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公車上的騷擾與公司廁所裡的淫浪做愛聲

(五)公車上的騷擾與公司廁所裡的淫浪做愛聲
  次日清晨醒來,昨晚被那男人咬得紅腫的乳房還隱隱發痛,我拉開領口瞧了瞧已經烏青的奶子,便拿了一罐藥膏在一對乳房上塗抹著,清涼的感覺令我完全清醒了,下體似乎也沒流血了,經痛也消失了。我斜躺在床上,心想今天要上班了,可珍娜不知道把我的身體借到哪裡去了,難道我就要這樣丟了這份工作嗎?這時我突然心頭一亮,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了!
  我連忙起身盥洗,換上一套乳白色的內衣褲,配上一條肉色絲襪,然後把我昨天買的套裝從袋子裡取出,穿上這組有著一件花邊圓領的粉白色短袖絲質紗衫;亮黑色及膝綢料窄裙,以及跟窄裙同質料的黑色薄外套。穿好衣服後,梳理了一下頭髮,把昨晚被人襲擊時弄亂的髮型整好,然後在梳妝檯前擦了個口紅、描了描眼影,再用粉餅撲一撲臉頰,美女的臉蛋就是有這好處,隨便化個妝都還是這麼艷麗,看著鏡裡的可人兒一付神采奕奕的模樣,心情也變得輕鬆多了。時間已經八點多了,我起身戴上了腕錶;拎起先前出門時的小提包,穿上一雙黑色鑲紅邊的高跟鞋就出門去了。
  大廳裡的保全換了個人,大概小張休假去了吧,我也沒時間去跟新來的保全打招呼,急急忙忙地走出大樓,到了附近街上的公車停靠站等車,我上班的公司距離我住的地方還要坐三站的班車,沒多久公車來了,雖然上班時間車上一貫地擠滿了人,為了趕時間我也不及細想太多,便隨著一擁而上的乘客擠進了爆滿的車廂內。
  車上的人實在太多了,擠在人堆中根本動彈不得,我勉強伸起右手握住了車廂頂的一根橫槓讓自己站穩,可問題來了!在前後左右都是人的情況下,我的胸脯緊緊貼著一個長相還頗斯文的年輕上班族男子身上,與他面對面地四目相望,再加上我挺聳的胸部被身後的人群推擠著不斷地摩娑著他的身體,雖然有點難受;卻又有點莫名的刺激感。我看著他臉上發窘赧紅的神情,心想自己的神情大概也好不到哪裡去吧?剛剛為了擠進公車都忘了自己現在是個女人身,等到被迫緊貼著眼前這位男士後,我體內女性的自覺頓時萌生了出來,雖然正逢經期,但是下體還是感受到一種微微的騷熱,陰道裡也溼潤了起來。而他的下體也開始緩緩地膨脹,隔著褲子頂著我的小腹,似乎蠻享受這種被性感尤物貼身的滋味,他又故意把身子更往前挪動,並用那腫脹的褲檔上下摩擦碰撞著我的下體,此時我身後有一隻手掌突然撫摸起我的臀部,在我無法轉頭的情況下,只能任憑那「祿山之爪」愈來愈大膽地隔著窄裙玩弄著我圓渾的臀股。
  我就這樣前後都被人給佔盡了便宜,而且在我沒有抵抗的反應下,他們的動作愈來愈誇張,眼前的男士甚至故意稍微轉動著身子挑逗著我的胸部,我的奶頭在胸罩的摩擦下也硬了起來,幾乎都要從罩杯裡突出來了。身後的手掌則順著我緊繃的窄裙,用手指刺弄著我的股縫,還不停地捏著我兩片豐滿的股肉,我從來沒有過這種在車上被性騷擾的經驗,可珍娜這浪貨敏感的身體卻自然地產生了強烈的反應,我的呼吸頓時急促了起來,體內被一股肉慾的騷動翻騰著,身子竟迎合著他們的動作前後搖擺了起來,那身前的男士大概已經忍受不住了,竟然撮唇輕微地呻吟了一聲,身子突然猛地朝我的小腹勃動了一下,那原本雄赳赳地頂弄著我的褲檔頓時像洩了氣的氣球般地迅速消腫,我瞇著淫迷的雙眼望著他,心想他大概在褲子裡射精了吧?此時人群起了一陣騷動,我瞥了一眼窗外竟然已經到我公司的停靠站了,我連忙收斂心神隨著推擠的人群下了車。
  一等乘客們都擠出車門後,公車就迅速開走了。我瞧了瞧與我一同在這站下車的乘客,卻沒有發現剛剛在車上被我刺激到射精的男士,而摸我屁股的那隻手究竟是誰的?大概也無法找得到答案了吧?雖然我在車上被性騷擾,但是我卻覺得那種身體被摩娑的滋味還蠻特別的,反倒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唉!也真不知道我是被珍娜這浪女天生淫賤的身體所影響;還是我本性中就有犯賤的傾向透過當女人的機會而被釋放出來了呢?
  我走到公司大樓旁的角落,整理了一下被騷擾後的衣物,把陷入股縫間的內褲給拉了出來,然後深吸了幾口氣,便往大樓裡走了進去,並跟著上班的人群擠電梯到了公司所在的十一樓,出了電梯後我看了一下腕錶已經快九點了,我趕緊走進位於樓層左翼的公司「研發業務發展部」前廳,在打卡鐘裡打好了我的出勤卡,公司櫃檯的接待小妹狐疑地看著我,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小姐,請問您是陳先生的……」
  這個還在讀高職夜校的小妹叫做雅蓉,公司裡的同事都習慣稱她「小辣妹」,十來歲的年紀卻有著一付發育成熟的女人身材,來上班常常都是穿著細肩小可愛搭配迷你裙,打扮也夠火辣的,可惜她的個性卻似乎與她的惹火身材不甚符合,公司裡許多好色之徒;包括我在內都曾經想把她,但都被她給冷冷地拒絕了,她接待訪客還頗有禮貌的,可對付我們這幫「色鬼」卻一點也不假辭色。我聽她似乎想問我為何要打這張原本就屬於我自己的出勤卡之疑問,連忙回答她:
  「喔!是這樣的,我是來幫陳先生代班的,請問程式設計部門的主任來了嗎?」
  「代班?怎麼沒聽說有這件事呢?您是說林主任嗎?他已經到了,您可以進去找他,請往右邊……」
  「小妹謝謝妳囉!我知道怎麼走,小陳告訴過我了,對了!」
  我甜甜地對她笑了笑,說道:
  「妳長得好漂亮喔!這個公司真有福氣;能請到妳這麼甜的女孩當接待!」
  她聽我誇獎她,便羞赧地低著頭露出了甜美的笑靨,我向她點了點頭後往裡頭熟門熟路地走到了我工作的部門,這個部門所轄屬的七位同事;包括先前的我在內,都是清一色單身男性,看見我這位佳麗走了進來,幾乎每一張原本惺忪的面容都頓時顯出了驚豔的表情,我對著這群平日一起共事的同事們刻意嫵媚地笑了笑;就算是酬賞一下他們吧!然後我就在他們訝異中帶有一絲邪念的注視下,挺著我壯觀的胸脯走進部門裡的主任辦公室裡去了。
  林主任是個神態嚴肅的中年已婚男子,戴著一付眼鏡;長相還頗英俊的,擔任我們這個部門的主管已經好幾年了。他的個性就跟我們這「程式設計部」的感覺十分吻合,在工作要求上一板一眼,私底下跟我們這群下屬們也保持著距離,但是因為他的工作能力與處世涵養都蠻讓我們信服,所以我們跟他相處得也還算不錯。
  當我走進他的辦公室時,他正在邊吃著早餐邊看著電腦,看見我走了進來也沒露出太大的驚訝,只是文質彬彬地望著我問道:
  「小姐,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您好!林主任!」我走到他桌前,雙手合攏著擺在身前低頭向他行了個禮,然後才把我準備好的一套說辭用甜美的聲音娓娓地訴說著:
  「我叫王珍娜,是陳××的大學同學,也是主修程式設計的。上週五他打電話給我,說他南部家裡有急事,必須馬上回去處理,而且可能會在南部待上兩、三個禮拜。他怕這樣一來會耽誤了公司的工作,又正好知道我現在沒工作,所以委請我來替他代班,不知道林主任是否願意給我機會幫他呢?」
  「代班?」他推了推眼鏡,沉思了一會兒才開口說:
  「小陳現在進行的工作的確不能中斷,問題是妳確定妳能代替得了他的工作嗎?」
  「沒問題!小陳臨走前曾經把他現在正在處理的程式交代給我,如果您不放心,不如您來考一考我吧!」
  「也好!」
  他立刻從公司網路裡調出了我之前正在撰寫的程式,並起身向我揮了揮手,要我坐在電腦前看一看這個程式,然後開始出題考我關於寫這個程式要注意的事項,那對我來說根本就毫無困難,畢竟這個程式就是我自己設計的嘛!他靜靜地傾聽了我作答後,點了點頭表示滿意,我起身把座位讓回給他後,他便說:
  「很好!不愧是同一個大學系所出身的,既然小陳推薦妳代他的班;而妳的能力也可以勝任,我當然找不到可以拒絕的理由,問題是,小陳要妳代班的這一段時間;薪資要怎麼給呢?」
  「就繼續把薪水匯進他的戶頭吧!小陳說等他回來再跟我算!」我早就想到會有此一問,很快地回答了他這個問題。
  「那好!這樣一來妳就不必到人事室報到了,我會跟人事那邊講一聲,妳直接去坐小陳的位子開始上班吧!」
  「謝謝您!主任!」
  我又向他欠身敬了個禮後便走出他的辦公室,來到自己的座位上,將薄外套脫下掛在椅背上,打開桌上的電腦開始工作了起來,林主任出來過一次,走到我身旁看我熟練地操作著電腦,然後又回到辦公室裡去了。我不時可以從電腦上收到週遭同事傳過來的ICQ訊息,大都是在問我小陳怎麼了,我也把自己編好的說辭以及我的自我介紹簡略寫了一下,一起回傳給他們。只有一封來自我對面位置;平時常跟我一起把公司裡美眉的小沈傳來的訊息,讓我一時傻了眼,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封訊息裡寫著:
  「美麗的珍娜小姐,我代表所有的同事請問一下,妳那性感的三圍是多少呢?現在有沒有男友呢?平常喜歡做什麼活動呢?願不願意讓我追妳呢?」
  我想了一想,決定寫一封露骨的回訊捉弄他一下:
  「三圍讓你自己目測囉!男友很多!我喜歡嘗試各種做愛姿勢的床上活動!想追我的話,先把你的床上功夫練強點再說吧!」
  訊息一傳過去,他立刻起身向四周張望了一下,然後隔著座位前的屏板對我眨了眨眼,我故意用手抿著嘴對他媚笑了一下,他愣了一下又馬上坐回座位上去了。
  整個上午工作得還算順利,只有出了一點小麻煩,就是當我工作了一個多小時後,突然想尿尿,便起身朝公司外頭的廁所走去。這棟商業大樓的面積十分大,所以在每一樓層的兩個逃生梯間裡都設有公廁與茶水間,提供大樓裡數量眾多的公司行號員工使用。我服務的公司因為規模不小,所以就租用了整個十一樓樓層,並把樓層分成兩個部分,各設一個大門,左翼部分是我工作部門所在的「研發業務發展部」;右翼則是給公司高層與行政單位使用的「行政人事管理部」。這麼一來,十一樓的兩間公廁就成了我們公司專用的廁所了。我習慣性地往大樓左翼的那間公廁走去,可能坐了太久,腦子有點迷糊了吧!我竟然下意識地走進了公廁左手邊的男廁裡去了,裡頭有個男士正站在小便斗前撇尿,看見我大方地走了進來就露出了驚訝的臉色,這時我才突然想起我現在是個女人,我連忙紅著臉喊著:
  「對不起!走錯了!」
  跑出男廁後我站在門口呼了口氣,又怕那男士出來後場面尷尬,遲疑了片刻後,我畏縮地打開了女廁的門,裡頭有兩個正在洗手台的鏡子前補妝的女同事,大概是看見我臉上神色有異,便好奇地打量著我,我被她們一注視就更不好意思了,只得低著頭快步走過她們身旁,選了右手邊的最裡間,在裡頭彆扭地以蹲姿好不容易地才把一泡尿灑完。尿完後我聽到她們還在外頭嘻笑的聲音又不好意思走出去,只好坐在馬桶上等她們好像走出廁所後,我才偷偷摸摸地;像作了什麼壞事般地溜出女廁,眼見四下無人便急急忙忙地跑回辦公室裡去了。
  午休時部門裡的男同事紛紛跑來跟我問東問西的,小沈也涎著一付急色的嘴臉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用餐,我怕跟他們接觸多了會洩漏我變成女人的秘密,所以就跟他們說我身體不舒服,以想早點睡個午覺為由好不容易才把他們打發走了。等他們走光後,我還真的覺得有點不舒服;下體好像又流出經血了,我想起早上出門至今還沒換過衛生棉,所以就從提袋裡拿了一包衛生棉,門想到廁所裡紓解一下順便看看內褲有沒有沾到血。
  早上因為急著上廁所沒空跟坐櫃檯的雅蓉打招呼,現在櫃檯裡卻空無一人,可能她也去吃飯了吧?走出大門後,我忽然想起早上在男廁的尷尬事,心想別再碰到那位同事才好,所以我就決定到公司員工較少使用的右翼公廁裡去。
  進了廁所後,果然裡頭空蕩蕩地沒有半個人影,我慢慢地把裡面所有的門一扇扇地打開,挑了左手邊倒數第二間,看來馬桶比較乾淨吧!進去後我關鎖住門,先把窄裙的拉鍊拉開,將裙子脫了下來掛在門板的掛鉤上,然後才褪下褲襪及內褲細細檢查了一番,還好經血沒滲漏到褲子上,我滿意地先把膀胱裡的尿水灑完,才開始換起衛生棉。
  換到一半,突然聽到女廁大門被推開的聲音,我有點心虛地屏住了呼吸,聽著門外好像兩個人的腳步聲在門口停留了一下,忽然「喀啦!」一聲;似乎有人把大門給裡頭反鎖上了,接著這兩個人好像很緊張似地;往我旁邊那最裡間的方向走來,兩個人的腳步聲竟一起走了進去,門馬上就被關上、鎖好。這個廁所裡的隔間作得還不錯,兩邊的隔板都是密封的,底下沒有留下任何空隙,跟天花板的之間的空隙也不大,所以我雖然可以聽得到隔壁的聲音,但卻無法看得到隔壁的狀況,這時隔板那頭開始傳出了一男一女的對話。
  「你好急喔!我就說等下班嘛,在這裡要是被人撞見了多難看啊!」一個聽來很耳熟的嬌媚女聲先開了口。
  「哎呀!我的小親親,好幾天沒抱妳了,我當然急囉!放心吧,這裡不會有人來的,而且我把廁所門給反鎖了啊!來啦!讓我抱抱妳囉!」這個男人的低沉嗓音聽起來也蠻耳熟的。
  「討厭啦!都只會哄我,你壞死了!對了!楊總啊,人家我昨天去逛街,花了好多錢喔……」
  「我的小親親啊!怎麼還叫我楊總呢,不是說好叫我達令嗎?哇!妳的奶子變大了喔!妳要花多少錢都沒關係,我會給妳……來嘛!會害臊啊!喔!妳怎麼捏我弟弟捏得這麼大力啊!喔……」
  我聽著他們的對話,慢慢想起來這兩個人是誰了。那個叫「楊總」的應該是公司業務部門的總經理,是個身材微胖、頭頂禿了一圈的中年男子,他對公司經營決策的影響力還頗大的,算得上是公司高層裡;除了董事長外的第二號人物,但是她老婆卻長得又胖又醜,有時會來公司走動一下。而那個騷浪的小賤貨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在櫃檯當接待的小辣妹雅蓉了。怪不得她對公司裡的追求者總是冷冰冰的,原來她是楊總的女人!她胃口還真是不小,釣凱子也還得要釣條大尾的!呵呵!也不知道是因為這種曖昧關係才讓她進了公司;還是她進公司後才被楊總給「臨幸」了!之前就聽說楊總是個很好色的傢伙,原來這傳聞還真是不假啊!我怕我要是做出太大的動作,會讓隔壁的這對狗男女發現我的存在,只得讓黏好衛生棉的內褲搭在膝蓋的部位不敢站起身子穿好。而這個時候他們好像已經摟抱、熱吻成一團,就要上演一齣精采的「活春宮」了。
  「楊、楊總……達令!你確定不會有人來喔!」「不會啦!快點……坐到我身上來!寶貝……」「哎呀!你把人家的奶奶咬得好痛喔……壞死了!喔∼喔……插進去了!喔……好深喔!喔∼喔……別這麼用力,會不行了啦……」「寶貝!妳實在太棒了……搖、搖得這麼浪……我的老二猛不猛啊?」「喔、喔……達令,你的壞東西好大、好粗喔……塞滿了……喔、喔……爽死我了!太、太猛了……達令,我好……舒服;好快樂喔!」
  看不出來雅蓉這個裝模作樣的小賤貨滿騷浪的,自己會主動用小穴去迎合男人的肉棒;還叫的這麼淫蕩,問題是聽他們做愛時所發出的聲響與氣勢,好像楊總這個色胚肏女人的功夫也不是很棒嘛!他那根肉棒大概也不會大到哪裡去!否則雅蓉淫叫的聲音也不會那麼沒勁兒,這騷貨肯被他幹一定是貪他錢多吧?儘管如此,我在這一牆之隔的小空間裡,聽著他們幹砲的叫聲,自己的腦子裡也浮現出雅蓉趴在楊總身上,發騷地擺動著她火辣的軀體,讓楊總的屌兒在她的屄穴裡進進出出的畫面。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也騷浪起來了,我輕輕地解開了襯衫上的整排紐扣,把胸罩的肩帶拉到手臂上,然後伸出右手扒開罩杯探摸起我的乳頭,耳邊聽著隔間裡傳來的肉體拍擊聲,指頭緩緩地擰轉著逐漸挺脹的乳頭,這敏感的身體立刻給了我強烈的性慾反應,我連忙用左手摀住嘴巴,怕自己因為太興奮而叫出聲來驚動到隔壁那對打野砲的狗男女。
  過了一會兒,他們似乎變換了姿勢,只聽見馬桶蓋被某個重物壓得啪搭啪搭地直響,我心裡揣想著可能是雅蓉被原本坐在馬桶蓋上的楊總給騰空抱了起來,然後楊總轉身將那口騷浪小蹄子的身體給壓在馬桶蓋上,而楊總大概正在用俯衝的姿勢猛力轟炸著她的騷穴吧?因為此時雅蓉好像浪叫得比較自然了。


瀏覽人數:

14,835

http://share.youthwant.com.tw/images_200609/share2fb.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誠泰法律事務所 魏啟翔律師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