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不說話,我們替它發聲!【十二夜】監製 九把刀

有沒有想過,如果人生只剩下最後十二個夜晚,你會做些什麼?

「十二夜」對我們來說,或許不算什麼,卻是狗狗在收容所等待領養的最終希望,而那也是人性最脆弱黑暗的十二個夜晚。 「十二夜」的電影即將在11月29日上映,這次我們特別專訪「十二夜」的監製九把刀,和他聊聊替狗狗戰鬥的心路歷程。(延伸閱讀:【十二夜】前導影片:狗狗最脆弱人性最黑暗的漫漫長夜

九把刀非常直率,和他的作品有同樣大辣辣的脈絡,在人與人交際常帶著面具的現代社會裡,這樣的真誠顯得難得。他坦白的毫無掩飾,總赤條條的把自己攤開,他的情緒寫在臉上,也從嘴裡說出來,在他身上有著敢跟世界對著幹的熱血,不開心為什麼不說?不喜歡為什麼不改?是啊眼前的九把刀,正真誠地進行著戰鬥:「對,狗狗不會說話,所以我們替它發聲!」九把刀用最粗獷的態度,邀請你開始一場最溫柔的戰鬥。

最遺憾的不是沒追到沈佳宜

談到和狗狗的緣分,九把刀說和其他將狗狗戲稱為「毛小孩」的愛狗人相較,自己應該只勉強算是「中等」程度的愛狗人吧!是生命裡第一隻狗狗 puma,讓自己對狗狗有更進一步的認識。「養狗讓我的生命完整」,九把刀難得感性地說「如果有一天我要挑戰為戲三十秒落淚,只有想起 puma 能讓我最快哭出來。」Puma 陪九把刀走過了14個年頭,讓曾經怕狗的九把刀,在心上默默放了好多 Puma 的重量。九把刀說自己最遺憾的其實不是那年沒有追到沈佳宜,而是在 Puma 離開時,自己沒能陪在它身邊,安靜地和它走完最後一段路,所以只好用【這些年,二哥哥很想你】這本書,和已經遠在天邊的 Puma 對話。

人和狗之間無法溝通的空白是微妙的,因為理解的斷層,常常只能瞪著彼此的眼睛,猜著對方的心思。說到九把刀加入「十二夜」製作團隊的契機,九把刀笑笑的說很簡單。當初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攝影師阿賢找上門,說明「以領養代替購買」的理念,和走進收容所拍攝紀錄片的計劃。自己很信任阿賢,也認為阿賢做的是一件需要被改變的好事,連帶的也相信阿賢推薦的導演 Raye。當時也盤算著因「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有筆不小的收入,正好能出一份力。沒想到「十二夜」紀錄片隨著時間的推演,關注的人越來越多,規模也越來越大,預算從原先的50萬追加到現在的500萬,九把刀抓抓頭說:「一肩扛下的感覺,讓我覺得自己很帥!」

九把刀說有人覺得自己義無反顧地幫忙很偉大,但他謙稱自己用的是最偷懶的方式,錢往往是最簡單的,更偉大的是那些生活條件不如人,卻一直默默付出的雙手們。那些不為人知的雙手們奉獻了時間、貢獻了心力,這些都比捐錢更難能可貴,他們才是這個計劃的幕後大功臣。(還有更多在背後付出,沒有怨言的人

實際參與拍攝計劃後,九把刀說雖然以前就知道被棄養的狗狗會被抓進收容所,但從沒想過會是如此惡劣,那裡是糞味、尿味、血氣、體臭混雜的陰暗空間,有些狗狗死了,屍體就這麼怵目驚心的攤在那;有些狗狗一臉迷惑,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有些狗狗歇斯底里的吠吼;有些狗狗一直嗚嗚的哭... 收容所裡有著某種難以言喻的集體恐懼。也才發現,原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如果不做些什麼,只會惡性循環下去。

流浪狗狗的難解習題

世上的運轉邏輯從不是非黑即白,說到目前台灣流浪狗與收容所間的兩難習題,九把刀直接的提出了他的考量。如果收容所安樂死的日子不是「十二夜」,而是「一百二十夜」,事情會變得更簡單嗎?九把刀搖搖頭,因為到時狗籠裡,只會塞滿了更多無家可歸的狗狗,讓生存情況更加艱難。那如果禁止安樂死,情況會變好嗎?不會,狗狗在收容所裡惡劣的環境下,其實更沒辦法生存。那又有人會說都不要補狗不就好了嗎?那他大概沒看過,也無法想像荒郊野外的三、四十隻餓壞了的狗狗衝向一個人的恐怖情境...

這個難解習題,讓有心改善現狀的人充滿了無力感。九把刀說:「我們欠缺的從來不是解決事情的方法,再怎麼嘗試解決,再怎麼法令明定保護,若是沒有從人心觀念做根本的導正,若我們沒有打從心底知道:「不要棄養」,那麼一切只是徒然。」因此「十二夜」誕生了,他們走進收容所,把真實記錄下來,帶領觀眾透過攝影機離地30公分的鏡頭,看看收容所裡發抖的狗狗們怎麼絕望的生存。「十二夜」要用最純粹直接的方式和世界溝通,將「領養代替購買」的信念深深植入所有人的內心。

真正的問題是什麼?

「問題從來不是愛狗的人很少,有血有淚的人很多,但我們內建的自我保護機制,會刻意避免讓我們走入有責任感的思維裡頭。」九把刀接著說,關於救狗這個議題,最不欠缺的就是搧情。搧情是容易的,陳述客觀事實卻難得。搧情的內容會讓你難過,讓你痛哭,但眼淚伴隨的不是改變的動力,而經常是遺忘。所以「十二夜」刻意避免搧情,如果別人說的你不相信,那不妨自己來看看什麼叫做「狗狗的地獄」。

好的動機,更要有好的執行。九把刀直言如果「十二夜」拍出來成果不如預期,企圖發揮的影響力便會減半,那團隊也只能自我感覺良好的安慰自己說:「我們人很好喔,至少我拍了片,做了件好事!」,卻無法達成真正的影響力。因此「十二夜」團隊對於影片的剪輯及風格其實花了很多工夫,也曾想過是否要找明星來為狗狗配音,或是穿插明星養狗的訪談,但後來想還是該回歸拍攝本意,用有些笨拙但最真誠的態度,邀請更多人加入這場戰鬥。

九把刀說雖然很想學好萊塢大片在片尾打上「拍攝期間,沒有動物受傷或死亡」,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十二夜」的紀錄片不是只為了讓大家安慰自己說:「呼!好險沒什麼壞事發生。」如果我們一直活在自我安慰的假象裡,誰來改變現況?「這部片從沒打算讓大家看完之後笑著離開。」九把刀一改笑臉正色地說,希望每個走進戲院看「十二夜」的觀眾,是帶著某種程度的責任感走出戲院,責任感很沈重,卻是必須。走出電影院的我們,因為責任感連帶有了行動力,可能積極可能消極,都是好事一件。我們或許會參加動物救援、參與動物保護運動,或是一個月去收容所一次,把狗狗帶出來散步洗澡,那算是非常積極的作法了;或許也可能是發現自己真的不是養狗的料,再貿然認養前可以好好問問自己:「如果有一天狗狗老了、病了,我會不會負起責任好好照顧它?」

人心,最殘酷也最溫暖

 

狗狗,真的很無辜。狗狗曾和我們一起走過了它生命中最甜美可愛的章節,我們卻把最殘酷的片段留給狗狗獨自承擔。

「十二夜」是部很殘酷的紀錄片,就好像人心。我們都喜歡狗狗討喜俏皮的模樣,它們聰明又忠心,於是我們抱起它們,承諾要給它們一個溫暖的家,假裝能自私的不去想以後。眼前的我們看不見它們有一天會大小便失禁、四處吠咬、漸漸衰老,看不見自己或許有一天,會因此狠心地把它們丟在路邊棄養,假裝不去想它們最終其實會被補狗大隊送進陰冷的收容所,假裝不知道它們在安樂死前,仍會傻傻地等著見主人最後一面。直到狗狗歷經苦難,終於闔上眼睛那刻前,其實它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十二夜」把這一切赤裸裸的在你面前剖開,並且尖銳的告訴你:「如果你棄養了,你的狗狗會在這樣髒亂的環境裡,與病菌、飢餓、恐懼、生離死別共存。」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忘了當初照顧它的承諾。

「十二夜」同時也是部溫暖的紀錄片,也像人心。當你看到在收容所裡擠在一堆眼神茫然的狗狗,再看見走進收容所裡的小女孩,伸出手抱起眼前發抖的小狗,那一刻你明白了、也看見了,原來這是一直被遺忘的人心善良,那鳳凰浴火重生的溫柔原來一直在我們心中,我們也不該害怕去相信「只要努力,一切都能被改變」。

拍攝「十二夜」的期間,團隊一邊拍攝剪輯紀錄片,同時也一邊救狗。九把刀很坦白地說當初決定,若最後這群狗狗沒有被領養走,那就都由自己領養走,也要讓觀眾知道「只要去做,這個世界才有可能被改變。」但這樣偷吃步的手法,最後並沒有用上,因為在拍攝的途中,真的遇到好多人,走進收容所,抱起狗狗回到另一個溫暖的家。鏡頭下呈現的,都是未經排演最真實的殘酷與溫暖。九把刀也補充:「【十二夜】是拍來幫助流浪動物的,從動機到結果,一路都是幫助流浪動物的。所以,【十二夜】上映之後,不需要扣除任何製作成本,全部捐出。【十二夜】不打算回收票房數字,我們要回收的,是社會對流浪動物更多的,愛。」

「有愛,就算是一億噸的黑暗,都能綻放出一兆的光。」九把刀用亮晶晶的眼神替這部片,下了一個最好的注解。

為什麼我是九把刀?

最後我們聊到九把刀自己,以及他最有名的戰鬥名言:「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即使跌倒了,姿勢也會很豪邁。」很多人或許會眼紅的問,九把刀,這個講話五句就有兩句是髒字的小子,憑什麼?更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成為「九把刀」之前,他有過一段辛苦的日子,那時他只是誰也不認識的柯景騰,埋著頭寫作就這麼一路寫了十一年,從乏人問津賣不出去的前五本小說,到現在寫而優則導的九把刀,在不曾間斷的寫作生涯裡,他殺出了一條只屬於自己的血路。(延伸閱讀:如何成為一位作家

九把刀笑著說自己很幸運,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做為職業,並能用文字造成某種程度的影響力,其實真的很幸福。他也鼓勵大家一輩子都該找到一個明確的興趣。九把刀這麼說:「百分之八十的人,上班都做著自己一點也不喜歡的事。如果做了一天不快樂的工作,下班又沒有自己的興趣,有錢也沒辦法娛樂自己,那是最悲慘的。如果有一件事情能夠替你帶來快樂,那更要珍惜那樣的快樂。」九把刀雖然謙虛,但我們發現九把刀之所以是九把刀,是因為他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且熱血地要把它做到最好不可。

獻給心裡有夢想,並且相信付出行動就能有所改變的你們。讓我們一起讓流浪狗狗的生命停止倒數,能夠迎接明天的太陽。

【十二夜】官方正式預告

http://womany.net/read/article/3639



瀏覽人數:

5,156

  • 發布日期: 2013-11-12 22:02
  • 貢獻者: 藍蘋果
  • 0人喜歡, 0人不喜歡
http://castle2.womany.net/images/content/pictures/6640/content_2013-10-21_16.04.34.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誠泰法律事務所 魏啟翔律師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