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助教

我的助教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繫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她早已有男朋友了,是她們大學的班對,現正服役中,但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們到系辦接她時,發現她還特地上了點薄妝,原本白淨的臉龐,更加嫵媚動人,穿了一件絲質白色襯衫和花色短裙,真固是美麗極了,把班上那些平常看也算美女的同學通通給比了下去,女生說不出的嫉妒,男生卻是被勾的心癢癢的。其他的女同學都由班上男生用機車載過去,助教和兩個女生就上了我那輛祥瑞的破車。當她婷婷的坐到駕駛座旁時,一陣幽香就淡淡襲來,眼睛不自覺飄向她大腿,在絲襪包裹下的美腿,是那麼的修長勻細,一顆心居然撲通撲通的跳起來。唉!如果她是我女朋有就好了,能和這種美女一親芳澤,真是做鬼也甘願。 

坐在酒屋庭園式的涼椅上,仰望著繁點星星的蒼天,和海風徐徐吹來,大夥的心情都很好,一邊唱歌助興下,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女生也似乎都放下往日的矜持,大口大口的和男生乾杯,我也看到許多同學過去和助教敬酒,而她好像興致很好,也一一回酒致意,後來大家起鬨要她喝下一大杯後上台唱歌,每唱玩一首就再乾一杯。

當時已是十二點多了,我看她已經喝了不少,臉都紅紅的,不過卻變得潤著紅底更迷人了,而且精神很好,一直和別人在說話。看到她那個樣子,我猜是酒精有些發作了,不過我看眾人也是人人臉如關公,我則是事先吞了幾顆胃片,也吃了一些東西再來,狀況還不錯。大夥起鬨時,我本來以為她會推掉,因為生啤酒的杯子真的很大杯,我都未必有辦法一口氣乾下,沒想到她道聲『好!』,大家就熱烈的鼓掌。

她雙手舉起了杯子靠到嘴唇,我們開始替她數拍子,一邊替她加油,我看她咕嚕咕嚕的灌下,但也有些從嘴角流入她衣領身體內。等她一口氣的喝完,更是爆出轟堂的掌聲,大家簇擁著她上台,開始唱 " 吻別 " ,我們全班人人都打著拍子跟她唱,當晚氣氛達到了最高潮。等唱完早就有人端上了一杯啤酒給她,她豪爽的仰起頭來就喝,我們一樣給她熱烈的掌聲,一邊替她數拍子。沒想到喝到一半她就嘩啦嘩啦的吐了,幾個女同學急忙把她扶進化妝間,我突然看到她眼角竟倘著淚痕。

等女同學把她扶出化妝間,她已醉得走不穩了,同學們問我行不行行,要我送她回家。我自信還可應付,便讓她們把她扶上我的車。

上車後,她睜開眼細細對我說:「帶我到海邊,我想吹吹風。」,然後就閉上了眼。我望著她,臉上的妝應該在化妝室洗淨了,素淨的臉龐自有一份脫俗的美,但我住意到她眼角上都是淚痕。我突然覺得她並不是高興的想哭,而是有什麼心事,難過的想大醉一場。開到沙侖,先扶她下車,然後一手攙著她的腰,讓她一手搭在我的肩走向海邊。找了塊平坦的砂地坐下,她的身子很軟很軟,整個都靠在我身上。突然她開始哭起來了。

我真的慌了,我最怕女孩子哭了,掏出面紙給她,再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沒事了!沒事了!別怕,有我在,有什麼事把它說出來,你會好過一些。」

「我和我男朋有昨天晚上分手了」

「阿!····」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她們倆個從大一就在一起,感情不一直都是如膠似漆嗎?雖然男友現在正在東引當預官,可是似乎也是甜甜蜜蜜的,上個月不是才從東引回來,我們還看到她們手牽手的去吃飯,怎麼可能那麼快就分了呢?「我昨天晚上收到他的信,他說他經過考慮後不可能出國去了,所以不想影響我的前途,以後還是分手對彼此都好。」

「怎麼會這樣呢?學長他成績不是很好嗎?」豈只很好,就我所知,學長他是全班第一名畢業,他們倆真的是郎才女貌,不知羨煞多少人。

「他是家中的獨子,父母親年紀都大了,本來就是希望他畢業後就留在國內,但是為了我,他答應家人出國攻讀碩士兩年後就立刻回國。但上個月他父親心臟病住院,他請假返台回台南醫院照顧,父親情況是已穩定下來了,只是還很虛弱,不能受到什麼刺激。後來出院回家,家裡請了一個從小就熟識的鄰居女孩看護,她和他家人處的很好,和他也談的來。雖然家人沒說什麼,但是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發現,爸媽年紀也大了,身體也不太好,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能很快給他討房棚婦,好在家抱抱孫子就心滿意足了,時在不希望他退伍後再離家遠行。他們也經常有意無意的說如果那女孩是他們媳婦,那是該有多好。」

「他信裡說,他回部隊中想了很久,已經跟家裡答應了這門親事。他說他知道我是很好的女孩,他仍然深愛著我,但為了不影響我的前途,也只好跟我說抱歉,希望天若有緣來生在續,以後大家還是當個普通朋有比較適當。」

「他說當兵這段期間他想了很多,部隊的歷練也讓他成長不少,他覺的自己變的更成熟了,也更能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服役前他總認為只要靠自己努力,再大的困難總有辦法克服的,但是現在他覺得人的一生有太多的大風大浪是自己所無法掌握的,這時後他才深深發現其實平凡才是最大的幸福。所以他決定放棄和我出國,而選擇甘於平凡。」

靠著我胸膛,她斷斷續續的說出她的故事,我想她把心事說了出來後,心情應該比較平穩了,也不再哭了。靠著我她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摟著她,輕輕的撫摸她的背,讓海風把她髮梢吹向我的臉,隨著她呼吸的起伏,我也開始胡思亂想起來。那一刻的感覺好幸福,被一個如此聰慧的美麗女孩所全心全意信任是多麼美的一件事情。深擁著她,我多麼希望她忘掉一切煩憂,讓我好好來愛她、寵她、疼她、保護她,但願這時光就此永遠停止。

「咕嚕!」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我聽到她胃裡傳來一陣反胃的聲音,還來不及作反應就「嘔····!」嘩啦啦地她吐了,最慘的是她正吐在我胸前,而她的衣服也沾了一大片。

一股濃濃作嘔,夾著胃酸、未消化的食物、脾酒味嗆鼻而來,我得用力深呼吸才不會反胃也吐出,急忙把她抱到一塊大石下讓她靠著,我把沾滿了嘔吐物的上衣脫下,充當毛巾把她身上的嘔吐物擦掉,再到海邊把衣服洗淨,如此來回數次,才把她衣服上的髒東西擦淨。但是已經有不少的汁液由領口流進她身體內,我想了一下,就動手解開她的扣子。

她穿著那種最普通的膚色胸罩,乳房稱不上很大,但也算的上是婷婷玉立的雙峰了,很奇怪我當時並沒有任何邪念,只是希望能幫她把身子擦乾淨,用毛巾沿著她肩膀、腋下、乳溝、腹部等大致清潔後,我知道還有些汁液滑到了胸罩內,但我不敢碰它,急急忙忙把她扣子扣上。這時她突然張開眼睛說:「謝謝!」我愣了一下,心頭突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我猜她真的醉了,而且也累了,一把將她抱了起來,踏著海砂走回車上。她有點重,但我心裡甜甜的,覺得我就像在抱我妻,並不覺得重。關上車門,我把掉了的上衣穿上,車子開動時,夏夜的涼風從窗口吹進,居然覺得有些冷,急忙把車窗關小,回頭望望身邊的她,她側著頭可睡的正熟。我注意到她的胸前,雖然我已把穢物擦掉,但仍沾了一大片污漬,我心想等會她到了家,可得好好洗個澡才睡,但不知她可有力氣洗嗎?

哎呀!想到這裡,我才想到我只約希記得她好像是住在台北敦化南路,但不知確切地址。我搖一搖她:「助教助教,你醒一醒。」沒有動靜,再試一次「助教助教,你醒一醒。」也沒用。

算了。我心想,就算現在搖醒了她,以她目前的情況,也問不出個什麼東東,何況就算真的問出來了,現在半夜兩點半送她回家,她家人看到她現在這付樣子,不認為我強暴了她才怪。想了想,還是先回我在學校附近租的房子吧!

開到公寓樓下停好,打開車門扶她出來,想了一下,還是攔腰將她抱起,初時不覺的重,待爬上二樓可就氣喘虛虛了,深深吸了一口氣,還好只到三樓就是了。我把她放到我床上,她依然是全身軟軟、虛虛的,略作休息後,我帶了件我的ㄒ恤和條短褲,扶她到浴室盥洗。放好熱水後,用毛巾擦一擦她的臉,她眼睛慢慢張了開來。

「我放了熱水,你先洗個澡,就可以就寢了。」

「嗯」

我把門輕輕帶上,將上衣脫下丟入水槽中,回到書桌前,放了張卡農的唱片,點了支煙,開始回想今晚所發生的種種。趁著音樂的空檔,我走到浴室門口,靜靜的都沒有聲音,我猜她又睡著了。

ㄎㄡ···ㄎㄡ···,我輕敲著門。

都沒有回音。

輕輕推開門,看到她還是坐在地上睡的。

「助教助教。」我搖一搖她,眐忪地睜開眼抬頭望了望我,又垂下頭去。

「助教助教,先洗個澡再睡。」

「我知道。」她抬起頭說。

放開她準備離開,她的手卻拉拉我,我回頭看看她。

「我沒有力氣,你幫幫我。」

我呆了一下,望望坐在地板的她,幾乎是整個人癱在那裡,頭髮亂糟糟的披在胸前,衣服又皺又髒,原本亮麗的短裙被浴室地板的水沾濕了一大片,非常非常的狼狽。在學校的她,總是那麼的活潑、乾淨、美麗,我完全沒有想過我會看到她這等落魄的樣子。

我把門關上,我扶她坐上張小板凳,把她頭髮撥到頸後,開始解開她上衣的扣子,她軟軟的靠在我身上任由我把她襯衫退下,解開胸罩的扣子,我看到她櫻桃似的乳頭小巧的點在乳房上。望著她的乳房,很奇怪我並沒有任何淫惡的念頭,我只是把她當成一個病人,一個完全信賴、倚靠我、需要我幫助的病人。

把她裙子和內褲脫下後,我用毛巾輕輕將她身子擦一遍,再用沐浴乳幫她上了香皂,用水把香皂沖淨後,我深怕她受涼感冒,可是又拿捏不準,隔著浴巾該施多少力量在她身上,於是我小心輕輕的把她的全身擦絆疝Ёぜ隻o穿上衣服。她的身子完全癱軟在我身上,我竟然感到一種被信任的幸福。這是一種很奇妙的心情。在我完全都沒有得到她心靈的此刻,竟能這麼真實的擁有她的身體。幫她穿上我帶來的ㄒ恤和短褲,扶她到床上,輕輕吻了她的額頭,向她道了聲晚安。

把燈熄了,將門輕輕扣上後,帶著我的衣物到浴室中,我打開水籠頭讓冷冽的冷水沿頭衝下,讓我腦筋清醒冷靜,理一理紛亂的思緒。隨意沖洗一翻後,心裡還是不放心助教她,著條短褲回到房裡,她窩在枕頭中,睡像甜甜柔柔的,屋外月光從窗欞照入,映在她安詳的臉上,我竟有一種衝動想去吻她。湊向前去輕輕的吻了她的鼻子和眼睛,她突然一動,嘴裡發出喃喃的囈語。我嚇了一跳。還好,她翻了身又沉沉睡去。

回到浴室,把她的內衣褲和襯衫短裙泡到洗衣粉中,到涼台上抽完一根煙後,用手將她的衣物搓洗一翻。從小除了家中媽媽的衣物外,我從未看過其她女人的內衣褲,當然電視上或街頭百貨公司的不算。用手握著她的胸罩,我竟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激情,我開始回想起我幫她解開胸罩的情形,和用手除下她內褲時所看到的濃密黑毛,竟然栩栩如生的在眼前晃過。抑住內心逐漸升起的慾火,急急忙忙用水把它沖乾淨,晾到屋後涼台,我想明天她起床時,應該就會乾了。

從衣架上拿了件外套,窩到屋角的沙發,把外套覆在身上,今晚就在這裡打發一夜吧。閉上了眼睛,我覺得身體非常累,但卻遲遲不浥睡。眼前突然浮起剛才躺在浴室的她,她全身赤裸的躺在我身上,我的手指輕輕滑過柔膩的肌膚,粉紅的乳頭和柔軟的乳房是多麼誘人,下體不自覺的感到一股腫脹,我用力咬了一下嘴唇,為自己齷齪的想法感到不齒。翻來覆去,我無法控制自己,因為一閉上眼睛就想到她的身子。我奮然爬起來,點了一支煙,覺得頭痛欲裂。

「睡沙發很不舒服是吧。」寂靜的月夜了,她突然冒出一句話。

「哦,不是不是,我喔··我··我頭有點疼睡不太著。」好像怕被看穿心事,我答的亂七八糟。「你醒了啊。」我問她。

「醒來好一陣子了。」

「是我吵到了你了嗎?」我問她。

「喔,不。是月光太美,捨不得睡了。」她答道。「你躺到我身邊來吧,睡沙發你會著涼。」。

我輕輕爬上床,側著身子在她左邊躺下。她翻了身面對著我,在月光下她的臉龐是如此的清新動人,長長的秀髮映出淡淡的光澤,就像天上的仙女般。我不禁為我剛才污穢的幻想感到自責。她伸出手指逗著我的唇,輕聲問我:「你剛才心裡在想什麼?是不是在想我。」我好窘,我猜我的臉一定紅的像蘋果,嘴裡卻否認:「我沒有」。「你看,臉都紅成這樣還說沒有。」她笑著說。我輕輕的撥弄著她額頭的發稍,她仰起頭,閉上了雙眼。

懷裡擁著天仙一般的可人杗我完全無法抗拒這種誘惑,我開始吻她的額頭、眼睛,鼻尖,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雙唇,我輕輕的用唇尖微微碰她的唇,她並沒有拒絕,我鼓起勇氣讓雙唇印上她的雙唇,將舌尖伸到她唇裡,輕輕的扣啟她的齒隙。在我的逗弄下,她慢慢張開了口,伸出舌頭輕碰了我一下,卻又急忙縮回口中。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尋著她軟滑的舌頭,但她卻有著少女的矜持,任舌軟如泥鰍的在我舌尖滑過。我追逐著她的舌尖許久,直到捉住它,將她舌頭壓住,用力的吸吮她口中芬芳的汁液,她身體抖然一顫,將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到她微突的乳尖傳來一股熱流。我知道她想要,更狂熱的吻著她微顫的雙唇,一支手圈著她的頸子,讓右手輕輕游下,輕輕握住乳房,用食指和大拇指揉搓乳頭,讓它由柔軟慢慢硬起。我將頭移下,擁吻著她細嫩雪白的頸部,右手更用力的握弄她的乳房,她雙眼微閉,齒間開始發出低低的呻吟。

將她的ㄒ恤從頭套出,她的乳房再度呈現在我面前,但不像前次的蒼白細軟,雙乳襯著潮紅,勇然的挺立著,原本粉紅的乳頭,也在充血的激情下,散發出狂熱的暈紅。脫下她的褲子,她雙腿很自然的張了開來迎向我,我忙亂的脫光衣物,讓早已充脹到微疼的下體恣意挺出。趴在她身上,我輕輕的愛撫她全身,讓她下體漸漸濕熱,再吻著她的唇,讓雙手一邊一個的逗弄乳房,慢慢的進入她的身體。她私處有點緊,而且似乎愛液不夠多有點澀,她的呻吟聲也夾雜著哀痛,我看到她美麗的臉龐似乎都扭曲了,便慢慢退出她的身體,湊著她耳邊,我問:「會很痛嗎?」

她回答說:「還好,沒關係的。」

「我會輕輕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訴我。」

「嗯。」她回答。

我開始吻她的唇、她的頸,再吻遍脹紅的雙乳,她的呻吟一波一波的像浪似的傳來,用手輕撫著大腿內側,她濃密的體毛就像一座慾望的探險叢林等我去嘗鮮,舌尖輕佻著她私處,她突然狂浪的大聲嗯哼起來,我將舌頭伸入探幽,她更全身的顫抖呻吟出來。我張開口貪婪的吸吮濃烈的愛液,那愛液就像決堤的黃河狂湧而出,將整個私處沾得黏滑濕透。我挺起身子,再一次進去,就很順利的深入了,溫熱的肉璧包裹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興奮刺激不斷的升高、再升高。我慢慢的來回抽動,她的臉漲成通紅,雙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裡,嘴裡一聲聲不斷的淫叫。我增快衝刺的節奏,她的叫聲便慢慢一聲一聲的升高,直到了高澳潦○說A我放慢速度,那又幽幽的降低,再衝刺,又逐漸上楊。我就像交響樂的指揮,帶領著性慾交響樂團,讓激情的樂音在性愛的領空裡盡情奔放,樂音時而高楊,時而低回,但這卻是我一生中聽過最動人的交響曲。

我感到下體傳來一陣顫慄的興奮,夾著肌肉的抽動沿著脊椎直衝上腦門,我更用力抽動陰莖,讓下體肌肉盡情縮放,她更是迂迴蕩漾呻吟叫聲直上雲端,夾著我倆大口的喘氣,精液傾湧而射出、射出、再射出,她狂亂的大淫數聲,便慢慢的平靜下來。

我在她身邊躺下,她卻翻了身背對著我,過了一會,我聽到低低的飲泣聲,扳過她身子讓她面對著我,她低著頭淚流滿面。

「第一次?」我問。

「嗯」。

「還在痛嗎?」

「不會,已經好多了。」

「我也是第一次,不過,別擔心我會負責的。」

她急急抬起頭用手摀住我的嘴,「別那樣說,是我自己願意的。」

我深深的摟住她,吻著她的唇,低低告訴她「不,是我不好,我不該趁你最軟弱的時後佔有你。」

「我得謝謝你今晚對我的照顧,當我吐在你身上的時後,你解開我的衣服時,你卻沒有趁機非禮,我就覺得你是一個正人君子,而當剛才你幫我洗浴時,我全身赤裸的靠在你身上,你依然心無旁騖的細心幫我洗淨,我雖然全身無力,但意識卻很清楚,我當時好感動,覺得你是一個可以倚靠的對像,便決心把身子給你了。」她用手指輕撫著我的唇,一邊說出了她的心事。

「我只是把你當成一個需要我幫助的人,一心一意的希望你能夠舒舒服服的就寢,根本沒有想那麼多。」

「別說了,我累了,睡覺吧。」她小聲的說。我將她擁在懷裡,她慢慢閉上眼睛睡了,我覺得當時我好幸福,真盼時光永遠靜止,迷迷糊糊就睡了。

隔天我被一陣陣刺眼的陽光螫醒,看看表已經十點多了,身邊空空如也,她早已走了,我用力揉一揉眼睛,懷疑昨晚是作夢一場。下了床,看到她的字條:

我先走了,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小茹
09:25


「小茹,小茹」我低低的念助教的名子。

走到屋後涼台,只少了一件胸罩,其它的衣物都還在,也都還沒乾。衣服都還在我這裡,我猜她應該還再會回來。



瀏覽人數:

8,435

關聯檔產

http://share.youthwant.com.tw/images_200609/share2fb.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