗的檯燈光的房間裡,她此刻看起來真的好似影片裡的『阿卿嫂』
啊!這幻覺令得我更加的想入非非…
「阿旦,你什麼話也不必說,只要照陳媽媽的話做就行了。來!舒服
地在床上好好地躺著。」她一面說著、一面把自己的巨乳緊緊地往我
的臉上壓來。
我急躁地以鼻尖扭弄著按壓下來的大胸脯。陳媽媽大膽地撩起上衣,
把豐滿的乳房整個給了我。軟溫溫的奶奶、硬綁綁的堅挺乳頭,令得
我瘋了狂的死命吸吮著。
「阿旦,別太急了!慢慢來…」陳媽媽這樣悄悄對正在吸吮乳房的我
哼聲說著,同時把手移至在我那又開始膨脹的肉棒上。她一面緊握著
它、一面加快揉搓著陰莖的速度。
我撒嬌似地含咬著陳媽媽的乳頭並不斷地搖扭著頭。陳媽媽也開始在
我耳邊哼出了陣陣的『嗯…嗯…』呻吟聲。
沒過一會兒,陳媽媽便移動了姿勢。她先是快速的剝光下身的褲襪,
以跪倒的性感動作吸吮了一下我的性器,然後好像西部牛仔電影的慢
動作一樣,如騎馬般趴到我身上。她面對著我,用手扶正我直立的陰
莖,身體突然下沉,膨大的肉棒就從下面插了上去。我的肉棒整個套
入陳媽媽的陰穴裡,她開始緩慢地起起落落騎在我的身上,同時從嘴
裡發出野獸般的哼聲…
陳媽媽越騎越快、越搖越出勁。我也立刻糾纏著陳媽媽的肉體,雙手
游動撫摸著她的身軀,直到登上了一對高山般的巨乳上,才停留在那
兒極力的搓壓著,並要求親吻…
「啊…阿旦,你爽嗎﹖陳媽媽現在好舒服…好爽啊…唔唔唔…」陳媽
媽從鼻子發出哼聲,陳媽媽彎下腰,嘴唇合在一起。
我倆互相不停地把舌頭伸入對方的嘴裡扭轉玩弄著。陳媽媽一邊撫摸
著我的頭髮、一邊直把口水往我嘴裡推。這時候的她,早已無法克制
自己,圓潤的屁股在我身軀上瘋狂似的扭搖晃動著,彼此在對方的肩
或胸上舔或輕輕咬…
「陳媽媽…快…快…用力扭弄啊!」 我吸吮她的甜美香唇哼道,並揉
壓猛攻她的乳房。
我把嘴唇轉向啜吮陳媽媽那大大漂亮的深紅硬挺乳頭,似乎聞到她甜
美的乳香,好像又回到了嬰兒時代。我的手她在成熟豐碩的美麗身上
滑動著,愛撫她柳般的腰、撫摸圓潤的屁股,又去搓摸那充血得小手
指頭般脹的陰蒂。
陳媽媽不但任由我撫摸,還用她那細嫩的手往後撫摸擦弄著我的兩顆
懸空搖晃的鳥蛋,弄得我好爽、好興奮啊!
我緩緩地推起身來,伸出舌尖舔陳媽媽的雪白脖子。她套緊我肉棒的
陰戶起落得更激烈了。陰莖在這姿勢中插進套出,緊靠在陳媽媽的肉
壁內摩擦著。她的陰道越縮越緊、我的陰莖則越膨越脹。兩個赤裸裸
的肉人,就這樣的不停的發狂似的套弄著…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我突然猛力的將陳媽媽給往後推倒,然後壓趴在
她身上。我那膨脹得粗粗壯壯的肉棒在尋找入口。陳媽媽想不到有著
天真幼帥臉孔的我竟會如此的強力粗暴,感到有一絲絲的害怕。
我嘻嘻的陰笑著,迫不及待的壓在陳媽媽的身上,用手引推著那光滑
的龜頭順利的插入陳媽媽濕潤溫厚的陰唇縫裡。 陳媽媽挺直了身體,
顫抖了一下,同時尖叫起來。
在我狂暴衝刺的抽插中,陳媽媽不停的甩著她那頭長而美麗的黑髮,
身體也不斷的扭來擺去的!她巨大的雙乳就像木瓜一樣的,對著我不
停的搖晃搖動,好不迷人啊!我更加的衝動興奮…
「啊!阿旦…你…你好利害啊…陳媽媽好喜歡…好想多要啊…哦哦…
別停…用力…推…推…哦哦…啊啊啊…啊…」
看著陳媽媽這欠幹的淫蕩表情,就算連幹幾次也不會膩啊!我用力抱
住她那左搖右擺的屁股,同時拼命向前衝插著。整個龜頭和陳媽媽的
陰道已成了一體。我越來越有信心的挺動屁股,使結合更深入。
陳媽媽此時已雙目反白,身體不停的震顫著,充滿蜜汁的肉洞夾緊我
熱血充沛的肉棒,根本上已失去了意識。她一時緊咬自己的下唇、又
一時大聲的鳴哀哭叫喚著我的名字…
陳媽媽不顧一切抱緊我,淫蕩的扭轉搖動著屁股,想有更大的快感。
我倆就這樣糾纏著、緊緊結合在一起互相摩擦,引發對生命的期待和
歡樂。
「啊!阿旦,來…你可以…射…射在陳媽媽裡面…」她緊閉著雙眼,
並g迷糊糊地說道。
這次的性交時間前後約達一小時,我終於爆發在陳媽媽的陰道內。加
上第一次在嘴裡噴洩,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射精了。而陳媽媽也至少來
過三、四次高潮。



瀏覽人數:

13,415

http://share.youthwant.com.tw/images_200609/share2fb.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誠泰法律事務所 魏啟翔律師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