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狂熱交媾的男女

(一)狂熱交媾的男女
  迷迷糊糊地醒來,頭痛得要命,勉強睜開眼瞧了瞧屋內,透過了幾絲從窗簾瀉照進來的陽光,我瞥見地板上還零亂地扔著昨晚與我瘋狂做愛的女子之衣物、佩飾,以及那雙性感的血紅色高根鞋。那騷貨還真是個極品貨色,身材高朓,細腰豐臀,一頭長髮配上冶豔的五官,做愛時狂野得令人亢奮不已,回想起昨晚與她的那場激戰,還真讓我意猶未盡……
  我的老家在台灣南部某個縣市,因為考上了北部某大學的關係,很早便離開了家鄉,大學時我主修的科系是「電腦工程」,所以畢業後很順利地便在台北找到了在某間網路公司裡擔任「程式工程師」之優渥差事,並在公司附近租了間大樓公寓裡的小套房。獨自一人在這個繁華的都會裡謀生,當然免不了有著性生活上的空虛,還好這個城市裡的性觀念十分開放,而我又因為大學時代勤打籃球練出了一身結實肌肉以及185cm之身高,以我這種條件想要找個女人發洩一下倒也還頗容易的,所以我也曾有過好幾次露水因緣。半年前我把到了一個還在某私立大學讀書的馬子—小嵐,我們約了幾次會後就上床了,沒想到她還是個「在室」的,被我破了身之後她乾脆搬來與我同居,而我也就把她當成我固定的性伴侶了。但是最近我們吵了一場架,她氣呼呼地搬出了我的套房,一走就沒了音訊。我一直希望她能回心轉意,但等了她好幾周後我終於決定放棄了,我開始在週末時到各個美女出沒的場所裡尋找新貨色,但大多都只是「一夜情」後便一拍兩散了。
  昨晚當我循例走進週末夜常去的那家爵士酒吧時,我的目光立刻被她那一身火紅的裝扮給吸引住了─年紀看來應該才二十出頭吧?可那魔鬼般的性感身材配上天使般的臉蛋兒,粉嫩細白的脖頸上串了條紅寶石的項鍊、紅色低胸繫肩緊身小禮服、紅黑相間的蕾絲披肩、紅色鏤空絲襪,還有那鞋跟細得不能再細的紅色高跟鞋,十足是個上品的火辣美女,。我環顧了一下酒吧,還好今晚的客人少得可憐,否則這頭獵物應該早就被其他獵手搶去了。我裝作若無其事地走到她的桌畔,笑著問她:
  「小姐,一個人嗎?」
  她抬起頭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好一陣子,臉上突然一閃而過了個狡猾眼色,但隨即轉成了個帶著俏皮神情的甜姊兒,塗著亮紅色的嘴唇微微上揚,櫻桃般的小嘴總算開了口:
  「嗯!坐下聊聊囉!」
  就這樣,我開始跟這尤物搭上了線,我先報上了我的名號—「小陳」,她說她洋名叫「珍娜」,至於真名就不便透露了。起先我們漫無目的地閒聊著,後來她忽然問起我的生活狀況,我告訴她目前我獨自住在距這兒不遠的出租套房,尚未成家也沒有固定的女友,家人們則都住在南部,為了工作才暫時住在這座城市裡。
  說到這裡,她的眼睛倏地一亮,前傾著身子,似乎刻意地讓她那飽滿圓渾的乳房一覽無遺地展現在我的視線內,又帶著一絲嬌媚的語調問我:
  「你一個人住?」
  我嚥了好幾口猛然湧出的唾液,眼直直地盯著那雙波動的奶子,無意識地點了點頭。她突然笑出聲來,並握住了我的手,那柔順的觸感讓我回過了神來,我望著她充滿春情淫意的眼神,還來不及答話,卻聽見她說:
  「走吧!」
  「去哪兒?」我狐疑地問。
  「去可以好好溝通的地方囉!你說哪兒比較好呢?」
  她俏皮地對我眨了眨眼,我立刻會意地站起身來,她也溫順地一手拎著紅色提包;一手挽著我,就這樣走出了酒吧,我帶著她走在人潮熙來攘往的街道上,一路上幾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貪婪地停留在我身旁這尤物的妖冶軀體上,讓我更有一種狩獵成功之驕傲感。
  過了幾條街後,我帶著她走進了我租住的公寓大樓內,與我熟識的保全小張打了個照面,小張是個塊頭壯碩、二十來歲的小伙子,平日我回來時總會與他閒聊幾句,有時我帶美眉回來時,他也會對我點頭心照不宣一番。但這一次當他瞧見我身邊這位紅衣女郎時,整個人似乎都傻了,我朝著他擠眉弄眼老半天他才回過神來,對我做了個羨慕的表情。電梯來了,我擁著佳麗進入到這狹小的空間後,便開始對她不規矩了起來,我的手在她的臀部摸了好幾把,她反而對我露出了個更加嫵媚的笑靨。
  電梯到了五樓,我們緊擁著進了我住的小套房裡,門才剛一掩上還未及著亮室內的大燈,我就猛地將她緊緊地抱個了滿懷,她高聳的胸脯緊貼著我,隔著衣料似乎都能感受到那柔軟波動的乳房之份量,我迫不及待地與她熱吻了起來,她也大方地伸著舌尖迎合著鑽進了我的嘴裡,與我的舌頭糾纏了起來,我的下體立刻產生了反應,硬繃地抵著她的小腹,在黑暗中她似乎也察覺到了,她騰出了拎著提包的右手,開始隔著褲子摸索著我的陽具,我也亢奮地用雙手揉捏起她豐腴而有彈性的屁股,並不捨地離開了她甜膩的嘴唇,轉而攻擊她的鼻頭、雙耳、脖頸,她開始發出了一聲聲的嬌吟,我們的呼吸聲也變得愈來愈濃重了,她突然將我褲頭的皮帶扯鬆,拉下褲鍊,把我已經堅挺的陽具握住,手掌來來回回地套弄著,我狠狠地咬住她的左耳耳垂,附在她耳邊說:
  「小浪貨!來做愛吧!」
  她發出了淫浪的呻吟聲,我再也抵受不住,一把扯開她的披肩,將繫肩小禮服順著她曼妙的胴體拉褪到腳邊,抄身攬抱住她半裸的軀體,在黑暗裡循著記憶的位置把她抱到床邊,將她壓倒在床舖上,她雙手緊抱住我,用舌尖舔弄著我的臉頰,低喘著說:
  「開燈……我要……看著你……操我!」
  我依言起身點著了床頭燈,並順勢從床邊斗櫃的抽屜裡取出一排保險套,在燈光下,她滿臉緋紅,睛光裡儘是淫蕩媚態,我兩、三下便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脫到只剩條內褲,立刻撲上床,瘋狂地吻著她的豐唇、吸吮著她的舌頭、愛撫著她的奶子,並把她性感的鏤空紅褲襪褪去,將她的紅色T字型內褲拉成一直線,上下左右地摩娑著她的私處,她的下體在內褲的刺激下,頓時氾濫出大量的淫液,惹得她的舌頭在我的嘴裡翻滾淂像條發春的母蛇,並從喉間發出了一陣令我亢奮的淫浪呻吟,我急忙鬆口讓她喊出聲來,並轉而含住了她胸脯上兩顆泛著粉暈的櫻桃,右手將她的內褲扯褪至左小腿上,以食指與中指揉撥著她濕潤的陰唇,最後索性將中指插入小穴內,在她的陰道裡抽插了起來。她的手也沒閒著,一手耷拉著我的脖子,另一手則握緊了我硬粗的分身,嘴裡喊著:
  「好、好……噢!那裡……好、好爽……喔!再進去一點……噢!小陳,爽死我了……給我……用你的肉棒肏我……肏我!」
  她的身子弓了起來,似乎是要高潮的前兆,我連忙俯身,將她的雙腿抬起,頭則埋進了她那有著濃密陰毛的股間,用舌頭舔舐著她的陰核、內外陰唇,她像被電殛了似地渾身抖擻著,蜜汁像狂流般順著我的舌尖淌滴而下,在被單上形成了一畦水潭。我愈舔愈來勁,索性往下舔起了她的菊穴,舌尖鑽進鑽出地搞得她大聲浪叫著,撲鼻的腥味更加刺激著我的感官,讓我的舌尖衝刺得更快速了,她用手使勁地掐捏自己的奶子,嘴裡嚷著:
  「不行了,要洩了!」
  隨即身軀直挺,大幅度地扭動抽慉了片刻,突然仰身緊緊地抱住我的上身,發出了爽極的嚎叫聲,達到了高潮。
  等到她情緒平復下來後,我爬到床上將我那根勃硬到發疼的陽具伸到她面前,她高潮後渙散的目光立刻有了神采,二話不說,便捧著我的巨棒含入了她性感的嘴裡,我順勢一挺,幾乎抵進了她的咽喉,她推了推我調整一下角度,就在嘴裡用舌頭挑弄起我的分身,一股快感衝上了我的腦門,我閉起了眼,享受著她靈活的舌技,她在嘴裡含弄了一會兒,又用舌頭把我的肉棒給推出了嘴,俯身舔逗我的陰囊,含入、吐出、含入、吐出,一手沿著我的背脊摩娑,一手探入我的股溝,用指尖刺激著我的屁眼,陰囊玩夠了,她又開始用舌尖含舔起我的龜頭、馬眼。我被她高超的口交技巧差點弄到射精,趕忙收斂心神,拉回我的分身,對她說:
  「轉過身來!」
  她乖乖地聽命行事,翻身趴成了母狗姿勢,淫蕩地說著:
  「快、快插進來!」
  「妳要我插進去什麼?」我故意裝迷糊,並趁機剝開一個保險套準備戴上,畢竟我可不想惹麻煩。
  她用手撩了撩遮住臉的髮絲,回頭媚嗔著:
  「哎呀!不要戴那東西嘛!我現在很安全啦!」
  「好!我的寶貝,我聽妳的!」我扔去了套子,雙手抱住了她的豐臀,問道:
  「妳還沒回答我,要插進去什麼呢?」
  她淫媚地笑著說:
  「好哥哥,行行好嘛!我要你那根壞東西狠狠地插我嘛!」
  「不對!」我將肉棒抵在她浪液汨流的騷穴口,上下滑弄著她淫腫的陰唇,喊著:
  「我要狠狠地姦妳才對!」
  話一說完,我下身猛地前傾,肉棒應聲插進她滑潤溫溼的騷穴裡,兩手捏抓住她臀部的兩團肉,將我粗長的陰莖盡沒至根。她嬌呼一聲,雙手抵受不住,上半身趴倒在床上,我急忙用手扶住她的腰,將她的身子重新扶正,開始激烈地在她彷彿會吸吮男人陽具的緊屄裡深入淺出地抽插了起來。起先她似乎還想硬撐著不讓身子再度癱趴在床鋪上,只是嘴裡哼哼哎哎地浪叫著,到了後來她終究還是抵擋不住我巨大陽具之攻勢,上半身再度趴倒,雙手緊抱住一顆枕頭,喊著:
  「哎呀……不行啦……太粗了,漲滿滿……穴穴要壞了啦!」
  「不能壞啊!才剛開始呢!」
  我停下動作,將大屌拉到穴道口,深吸了一口氣,又猛烈地插了進去,邊抽插著;邊用手掌拍打著她肥嫩的兩團臀肉,她哀叫了幾聲,突然用嘴咬扯起枕頭套,雙手則扯弄著自己的頭髮,全身像似舒爽至極般地扭動著;迎合著我的挺退節奏。我停止了拍打她雙臀的動作,雙手環抱著她,將她的身體翻轉了過來,此時她的眼神裡已呈現出一股靡亂的渙散目光,原本緊咬著枕頭的小嘴鬆了口,像個戰敗的女摔角手似地大口喘著氣,癱軟著嬌軀任憑我擺佈。在翻身的過程裡,我仍把半截陽具插在她的騷屄中,龜頭緩緩地上下、左右來迴繞圓圈摩娑著她的陰道壁,同時攬抱著她慢慢退到到床畔,讓自己站在地板上,並將她一腿懸著小內褲;一腿垂掛著紅絲襪的雙腿高高舉起擱在我的肩頭上,雙手抓揉著她奶子上兩顆挺聳的乳頭,她的雙手緊緊環住我的頸項,嘴裡呢喃著:
  「幹我、幹我……我要你操我……姦我!」
  我低下頭來,咬吮著她的耳朵,舌尖鑽入她的耳洞裡,對她低聲道:
  「妳要說我是你的主人,要我肏妳這個小浪貨!」
  「肏我……我是你的奴隸、浪貨……請肏我、姦淫我……」她聽了我命令似的話語,竟然更加亢奮了起來,穴裡又湧出了大量的淫液,熱滾地浸淫著我的龜頭。
  我狂叫了一聲,發出了高度快感的呻吟,下半身開始不由自主地往她的浪穴裡猛烈衝刺了起來,一邊抽插著她的穴;一邊激烈地咬吮著她的粉頸、鼻子、額頭,還覺得不夠盡興,又用牙齒狠狠地咬著她碩大的乳房,奶頭,嘴裡喊著:
  「插死妳、插死妳……小浪貨!我肏死妳……姦爛妳的騷屄!」
  她似乎更來勁地將我的上半身緊緊抱住,隨著一陣高過一陣的浪叫聲,我爬上了床,成半蹲姿態,將她的雙腿撐抵到幾乎與她的身子貼在一起,並命令她自己抓著雙腿,開始以俯衝的姿勢猛烈轟炸著她的騷穴,她狂呼尖叫著,突然放開了雙腿,弓起了上半身,將我緊緊貼抱住,我一個站立不穩,整個人趴倒在她的身上,只覺得我的陽具被她的屄穴緊緊吸吮、套弄到快要洩精了!就在我意識到精液即將狂射而出時,她忽然咬住我的耳朵,嬌喘著問我:
  「好哥哥……你喜歡我的……身體嗎?」
  「喜歡……我愛死了妳這浪貨……挾人的緊穴!」我吃力地回答著她,並想將陽具抽出她的陰穴,好將精液射在她的身上,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她似乎覺察到了我的企圖,雙腿反而挾緊了我的下半身,低吟著:
  「不要、不要抽出來……射在裡面吧!我沒關係的……」
  聽她這麼一說,我也不好意思抽身了,此時我的腦裡一片混沌,我知道這是我即將射精之徵兆,於是便更加速地在她的穴裡抽插著,卻聽到她模模糊糊地說著:
  「你……喜歡我……的身體嗎?」
  「喜歡、喜歡……要射了……」我含糊其詞地回應著。
  「是嗎?這可是你說的喔……那我們交換……一下身體……好不好?」
  「好、好……都好……隨便妳……」我的身子抽慉著,開始朝她的穴洞深處噴洩起精液了。
  在射精的快感裡,我隱隱約約地聽到她低聲地喊著一些像呻吟;又像唸咒般的聲響,彷彿帶有魔力似地,讓我在她體內盡情發洩後,突然心頭湧上一股強烈的睏倦感,朦朦朧朧之中,只依稀記得我趴倒在她柔軟的胸脯上,嗅聞著她身上的體香,就這樣昏沉地睡了過去……

   ※  ※  ※
  (二)突如其來的身體交換—
  透過從窗簾縫隙洩入的幾絲陽光,讓我昏沉的腦袋稍微清醒了一些,隱約中似乎還聞得到昨晚那騷貨身上的香味,加上那一地零亂的女人衣物,證明了昨晚的事並不是一場綺夢。既然那小賤貨的衣物還在,表示她應該還待在我的屋裡尚未離去,我翻了個身想瞧瞧她是否還睡在我的枕畔,卻撲了個空。我朝浴室的方向望去,卻只見門半掩著,浴室裡的燈也未點著,我這小套房也只五、六坪大小,屋裡的陳設一眼就望盡了,但怎麼也找不到那騷貨的身影,正在納悶的時候,我的視線卻被床頭小斗櫃上的一張紙條給吸引住了,我伸手將它拿過來,藉著屋內的些許光線,仔細端詳著上面寫的字:
  「是你自己答應要換的,別怪我喔!過陣子我再跟你交換回來囉,我會送去一些我的必需品,你要照著我裡面所寫的好好愛惜我的身體喔!
                            愛你的 珍娜」
  這張便條紙應該是從我桌上拿的,可這上面所寫的內容,我卻愈看愈迷糊,究竟這小浪貨要跟我說什麼,我卻一句也看不懂。但是她如何能不穿回衣服就一走了之呢?我想了想,搔著頭將紙條丟回床頭櫃上,正想轉身再睡上一覺時,卻突然察覺有點不對勁了!我停下了搔頭的動作,用手摸著自己的頭髮,怎麼變成了一頭長髮?髮端還有一股誘人的沁香氣味?我又順著臉龐往脖頸摸去,咦?我的喉結呢?再往下探,哇!我的胸部怎麼變得這麼圓渾飽滿了?那麼,難道……我急忙伸手往下體摸去,糟啦!這可不得了了!我的小弟弟竟然不見了,隨著指間傳來的觸感,竟是一道女人下體才該有的裂縫!
  頓時之間,我的睏意全消了,我慌亂地往我的下體望去,被子應聲滑落,老天啊!我竟然看見我的身體真的變成女人了!我連翻帶滾地跌下床來,在放置在牆角的穿衣鏡裡,昨晚跟我瘋狂做愛的騷貨在鏡裡對我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我摸了摸身上的一對奶子,鏡裡的她竟也作著相同的動作……
  「天啊!」我忽然會意過來地喊了一聲,語調卻透著一股蝕骨的嬌嗲韻味,十足是昨晚那婊子叫床時的聲響。這下準沒錯了,我真的變成了女人了!不對、不對!照珍娜那騷貨所寫的,應該是昨晚當我要射精時;她唸了一堆我聽不懂的咒語,然後……我就跟她交換身體了!那麼,我的身體應該是被她帶走囉?我急忙走到衣櫃前打開了櫃門,這才發現我櫃子裡的外出服裝以及貼身衣物竟少了一大半。我癱坐在衣櫃前的地上,腦子裡一片空白,嘴裡喃喃自語著:
  「我變成女人了!天啊!天啊!這怎麼可能呢?」
  獃愣愣地坐了好一會兒,突然覺得下體裡好像有一股黏黏的液體緩緩流出了裂縫口,我探手在洞口上摸了一把,朝鼻端嗅了嗅,咦?這液體的味道怎麼那麼熟悉?啊!這該不會是我射進她體內的精液吧?我連忙起身跑進浴室裡,扭開溫水的水龍頭沖洗起我的下體。那稠白黏滑的液體似乎還蠻多的,經過了一晚已經有點凝結了,無論如何,在我想出下一步該怎麼做之前,我得先把這個雖然不屬於我;但卻曾讓我盡情發洩過的身體好好清洗一下才成。
  洗著洗著,我下意識地往化妝鏡瞧了一眼,鏡裡的這個女人臉上充滿著嫵媚的嬌羞神情,兩頰酡紅、眼裡流轉著波光,雪白的粉頸上烙著幾顆「草莓」,應該是我昨晚留下的傑作吧?問題是,鏡裡的這個女人正是我自己啊!這麼說來,我昨晚是在姦淫我自己嗎?女人被抽插時的感受又是如何呢?一想到這裡,我的下體突然起了一陣騷熱感,我緊握著蓮蓬頭;用水柱沖洗著下體的裂縫,心裡竟起了一股莫名的空虛感,有種想要填補空虛的感覺逗引著我另一隻手開始撫摸起我隆起的胸脯,摸著摸著,乳頭上傳來一陣灼熱,原本如豆般大小的奶頭竟挺硬了起來,我揉捏著愈來愈勃熱的奶頭,竟然不由自主地呻吟了起來,呻吟聲讓我的理智完全崩潰,下體那道裂縫裡的肉壁上突然有種滲出液體的感覺,我用蓮蓬頭粗大的頂端觸弄著裂縫,那股莫名的快感更加強烈了起來,一波波電流般的感覺沖激著我敏感的下體,惹得我渾身騷癢難耐,令我手腳一陣酸軟,連手中的蓮蓬頭也摔落到地面上;發出了「碰通」的聲響,頓時水柱四射開來,這才讓我回過神來,我定了定心神,急忙拾起蓮蓬頭匆匆梳洗了一番後,才從衣架上取了條大浴巾,原本想如往常般圍住下體就走出浴室,但上半身的奶子卻晃蕩蕩地提醒著我現在是個女人,我只得學女人的模樣圍住了重要部位,小心翼翼地先開門張望了一下後,才從浴室裡走出來,坐在床沿將身體慢慢擦乾。
  沒想到我變成了女人後,連動作也女性化了起來,我緩緩地擦乾了身子,又拿出吹風機把我的頭髮吹乾。然後,我走到穿衣鏡前,慢慢褪下了身上的浴巾,仔細端詳起自己的身軀來了。這個胴體真是美得無懈可擊;美得令正常的男人看了若無遐思便肯定是有毛病!蓬鬆的長髮,襯托著一張洗淨彩妝後的嬌羞臉龐,以及這玲瓏有緻的曼妙身材,還有那壯觀的胸脯,呈現倒三角型的細緻陰毛覆蓋下的恥丘,鏡裡的人兒可真是美呆了!真不知道為何珍娜要捨棄這個軀體不要,還有,她從哪兒學來的這邪門法術呢?她又要跟我「交換」多久呢?這算是我賺到;還是虧大了呢?當女人的滋味到底好不好受呢?還有,這兩天雖是周休不用上班,但兩天後呢?難道我就要這樣平白丟了我那待遇不錯的工作嗎?一個個的問號湧上心頭,我就這樣站在鏡子前冥想了起來,直到大樓內部的對講機突然響了起來,才把我給驚醒。我下意識地先用浴巾把身子圍裹住,才走到大門邊拿起了對講機,話筒裡傳來了大樓保全小張的聲音:
  「喂!請問有位珍娜小姐在嗎?」
  我愣了片刻才會過意來,先清了清喉嚨才對著話筒說:
  「嗯!我就是!有事嗎?」
  「喔!珍娜小姐您好,是這樣的,剛剛陳先生回來過,他託了兩個皮箱說要交給您,現在我幫您搬上去好嗎?」
  「陳先生?」天啊!那個偷了我身體的小婊子竟然還敢回來。我連忙問:
  「他現在人呢?」
  「走啦!他說他要出一趟遠門,還交代我說您要借住在這裡幾天等他回來啊!」
  媽的!這婊子還都安排妥當了,看來這回我真的栽定了!
  「小姐,您怎麼了?行李要我幫您搬上去嗎?」
  「喔!好啊!嗯……等等!你過十分鐘後再搬上來,好嗎?」這小張也從沒瞧他對其他大樓住戶如此慇勤過,看來他是對我屋內這絕色美女有興趣吧?可我身子還光溜溜的呢,只得先緩他一緩,穿好衣服再說了。
  「好的!十分鐘以後我會幫您把東西搬上去!您放心吧!」他的聲音在話筒裡聽來彷彿顯得有點興奮。
  「那就謝謝您囉!」我突然想逗一逗她,便故意嗲聲嗲氣地說著。
  放下聽筒後,我開始將珍娜昨晚散落一地的衣物撿拾起來,可問題來了,這一身衣物也未免太暴露了吧!我笨手笨腳地套穿了老半天,才勉強將幾乎遮不住私處的T字形紅內褲穿上,並套上了那一襲紅色小禮服,上圍就任憑奶子在裡面晃蕩著,絲襪還來不及穿,門鈴就響了起來。我只得將絲襪丟到床上;把那雙紅色高跟鞋及小提包塞進了床底下,拉了拉短得只能包住臀圍的禮服裙襬,扒理了一下頭髮,就應聲開門去了。
  門一開,只見小張的眼睛突然睜得老大,只盯著我打量,嘴也微微開了,就差那口涎沒流下來了。小張是個身形高大壯碩的年輕小伙子,臉也長得頗有個性的。平時我跟他閒聊時,常聽他自誇自己有好幾個貨色一流的性子,打起炮來又是如何勇猛夠力,當我是男人時,聽聽笑笑也就算了,只是現在我突然變成了女人,一開門又看見他穩穩地提著兩口看來不輕的箱子,一副陽剛的形象,竟讓我被小褲褲勒得有點難受的下體私處隱然抽動了好幾下。我們倆就這樣在門口獃望著彼此好一會,直到我被他放肆的野性目光瞧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他才開了口:
  「對不起,來遲了些,剛剛被其他住戶耽擱了一下。」
  「沒關係。」我仍低著頭,想伸手去接過那兩口箱子,他卻讓了一下,說道:
  「這麼重怎麼能讓妳搬呢?我替妳搬進去吧!」
  我還來不及回答,他就側身擠進了房裡,這小子,果然不安什麼好心眼,經過我的身邊時,還故意用手肘碰了碰我豐滿的胸脯,我敏感的身體竟立刻起了反應,乳頭不聽話地挺翹了起來,我急忙用雙手護住胸部,臉頰也紅熱了起來。還好他手上提著重物,也無暇更進一步的不規矩動作,他進房後,將兩口大箱子放在我的衣櫃前,眼睛似乎漫不經心地朝房裡晙巡了一下,忽然目光停留在我的床上,我也順著他的目光往床上望去,這才發現原來他是盯住了我丟到床上的那雙紅色性感絲襪,我又好氣又好笑地故意輕咳了兩聲,他才有點窘迫地轉過了頭來看著站在門口;仍用雙手抱著胸的我,我故意語調冷冷地對他說:
  「謝謝你幫我囉!還有其他事嗎?」
  「沒了;沒了,對了!陳先生交代要我多幫妳,如果妳有任何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找我就是了。」
  說完,他就往門口走來準備要離開房間,這一次我防備得很好,讓他沒機會在我身上揩油,等他似乎有點失望地走出了房門時,我心裡突然冒出了想捉弄他的念頭,便趁著我要將門關上的空檔,用手掌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他嚇了一跳回身想看我在搞什麼鬼,我刻意先對他拋了個媚眼;又對他吐了吐舌頭後,便將門重重關上了。我想,今晚他大概很難熬了吧?搞不好會躲起來自慰也說不定!呵呵,誰叫他要吃我的豆腐。
  等他離開後,我迫不及待地將兩口旅行箱打開,第一個箱子裡裝的都是衣服,上層的是外出服裝,有些暴露得令我不敢領教,但也有些比較正經的套裝,箱子底層則是一堆女人的貼身內衣褲,各式各樣的胸罩,以及各種款式、質料的內褲,花俏得令我目不暇給。我隨手拿起幾件在鏡子前比了比,心裡卻隱隱然覺得怎麼自己越來越女性化了,一想到這裡,我的身體又莫名地臊熱了起來,我搖了搖頭,想將淫亂的念頭趕出腦海裡,但身子卻根本不聽我的使喚,在下體的密穴裡反而滲出了淫靡的汁液,我想這淫蕩的身體反應大概是珍娜娜騷貨日積月累培養出來的吧?我只得趕緊將手上的褻衣褲扔進箱子裡,並開始審視起第二口箱子。這第二個箱子裡裝的淨是些化妝品、保養品、香水、生理用品、小配飾、帽子……等女性雜物,底下還有各色絲襪,及五雙高低不一的鞋子,最低層還有一袋用牛皮紙包裹的物事,我將它取出,探手一掏,竟掏出了兩把形狀古怪的按摩棒出來,裡頭還有一本詳細記載著如何使用化妝品、保養品,怎樣用內衣褲、配飾、香水、帽子、絲襪、鞋子搭配各款外出服的小記事簿,最末頁寫著:
  「按摩棒兩支,需要男人時可以解一下癮,使用方法如下……」
  我坐在床邊將記事簿仔細看了一遍,等我對裡面所寫的內容有點概略印象後,抬頭一望,才發現窗外天已黑;而肚子也餓得咕嚕咕嚕叫了。我嘆了口氣,心想看來眼前這女人是當定了,既然不知道還要當多久,乾脆就認栽好好體會一下當女人的滋味吧,可肚子還是得先填飽再說,念頭一轉到這兒,我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整個人急得跳了起來跑到床頭邊,打開斗櫃的抽屜一看,喔!還好存摺、印章還在,裝現金、信用卡的皮包沒丟,連我不常使用的手機也都在,看來這珍娜只是個偷了我身體的艷賊,但對錢財似乎沒有興趣。反而抽屜還多了一張金融卡,旁邊一張便條紙上寫著斗大的密碼與一行文字——
  「算是跟你借身體的租金吧!裡頭有二十萬元,省著點用囉!」
  看來這個珍娜還是個小富婆呢,搞不好是哪個大企業家包養的女人吧?難不成是當厭了「性工具」;想換口味當個男人玩玩嗎?真是搞不懂這小浪貨的心態!總而言之,反正這下子經濟的問題有了著落,最起碼我當女人也不會落魄到三餐不繼了。我舒了口氣,突然覺得尿急了起來,起身走到浴室,站穩身對準了馬桶,撩開了裙襬,正想掏出我的屌兒,卻發現摸不著,是啦!我這才想起現在可是個女人了,只好將內褲褪下,坐在馬桶上,膀胱一鬆勁,感覺到尿水淅泠泠地從我下體那道裂縫前端的一個小口裡洩了出來,原來女人是這樣尿尿的啊,這倒是領教啦!尿液噴洩完後,下體竟湧現出一股凜然的快感,這大概跟男人尿完後抖一抖時會有快感的道理一樣吧?
  我拿手紙擦了擦裂縫前端,穿好褲子,走出浴室時瞧了瞧掛鐘,原來已經晚上七點多了,我穿著這一身性感尤物的打扮仍然有點彆扭,總覺得要走出這個房間到街上去似乎還缺了點勇氣,只好在雜物箱裡找出一碗泡麵,用小瓦斯爐燒了壺開水,泡了麵胡亂吃了一通,再泡了杯隨身包咖啡,就算是解決了一頓。吃喝完後休息了一會兒,我又去浴室洗了個澡,出來後從第一口箱子裡找出一件黑色的性感繫肩睡衣,再配了件蕾絲邊的黑色鏤空內褲,胸罩勒著睡覺好像不是很舒服吧?乾脆就不穿了,穿好了這身更單薄的衣物後,我坐在床邊按照珍娜的指示,拿出箱子裡的保養品將我這美麗軀體擦拭了一番。之後,我熄去了大燈僅留下一盞床頭燈,躺臥在床上用遙控器按開了電視,漫漫地盯著螢幕,心裡卻在想該如何解決我的工作問題,珍娜這婊子也不知道把我的身體帶到哪裡去了,萬一這女人當個沒完沒了,時間一久,我又要怎樣跟家人交代呢?迷迷糊糊地想著,睏意愈來愈濃,我按掉了電視,翻了個身子拉蓋上棉被,就這樣昏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瀏覽人數:

6,562

http://share.youthwant.com.tw/images_200609/share2fb.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