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戀...18(已完)

  • 發布日期: 2007-02-28 00:47
  • 貢獻者: 佑子
  • 瀏覽人數:18,358
chapter 43
他忽然一把抓住我,把我推到旁邊的桌子去,將我整個人壓在桌上。
「渾蛋!你想幹什麼?」靖哥吼道。

「沒什麼~」他拿出一把刀子,順著我的臉慢慢移下來,停在頸部:「只是來點餘興節目。」

「王八蛋,不准碰她!!」靖哥正想衝過來,卻被其他人抓住。

「喂喂喂~不要輕舉妄動啊,要不然這刀子可能一不小心就在她臉上劃一刀了。」

「你…!」

「仔細一看,這娘們長的還挺標緻的。」刀子慢慢掀開我的領口:「皮膚也很白…」

「馬的!你這個變態,離她遠一點!」

我嚥了嚥口水,手不住的顫抖。

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陣陣的聲音,很吵的聲音…

「唷~看樣子來了!」那頭頭撇了撇嘴,往靖哥那邊看去。

「告訴你,即使你們做再萬全的準備都沒用。」他說:「我們早就知道你們今晚就會打過來了!」

「你說什麼?」

「你們主子已經來了,現在就在樓下跟我們人打呢!」

「什…」

「看樣子那傢伙做人也挺失敗的,竟然會讓自己人這樣幫助我們。」

靖哥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這樣講你還不懂啊?」他放聲大笑:「你們那邊的人,早就在三天前就告訴我你們會在今晚行動!」

我跟靖哥都睜大眼,完全不敢置信,靖哥低聲道:「不可能!」

「多虧她,我才有足夠的時間讓我的人全部做好準備,等著你們自投羅網,也多虧她,讓我們可以順利逮到這女人。」他笑了幾聲:「沒想到我會這麼幸運!」

「是誰說的!」靖哥激動地。

「想知道?」他問:「好吧!反正你們也活不過今晚,告訴你也沒差。」

「那女人長得可正了~」他又笑了:「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我詫異地,忽然感到背脊一陣發涼…

那個人…難不成…

靖哥想了一會兒,不久後慢慢睜大眼:「…難道…」

「希望就是你們想到的那個人。」他一臉得意:「就是那個叫做林秀茗的小妞!」

在那一瞬間,我跟靖哥兩個人完全僵住了。

我震驚的,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

是學姊?

真的是學姊?

「怎麼…可能…」靖哥依然不敢置信的搖搖頭。

「不管怎樣,那是你們的事!」他笑說:「她幫了我這麼大一個忙,我真的該好好謝謝她!」

一時之間,我沒辦法回過神,腦子裡頓時亂成一團。

怎麼會這樣?學姊怎麼會這麼做?她不是喜歡哥嗎?到底為什麼…

『這仇我一定會報,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腦海中忽然閃過學姊的這句話,我不禁打了個冷顫。

難道…學姊她所說的報仇,就是這個?

她竟然用這種方式出賣哥?

「就算那小鬼再厲害也不可能平安上來,光是樓下就有二百多個人,而這地方少說也有三百個人,紛紛埋伏等他上來,就算他再會打這次也不可能活著出去!」

靖哥憤怒的瞪著他。

「不過…許耀哲那傢伙我要親自解決掉!」他握緊拳頭:「我要讓他死的很慘!」

接著,他的視線慢慢轉向我:「…在他上來之前,我們也先來點遊戲吧?」

靖哥猛然抬頭:「你要做什麼?」

「我只是在想…」他慢慢逼近我:「如果那傢伙發現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玩過,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馬的!!」靖哥奮力掙扎,卻被其他人抓的死死的:「你敢碰她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呵!」他邊說邊放下刀子:「你能拿我怎樣?」

這時他突然用力將我的上衣扯破,我嚇到淚水當場掉出來,喉嚨像是被哽住似的,完全發不出聲音來。

「王八蛋!離她遠一點!!」靖哥失控的大吼,費盡全力掙脫了綑綁,正要衝過來卻又被一群人拉了回去。

「馬的!安分點!」之前那人緊抓著他。

「靖哥…」我聲音沙啞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內心盡是恐懼。

接著他又馬上掀開我的裙子,爬上桌子壓在我身上。

「我殺了你!你這個禽獸的東西!!」

我看著那人猙獰的笑容,一隻手壓住我的雙手,另一隻手不停的在我身上來回撫摸,我害怕的緊閉著眼,渾身不停地顫抖,淚流不止。

哥…哥!救我!!

正當他準備扯開我的內衣時,手忽然停了下來,接著轉頭往門邊看去。

這時全部人也一樣,忽然靜下來盯著門看。

我慢慢睜開眼,不禁愣了下,原本從門外隱約傳來的打鬥聲,忽然變得一點聲音都沒有。

一種詭異的寧靜!

「怎麼回事?」那頭頭起身,跨下桌子:「樓下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

所有人面面相覷,神色都開始不對勁。

「喂!找幾個人下去看看!」他大聲命令。

正當有兩個人準備要開門的時候,忽然一聲巨響,大門被踹開,那兩個人當場被門砸到跌坐在地上,頭跟手臂都受傷,痛到站不起來,不斷在地上呻吟。

全部人都嚇到僵在原地!

這時,有一個人慢慢走了進來,所有人都瞪大雙眼。

「耀哲!!」靖哥高興的大喊。

我怔怔地,說不出話。

哥一步步走進來,手上拿著一根長長的鐵棒,鐵棒上還沾著血跡。

所有人也跟著一步步退後,幾乎嚇傻了,因為哥身上盡是滿滿的血跡,卻一點傷都沒有!

哥停下腳步,他身後又有人一個個進來,很多很多…多到連那頭頭都呆住了。

哥的人數太多,以至後面還有一大群人在外頭無法進來。

那頭頭臉色鐵青,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不可能…我的人手那麼多,你們怎麼可能還剩這麼多人…」

我慢慢坐起來,哥的目光剛好落在我身上,看著我那殘破不堪的衣服,接著我就發現哥的眼神似乎閃過一絲冷光。

「…哥?」我詫異地,淚水依然流個不停。

真的是哥嗎?哥他真的來了……

霎時,那頭頭忽然一把抓住我,拿起桌上的刀子,又恢復之前的笑容:

「許耀哲,能走到這裡算你命大,但你不要忘了,你的女人在我手上,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他緊勒住我的脖子:「否則我就割破她的喉嚨!」

由於他的力量太大,我被他勒得十分難受,連掙脫的力氣都沒有。

哥從進到這房間就沒說過一句話,只是冷冷望著那頭頭,而他身後的那一大批人,也紛紛手持武器,沒有人說話。

屋內裡的空氣頓時充滿著濃濃的火藥味!

最後,就在我覺得快昏過去的時候,就聽到哥低沉且冰冷的聲音:「動手!」

一接的哥的指令,所有人就馬上衝到前方開始跟對方展開激烈的廝殺。

「馬的!許耀哲,你是不要這女人…」正當那頭頭盛怒的開始破口大罵,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衝到他面前,拿起手中的鐵棒狠狠地往他腦門打下去!

哥的攻擊使他當場整個人倒在地上,額頭流著血,接著不省人事。

「哥!」我伸手,哥馬上單手將我緊緊擁入懷裡。

我死抓著他的衣服,全身發抖,失控的放聲痛哭:「哥!我好怕喔…」

「放心,沒事了!」哥聲音低低的,吻去我臉上的淚水:「妳跟阿威現在先逃出去!」

「那你呢?」

「等我把這些傢伙解決掉再說!」他轉過頭:「你先和阿威出去,快點!」

「耀哲!夜紗!」靖哥跑了過來,神色緊張的:「夜紗沒事吧?」

「她沒事,你先把她帶出去,快一點!」

「知道了,夜紗,我們走吧!」靖哥拉住我。

我回過頭一看,就看到哥跟其他人對打的畫面,正如靖哥所說的,哥在打架的時候就完全變了個人似的,表情冷得嚇人,打人也絲毫不留情,好像連其他聲音都已經聽不到了!

才一眨眼的時間,哥的周圍就躺平了一堆人。

由於全部人都在屋內打成一團,靖哥緊抓住我,深怕連我也遭到攻擊。

「馬的!人這麼多,這樣根本沒辦法出去!」靖哥咒罵一聲:「等我出去後非把林秀茗那臭婊子給宰了不可!王八蛋!」

這時前方忽然有人拿著刀子朝靖哥揮來,我驚叫:「靖哥,小心!!」

靖哥巧妙地躲過了,一彎下腰就是給他一拳。

「一群雜碎!」靖哥憤怒地。

當我們好不容易就要到門口的時候,我回過頭,嚇得趕緊大喊:「靖哥!那個人醒了!他手上拿著槍!」

靖哥也回頭看,當他發現那頭頭趴在地上舉槍對準哥的時候,忽然大吼:「耀哲!小心後面!!」

還來不及反應,就聽到屋內傳來了一陣刺耳的槍聲。

許多人都怔住了!

我驚恐的睜大眼,完全發不出聲音來,想都沒想的就衝了過去。

「耀哲!!」靖哥激動地叫喊,也跟著跑過去。

哥中彈了!胸口不斷地留著血,當場跪倒在地上。

「哥!」我扶住他,手上也沾滿了哥的血跡。

「妳快出去…不要留在這裡!」哥的臉色開始蒼白,用力推了我一下。

「混帳!」靖哥拿起地上的鐵棒,狠狠地往那頭頭側臉打下去,他又昏了過去。

「耀哲,你不能再打了!快點去醫院!」靖哥趕緊扶起耀哲,對他們幫派的一些人大喊:「你們幾個!快點扶老大出去!」

「我沒事!」哥低吼:「你快點帶夜紗出去!」

「王八蛋!你這樣會沒命的,你死了夜紗怎麼辦?」靖哥盛怒地,跟幾個人把哥扶起來:「你撐著點!我們從另外一道門出去!」

哥的胸口血流不止,臉色越來越難看,已經開始陷入昏迷。

就在我們即將要走出去的時候,扶著哥的其中一人警戒地說:「喂!條子來了!」

從外頭傳來的警鈴聲越來越近…

「大概是有人報警了!」靖哥喘息著:「現在沒時間管這些,快一點去…」

耳邊又傳來了槍聲,靖哥的身子忽然彎了下來,轉過頭一看,有人正拿著槍指著他,原來持槍的不只有那頭頭而已。

「靖哥?!」

「阿威!!」

他手臂上也開始流血了。

「馬的…」靖哥冷冷地望著那個人:「你真的把我給惹火了!」

「你們現在馬上下去!」他站了起來,對他們兩個人說:「我來擋住他,我要親手解決那傢伙!」

說完,靖哥就轉過身走了進去。

「喂!阿威…!」

「靖哥!你要幹什麼?!」我大喊。

靖哥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我,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夜紗!」

「很抱歉。」他笑笑地:「我可能沒辦法帶妳去那家店吃東西了!」

說完,他就用力把我推了出去,接著把門關上。

「靖哥…!!」我喊叫,這時頭卻忽然感到一陣暈眩,逐漸失去意識。

隱約中,只聽見警鈴聲和一連串的槍聲,之後就什麼都聽不到了……

Chapter 44
從那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已經不記得了…
我聞到一股淡淡的藥水味,慢慢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就是一片白。

這裡…是哪裡?

「夜紗?!」小娟的臉忽然出現在我面前,興奮的喊:「夜紗醒了!夜紗她醒過來了!」

她說完這句話沒多久,又有三個人出現在我面前。

「爸、媽…文真…小娟…」我低喃。

「妳還好吧?還有哪裡不舒服嗎?」媽紅著眼眶,焦急地問。

我慢慢搖頭。

「太好了!妳昏睡好久了。」爸的笑容充滿著疲倦,輕摸著我的額頭。

小娟跟文真則是激動地抱住我。

小娟哭的唏哩嘩啦:「嗚哇~~我還以為妳不會醒過來了!」

文真也哽咽道:「我們好擔心,妳嚇死我們了~~」

我輕抱住她們:「對不起,讓妳們擔心了。」

這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抬起頭望著爸媽,緊張地:「哥…哥呢?」

我四處張望,激動地問:「爸、媽!哥在哪裡?他…他現在怎麼樣了?」

媽坐在床邊,雙手摟著我,眼眶泛淚:「耀哲之前已經動完手術了,現在還在加護病房,目前沒事。」

「目…目前?什麼意思?」

「子彈就在耀哲心臟附近。」爸神情沉痛地:「他失血過多,動完手術後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

「怎麼會…」我怔怔的,緊抓著媽的衣服:「那…那靖哥呢?」

「靖哥?」媽一臉疑惑。

「夜紗,妳說的…是那個綁頭巾的人嗎?」小娟怯怯地問。

「對對對!他在哪裡?他平安無事吧?!」我望著小娟。

只見小娟忽然不說話,臉色也黯淡下來。

「怎麼了?!他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我激動地大喊。

小娟還是沒回答,臉上的淚水不停的落。

我瞪大眼,愣愣地問:「妳為什麼哭?」

「夜紗…」小娟肩膀不斷地抽慉:「那個人…他…」

「妳快點說啊!!」我大吼。

「那個人…」小娟低下頭不敢正視我,極力壓抑自己哭出聲音:「已經死了!」

我整個人完全僵住!

我望著她,輕聲地:「妳說什麼?」

「之前…我在這裡有看到那個人…」她緊閉著眼:「他已經死了。」

「妳騙人!」我語氣不帶任何起伏。

小娟用力地搖頭:「我沒有…」

「妳騙人!妳一定在騙我!」我大喊,掀開被子下了床。

「夜紗!妳要做什麼?!」媽趕緊扶住我。

「我要去找靖哥!他在哪裡?」我抓著她:「他現在在哪裡?媽!妳帶我去找他好不好?」

「夜紗…」媽眼淚流了下來。

我心急的望著他們,馬上下了床往門邊跑去。

「夜紗!!」

我衝出病房,不停地跑,也不管撞到人,只是不斷地跑,不斷地尋找…

你在哪裡?

靖哥,你在哪裡?

「夜紗!」爸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我停下腳步。

回頭一看,爸神色嚴肅的:「我帶妳去。」

我愕然地,腦子一片空白……

護士把我們帶到一道門前,我愣愣地盯著門上的那三個字--太平間。

當護士打開門,我馬上走進去,爸媽他們則站在我身後。

一進去就看到一張床,被白布蓋著。

我頓時感到渾身都在發抖,不知道是因為太冷還是覺得害怕。

我不知道…

我慢慢走近病床,伸出微微顫抖的手,小心地掀開那塊布。

我瞪大眼,仔細望著現在躺在床上的這個人,很熟悉…

「靖哥…」我愣愣的。

他臉色蒼白,像是睡著了般。

「靖哥。」我推推他:「你…起來!」

我看著他,聲音不禁顫抖。

「你快起來啊!」淚水漸漸湧了上來,聲音也開始沙啞:「你不是說還要帶我去吃東西嗎?你不是說還要帶我去玩的嗎?你不可以爽約!」

「你快起來…」淚水開始一顆顆滾下來:「快一點…靖哥,拜託你睜開眼睛…」

無論我怎麼叫,靖哥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靖哥!你快起來!」我激動地大喊,用力推著他:「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就這樣走了!快點起來!」

文真跟小娟趕緊跑過來抓住我:「夜紗,妳不要這樣!妳不要這樣子…」

「你不能死…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手緊緊抓著布,在他身旁痛哭失聲。

不能控制的,放聲痛哭…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躺在病床上,眼神呆滯的,沒有焦點。

這彷彿就像一場夢,覺得好不真實。

現在彷彿閉上眼,我就可以看到靖哥露出他那一貫燦爛的笑容,聽到他爽朗的笑聲…

「以後妳就叫我靖哥就好啦~大家都這樣叫我唷!」

「我比較喜歡妳這種類型的喔,夜紗。」

「如果耀哲又讓妳哭的話,妳儘管告訴我,我會幫妳找他算帳的~」

淚水又慢慢從我眼角滑了下來。

靖哥全是因為要救我跟哥,才會死的!

我再也沒辦法看到靖哥的笑容…再也聽不到他的聲音…他再也不會出現在我身邊了。

再也不會了…


* * *


「夜紗,要不要去看看耀哲?」

一天,媽問我。

我跳了起來:「哥?我…我要去!我要去!」

當爸媽把我帶到哥的病房後,一看到他,我馬上跑了進去。

哥帶著氧氣罩,依然還沒醒來。

「哥!」我跑到他床邊,握起他的手。

爸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悄離開了。

我望著哥的臉,淚水順勢滑了下來。

「哥,靖哥死了…」我哽咽道:「靖哥他死了…」

我緊握著他的手,不禁哭了出來。

「哥,拜託你趕快醒過來,拜託你…」我看著他:「我已經失去靖哥了,不能再失去你!」

我低下頭,淚水落在床單上:「求求你…」

窗外的天空,開始下起細雨…

之後,聽說黑影幫併吞了那幫派,一些有野心的人也趁這時候霸佔了首領的位置,總部似乎已經移到其他地方,因為這件事已經讓警方開始嚴密搜查了。

不過我已經累了,不想再去了解接下來的事。

我已經什麼都不願再去想了…

哥已經躺了將近三個禮拜,我每一天都有去看他,小娟跟文真一有空也會跟著我一塊來。

「夜紗,妳臉色不太好,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文真憂心地望著我。

「不用,我沒事。」我笑著搖頭。

「妳今天還要去看學長嗎?」小娟問。

「嗯。」我點頭。

「妳這樣很累吧?」

「不會!」我搖頭。

「學長已經睡好久了。」文真嘆口氣:「真希望他能早點醒過來!」

「就是啊~」小娟說。

除了我以外,媽一個禮拜有五天都會去醫院,但爸卻是每天都去,而且在我過去的時後他就差不多已經離開了,聽護士說,爸似乎都待在病房很久。

爸一定也很難過,畢竟哥過了那麼多天卻一點起色都沒有。

也許在爸的心裡,對哥有著深深的愧疚,他認為自己對哥沒有付出過什麼,總是讓他一個人去承受事情。

任何事情!

放學後,我還是一如往常的到醫院去,坐在他身旁,頭靠在床邊,輕輕握住他的手。

「哥…我來了。」我低喃。

哥依然睡著。

過了好久,我緩緩道:「哥,你還記不記得,之前我上課上到一半,你把我叫到後校舍去?」

「我現在,每當中午的時候,都會溜到那邊去,發了一整個中午的呆。」

「每坐在那邊,我就會想起之前跟你一起在那摸魚的時候。」我淡淡地:「我從來沒翹過課,都是你害我也漸漸喜歡跟你一起往那邊跑。」

「還有,我們好久沒有去濱海公路玩了,我好想再去看一次星星,聽一聽海浪聲。」我閉上眼:「我在等你,等你再帶我去那裡一次。」

「哥。」我緊握他的手:「你聽得到嗎?」

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現在,我也每天都到靖哥的墳前,跟他說說話。

直到現在,我依然還是會有靖哥在我身邊的錯覺,耳邊不時聽見他的聲音。

他依然活在我心中,永遠都是。

每天除了等待,還是等待。

但這種等待,幾乎讓我崩潰。

每一天期盼,不停的期盼著!

即使痛苦,但我仍然深信哥一定會醒來,深信他不會丟下我…

這種信念,依然持續到現在。

我在哥的病房裡,這樣跟他說話似乎已經快變習慣了,一天晚上,我照常的拿了束花來,定期的換花瓶的水,像往常樣的坐在他旁邊。

不知道為什麼,我慢慢拉起他的手,忽然想起之前哥在海邊對我做的表白。

我在他手心上,輕輕地寫下三個字:我愛你

寫著寫著,淚水忽然滑了下來。

我不懂,已經好幾天沒再掉過淚的我,為什麼一想起這件事就完全不受控制的,淚流不止…

我將他的手握起來,緊緊的放在胸前。

「哥…」我哽咽地:「…我愛你,真的…很愛你。」

哥讓原本不敢去愛人的我,完全變了個人。

是他讓我有被愛的感覺,是他讓我有愛人的勇氣。

全都是哥給我的。

「我很感謝爸媽…」我笑著:「因為他們讓我可以遇見你,可以陪在你身邊。」

「我現在很感謝這一切…真的。」我拭去臉上的淚水:「真的很感謝!」

是哥將我從以前的束縛中拯救出來,他願意接納我的一切。

所以…我不會放棄哥的。

絕對不會!

「………」

好溫暖…

我慢慢睜開眼,四周忽然變的明亮,陽光穿過窗簾灑落在病房裡。

不知不覺,天已經亮了…

我正想起來,整個人就忽然怔住了,我的目光頓時落在手上,哥的手…緊緊握著我。

淚水…慢慢落了下來。

一抬頭,就看到哥深深凝望著我,溫柔的笑了…




瀏覽人數:

18,358

  • 發布日期: 2007-02-28 00:47
  • 貢獻者: 佑子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關聯檔產

http://share.youthwant.com.tw/images_200609/share2fb.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誠泰法律事務所 魏啟翔律師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