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突然失明杜永政斥資百萬成立盲人管弦樂團:希望學生能靠音樂為生

  • 發布日期: 2017-08-18 10:44
  • 貢獻者: s98205021
▲(擷取自影片)
 
音樂指揮家杜永政,受好友40歲時突然完全失明導致需任職推拿師、以音樂助他尋回生活興趣的啟發,斥資近百萬,培訓31名視障人士,組成的全港首個「香港盲人管弦樂團」(HKBO),亦成為繼埃及、南韓、日本和泰國後,全球第5個由失明人士組成的管弦樂團。他認為,失明的小朋友對音樂更為敏感,學習音樂亦較一般小朋友快,期望樂團能為他們開拓人生新出路。(香港經濟日報)
 
 

 
 
從零認識到出錢出力搞樂團助視障人士學音樂,他上網搜集過其他國家的盲人樂團,打電話、傳電郵問對方成立之初碰壁的遭遇;數次飛到韓國盲人學校做考察,學習他們的教學法;撰寫計劃書邀請本地視障人士學校一起合作。他說,這一切源起於2010年時,得知好友張兆龍患青光眼突然失明,「當時很擔心。有個朋友有困難,你都會想自己有什麼資源可以幫助他。 自己又做樂團,又做心理輔導(他是災後心理輔導協會的總幹事),靈機一觸,不如搞一個盲人樂團啦。」(香港01)
 
杜永政有一個管弦樂坊,會教樂器、接表演,亦做樂器批發。經過一輪資料搜集過後,他於2013撰寫了一份計劃書寄到心光盲人學校,想邀視障學生參與。可是寄出去的計劃書就像投進大海的石頭,音訊全無。


 
他說:「他們為什麼那麼害怕搞樂團呢,不是他們未搞過,他們內部都搞過樂團。不過比較細,來來去去都是pop band(流行樂隊),彈吉他、鋼琴和唱歌,都辦過大型的表演。但他們愈辦這些,原來學生自殺率就愈高。我聽到都很震驚,10個有音樂天賦的盲人當中就有3個自殺。」(香港01)
 
於是,杜永政想培育學生成為專業級的樂手,將來即使做不成音樂家,也可以靠教音樂糊口。他與校長約法三章,應允全費資助學生學音樂,助他們5年內考獲八級成績。為實踐這個目標,他亦要求參加學生或學生家長簽立契約,必須學足5年,不得中途放棄;但凡半途而廢者,要賠償1000元。他解釋:「這是象徵性罰款。1000元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我光今年就花了36萬多了。還未計我買的耳機系統(用來指揮樂團),整個無線耳機系統我花了80多萬。(定立罰則是有效的)很多視障的同學跟我說,他為了這1000元堅持到如今。我都跟校長講得很清楚,我自己做教育很明白一些教學法,是要有賞有罰的。」(香港01)

▲(擷取自影片)

杜永政續稱,視障人士學習音樂的速度較常人快30%至40%,他們因為失去視覺,聽覺比較敏銳,相信「盲人做出來的音樂一定會好過正常人」。他補充指樂團昨於典禮上演奏的是柴可夫斯基《花之圓舞曲》,是由一群未經過音樂訓練的視障人士,在9個月內練成。(明報)
 
有別於普通樂團,盲人管弦樂團的指揮在演奏時會透過耳機向團員發出指令。為了有效地指揮視障樂團,杜永政特從美國購入一部可同時處理100個耳機的儀器,透過麥克風向學員發出指示。(明報)
 
 
他表示,失明小孩練習較自律,盲人樂團練習一首樂曲的時間、較一般樂團快4成;曾經有兩個盲人中學生在練習時鬧情緒,令他明白原來學生們希望除了受助外、也希望自己能幫助別人。(香港經濟日報)
 
 
杜永政他是美國白宮認可的心理學家之一,創立「災後心理輔導協會」,每月定時到不同地區為災民提供心靈治療。然而,活像是大好人的他,兒時卻是一等一壞人,偷東西、打架、劈友統統做齊,經歷過兩場大病,見過棺材學識流眼淚,才開始關心別人,「以前識我的人見到我今日見報,一定好驚訝。」(東週刊)

今天他從複雜的過去反璞歸真,帶災民走出心靈陰霾,「即使明天就要死去,我確信自己做的事是有價值的。」(東週刊)

音樂天份在廿歲才被發掘,他到處表演之餘,亦轉介其他音樂人做表演,兼職音樂家經理人,於○四年成立「管弦樂坊」,「不想做只識賺錢的老細而不理樂手感受,所以學做指揮,希望了解每種樂器特質,○一年再唸實用心理學,管理音樂人。」(東週刊)

瀏覽完整文章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優仕網粉絲團,多給我們一些鼓勵!

瀏覽人數:

  • 發布日期: 2017-08-18 10:44
  • 貢獻者: s98205021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