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向左,華碩往右

網路上, 對岸同胞的離職信...

於心有戚戚焉~~~

===========================================

Subject: 天堂向左, 華碩往右

Dear all:
此刻收到這封郵件的都是平時和我關係不錯的朋友. 一直以來都是我發郵件給大家, 希望能夠給大家枯燥的工作帶來點樂趣! 不過這卻是我最後一次發郵件給大家了. 感謝你們以前給我的幫助和快樂, 沒有你們, 工作就如同一潭死水, 一點生機都沒有.

要離開ASUS的同仁依照慣例都會留下些支言片語, 這也是華碩獨特的企業文化. 我也在想是否依照慣例留下點什麼, 讓後人能夠探索前輩們的歷史, 又怕影響還在ASUS工作的同仁們的心情, 但畢竟在這裡工作了17個月之久, 不留下點什麼, 總覺得有些遺憾. 下面的文章送給我在ASUS認識的朋友們, 並紀念我在華碩的第一份工作.

天堂向左, 華碩往右
第一章 實習報到
共和國54年(即民國92年)的4月3日, 西方紀元2003年. 華碩從武漢招募的一群大學實習生到其蘇州的生產基地報到了. 在招聘會上被華碩招募的美女所吸引, 夢想著華碩蘇州工廠裡面應該遍地都是美女, 然後又聯想到西施也是蘇州的, 於是推理出蘇州起碼也是個美女遍地的園林城市了, 於是毫不猶豫的就簽了賣身契, 可惜當時不知道歷史是不會重演的, 不然打死我也不會推出如此荒謬的結論.
坐了20多個小時的火車, 出了蘇州站後才明白歷史是不會重演的, 西施是沒有了, 但東施還是滿街跑的, 心裡面也只有安慰自己華碩工廠的美女應該會多一些, 到了工廠後才知道原來那些美女大多都是人事的, 也有其他廠的助理. 華碩貧瘠的土壤是生長不出美女的, 但惡劣的環境卻很適合一些長得很有創意的恐龍生存.
明白被華碩的虛假廣告給騙了, 雖然很失望, 但想到來華碩是工作第一, 大丈夫應以事業為重, 也只有接受來到侏儸紀公園這個恐怖的現實了, 也入鄉隨俗的降低了心中蘇州美女的標準, 心裡面更是不斷的安慰自己, 醜女和美女是沒有區別的, 前者是恐龍, 後者是進化後的恐龍.
在剛出火車站時大家還是很小心的, 小心到連兩個健壯的大男生都不由自主的手牽手蕩來蕩去的怕走丟了, 可惜沒有數碼相機, 不然拍下來傳到mopsite上怎麼也可以被頂成一篇經典貼了.
報到後就開始分寢室, 感覺又像回到大學剛報到的時候了, 辛辛苦苦把房間打掃乾淨了, 床鋪也舖好了, 卻發現自己進錯了寢室, 怎一個鬱悶了得. 三天的新人訓讓我們開始接觸華碩的企業文化和各項規章制度了. 不知道底細的我們對教育班長充滿著敬畏, 以為他們都是職務很高的人, 分到部門後才知道原來很多教育班長不過是從生產線上抽出來無關緊要的人而已, 當時心裡面就一個字"KAO".

第二章 實習時光
新人訓終於結束了, 我也被助理領到我該去的部門了, 見到了當初面試我的主管蔡經理. 本以為新人到部門後會下基層到車間去實習, 結果我們卻被經理單獨留下來培訓, 每天給我們講課. 4月後的天氣是炎熱的, 但坐在辦公室裡面吹空調卻很愜意. 每天聽課, 沒課就看部門文件, 對於這種坐著都有工資拿的實習讓我不由得發出還是資本主義好的感慨!
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這麼幸運的, 分到生技部的本科生們每天都被驅使做些拿螺絲, 取扳手之類打雜的工作, 終於讓一個實習生發出悲哀的怒吼:"難道老子大學畢業是來給你們拿螺絲,扳手的?". 對於這種說完後就跑路的大學實習生, 我們應該予以最強烈的譴責,因為他那句不負責任的話造成餘下的大學實習生們被生技部副理發配到衝制自動化線苦幹了1個多月. 當然DT的大學實習生們也好不到哪裡去, 每天都上流水線當作業員, 當時大家都以為是在鍛鍊自己, 可惜到最後才知道當時由於SARS氾濫, 實在招不到OP, 只有拿大學實習生充數了.
對中午那頓工作餐, 大家的怨言還是頗多的, 很難吃. 而且即使你不吃, 也不會把那頓飯折現打到你工資卡裡面的. 當廠長知道我們對中午伙食很不滿意後, 給我們一個"淚流滿面"的故事, 說他問一個OP中午的飯好不好吃, 那個OP竟然淚流滿面說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午飯!!!(KAO! 這故事TMD可能嗎? 難道華碩還有去非洲招過OP?). 當時這個故事讓在場的大學實習生們慚愧不已, 鼻子酸酸的, 就差淚流滿面了, 可後來才知道每個廠的廠長都對剛來的大學實習生說過同樣的故事!

第三章 返校答辯
實習的日子是短暫而幸福的, 終於要回學校參加論文答辯了. 雖然SARS流行, 但是還是阻擋不住我回去的步伐, 當然我也打著SARS流行回去要被隔離15天的幌子, 多請了15天的假. 收拾好東西, 揣著一個月的實習工資, 坐上回武漢的火車, 心裡怎一個爽字了得.

SARS流行, 學校都被封鎖了不讓出去. 呆在學校的日子過得極為糜爛. 考上研究生和找到工作的同學無憂無慮, 過著豬一樣的生活; 沒有找到工作的同學每天都要躲開巡邏隊翻牆出去, 頂著炎炎烈日滿街乞求工作, 過著狗一樣的生活, 而那些沒考上研究生又找不到工作的同學, 則是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
恢復到"九三學社"的作息時間讓我淩晨三點睡覺,早上九點起床. 早上九點起來後就聯網幾局SC活動活動手腳, 然後就開始逕行CS對決了, 玩到中午去食堂打飯回寢室吃, 一邊吃一邊看碟. 到下午看完碟就繼續修練CS和SC. 晚飯是來不及吃的, 一般都是CS對決到九點後躲過巡視的人翻牆出去吃夜宵, 順便租碟回來看, 吃飽喝足後已近11點了, 然後再躲過巡夜的人翻牆進來. 進來後又開始看碟, 到淩晨1點後, 再對決幾局CS和SC, 熬到3點了, 大家也筋疲力盡了, 終於可以睡覺了!
學校的日子是快樂的, 一個多月就看壞了4個DVD光驅, 好在當時各IT公司都在做活動, 光驅1個月內包換, 不然就我們那樣折騰, 是光驅都會受不了的. 但隔壁寢室的BenQ DVD看爛碟頻率遠高過我們寢室的ASUS DVD, 但他們只換過1次, 而我們換過4次, 害得我每次看DVD時, 就被寢室那個買ASUS光驅的老兄嘮叨, 說我心太黑, 剛到華碩實習竟然就開始昧著良心給ASUS做虛假廣告了, 讓他吃了大虧. 而我也只有縮著腦袋小心翼翼的說我TMD也不知道華碩的質量是吹出來的, 我也是受害者呀!

第四章 正式上班
早上被喧鬧聲吵醒了, 到寢室外看到系裡面的領導親自過來趕我們搬出學校, 才知道已經到了離校的最後一天了, 收拾好電腦,網線, 找到扔在角落裡的學位證書和畢業證書 , 拍掉上面的灰塵, 扛著行李離開了生活了四年的大學. 回到家正準備繼續睡覺時才想起離到公司報導的時間只有2天了, 慌忙之下立刻打電話訂火車票, 然後又打點行李, 告別剛見過面的父母直奔火車站.
來到火車站, 看到洶湧的人潮, 更加證實我懷疑中國政府虛報人口的猜想. 擠上了火車, 看到周圍都是回家的大學生, 很自然的就聊起來了. 當他們得知我在華碩找到工作時, 一個個露出羨慕眼神, 更有甚者竟然說出對我的仰慕之情就猶如長江之水奔流向東, 滔滔不絕, 又如黃河氾濫, 一發而不可收拾的話來. 我心裡想, 要是讓你去華碩做牛做馬, 一個月只給你1500大洋, 你恐怕更願意去建築工地上淘沙去了.
來到公司門口, 看到一大群華碩員工拿著蒼蠅拍子在拍蒼蠅, 讓我大吃一驚, 到部門後才知道謝偉琦副總要求所有的BU都要上繳蒼蠅, 而且列入主管的考核中, 逼得各BU主管停線抽人出去打蒼蠅, 然後還要安排人去數打到的蒼蠅. 一時間蒼蠅飛到華碩門口都要繞道走, 不少蒼蠅都在華碩員工的追殺下, 疲於奔命, 活活累死. 更為誇張的是, 此事竟然促使附近村民在華碩門口銷售蒼蠅, 最貴時可以賣到1毛錢一隻, 比開三輪車賺錢多了! 此類事情我真是前所未聞, 看來只有在謝偉琦領導下的華碩才會發生.

第五章 接手裝配
本以為來到部門後會繼續上課, 但實習的幸福時光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實習時候給你講課, 是為了正式報到時更好的用你. 就在自己還不知道自己今後的何去何從時, 突然得知樓上裝配的組長, 分組長, 線長紛紛跑路. 一時間, 課長Alex忙得焦頭爛眉, 萬般無奈下, 他起用了剛來上班的我做裝配的組長, 而我也成為自2002年以來, 短短一年半內走馬上任的凱碩裝配課第7任大組長了. 相比其他回公司後還在DT生產線繼續當作業員的本科生們, 我算得上是一個奇蹟了. 為此周龍還專門為我取了個日本名字------"牛X轟轟"來紀念我的升遷.

組長聽起來是挺響亮的, 可惜沒有給我加工資, 而具體的工作讓我逐步認識到組長其本質上也就是個高級OP而已, 完全沒有必要浪費個本科生扔在那裡. 當組長的第一天就因為入庫的人手不夠, 結果還要我親自拉油壓車入庫, 後來生產線上的人手不夠了, 結果我又被線長借去幫忙鎖螺絲, 一天下來, 我終於明白了組長的工作內涵, 就TMD是一救火隊員, 到處救急. 就在開始當組長的那一個星期裡, 我終於明白了華碩經營理念中第一句話"培育, 珍惜, 關懷員工, 讓華碩人盡情地發揮最高潛力."的真實涵義, 那就是"把女的當男的使, 把男的當畜生使".
組長的工作是痛苦的, 我堅持了2個月後終於堅持不住了, 重壓之下, 我把這個看似風光的職務交給了由資深分組長升為組長的鳳娟同志, 並語重心長的告訴她"黨就把這個光榮而又艱鉅的任務交給你了, 你一定不要辜負黨和人民的希望, 把裝配搞好". 本以為在我深情的勸導下, 鳳娟同志會感動得熱淚盈眶, 然後毫不猶豫接替我做下去, 結果不到一個月, 她竟然一聲不吭地就跑路了! 我還沒有體驗夠在野黨的幸福生活, 又在Alex的利誘下, 含淚重新上臺執政了, 成為自2002年以來上任的裝配第9任大組長了.
可憐的鳳娟同志在華碩幹了4年了, 好不容易升到組長了, 工資卻只加了10塊大洋. 發工資前, 鳳娟還興奮的說升職了要請大家吃頓飯, 我還激動得考慮是去新城花園, 還是去吳宮喜來登, 可惜工資單拿到手後, 只有請喝可樂了, 更鬱悶的是加的工資還無法滿足給6個幹部買瓶飲料喝. 飽受恥辱的鳳娟選擇了離職. 後來廠長想體現一下他很關懷老員工, 在鳳娟離職的一個月後還專門打電話到裝配問鳳娟為什麼要離職, 我也只有含糊其詞的說鳳娟大概是年級大了, 只有回家結婚去了.

第六章 生管好友
雖然當時我做組長沒有多少經驗, 而讀IE出身卻在做生管的小馬哥更是沒有任何生管經驗. 兩個沒有工作經驗的大本生碰到一起, 自然惺惺相惜, 不久就成為好友. 但好友歸好友, 亂安排排程, 我也會發飆的. 他發出來的生產排程裡面竟會同時出現裝配調休無生產和裝配有生產兩種排程, 讓人不知道是該安排調休還是安排生產, 看到這份排程後, 讓Alex和我都同時抓狂.
當然小馬哥在出貨的重壓下還有過讓人更抓狂的安排, 人力安排不過來, 小馬哥就到DT借用DELL的一條生產線人力過來幫忙生產, 但是DT的作業員就沒有受過相關的正規訓練, IE彭為民教育訓練時又教錯了一個安裝動作, 而OQC的新人做首件檢驗時又沒有查出來, 等我發現這個問題時, 已經做出來30台MA3要全部重工, 彭為民也只有很鬱悶的把那30台MA3拖到角落裡自己一個人重工掉了.

更恐怖的還在後面, EPSON的產品要求很嚴格, 而小馬哥竟然敢安排沒有任何生產經驗的DT OP做EPSON的機種, 嚇得負責這個機種的OEM工程師Ricky守在裝配生產線不敢離開半步, 但當Ricky發現鎖螺絲站的作業員竟然沒有見過電動起子, 不知道該如何使用時, 立刻吐血倒地, 成為自EPSON機種正式生產以來掛掉的又一個4職等的工程師. DT的OP們一天生產了5個棧板, 卻漏貼了一張Label, 結果我還要安排夜班抽出人力全部Sorting重工, 讓吐血不止的Ricky又繼續狂噴血.
雖然小馬哥剛開始生管做得不好, 但我還是予以理解和支援的, 起碼他會聽從我的安排, 讓我沒有錢用的時候安排周末加班. 等到小馬哥熟悉作業, 做得遊刃有餘時, 他卻被調到安排沖制生產了. 而他的繼任者雖有工作經驗, 卻只會開工單, 連庫存有無料件都不管, 還要製造單位去催物控備料, 甚至遜到要我們去問系統組裝部明天生產什麼機種, 然後告訴她, 她再來安排裝配生產對應的機箱. 遇到這種生管我每天也只有吐血了, 可惜吐出來的血不能做為無償獻血使用, 不然我吐出來的血足夠可以讓我一輩子都可以無償用血了.


第七章 Moses風雲
在凱碩機殼生產史上不得不提到的機種------Moses開始生產了, 這個機種給凱碩帶來了難以想像的波折和動盪, 並直接導致凱碩走了一個副總, 二個經理. 並有大批高級工程師離職.
Moses的歷程極為不順利, 一直delay, 等到工程部的經理Bob要開始進行T0試模時,離出貨已經沒有幾天了, 於是工程的阿虎領著一幫工程的兄弟開始做T0的東西了. 可惜T0的產品竟然會出貨! 尺寸跑掉得嚴重, 樓上裝配時極為困難, 拉釘孔位不准, 組裝後斷差太大, 所有的問題都沒有辦法解決, 但是T階段的量卻越來越大, 從最初T0的200台到移模廠外生產的最後一次T11的1820台, 這些問題都沒有解決過.
而QA的課長Miles卡著標準不放, 斷差在0.3mm以內的就pass, 0.31mm的就NG, 每次看著QC拿厚薄規量斷差, 發現超過標準1條就判退, 讓工程經理Bob,阿虎和我都抓狂不已, 其實這也不能怪QA工程師, 畢竟大學剛畢業, 前任Moses QA胡永泉沒有管控好又沒有帶好她, 使得新來的QA工程師只能服從Miles. 其實在胡永泉就曾經私底下把斷差放寬到0.5mm, 甚至0.6mm出貨, 也沒有客訴回來過. 相反客訴的問題都是USB介面失效, 電源不工作這類功能性Bug, 外觀性的斷差客戶就根本沒有在意過.
機殼與面板的斷差太大, 只有用鎚子將斷差敲小. 那時裝配的IE彭為民測量的產量是每天800台, 但是由於斷差太大, 拉釘孔位不准, 每天加班到晚班來也就只能敲出來200來台. 我要求IE改工時, 彭為民也十分委屈的說異常不能考慮在工時裡面, 而剛出道的小馬哥硬是嚴格按照IE的產能做排程, 而且時間卡得很好, 通常是今天做第二天就要出貨的東西, 讓我有種要跳樓的沖動, 也讓Bob每次看到生產排程就抓狂.
實在生產不出來就只有加班, 於是我也在這個時候創造了自己月加班和連續加班的最高紀錄, 一個月累計加班200多個小時, 還有連續加班56個小時. 當時在重機場上夜班的李鋒偉經常看到我吃半夜餐, 總會裝作非常驚訝的問我是不是也在上夜班, 得到我回答是上白中夜連班時, 他立刻勸我千萬不能要錢不要命了.
淩晨2,3點才能下班回寢室, 而且人也是日見消瘦, 讓寢室的人都以為我在華碩有了一份兼職--------午夜牛郎, 紛紛向我請教這份兼職的薪水如何? 服務對象的身材相貌如何? 還招不招人? 如何報名? 還嚷著要我發工資的時候請客. 讓我痛罵他們有異性沒人性, 要他們好好反省. 兄弟們的反省果然夠深刻, 第二天晚上我下班回來後, 就給了我一個藥房的地址, 說憑華碩的識別證去買偉哥可以打九折. 沒等我說話, 兄弟們又嚷看你這麼拼命, 反正也是命不久矣, 不如趁現在還活著, 乾脆立個遺囑好讓他們瓜分我留在寢室的東西!

第八章 工程阿虎
阿虎是工程部的牛人. 作為凱碩工程部的高級工程師, 機械出身的阿虎不光機械強, 連編寫程式都很強, 他用VB編寫的全尺寸量測系統至今還在凱碩量測中心使用. 放眼整個凱碩工程部, 就再也沒有比他更牛的人物了.
可惜他命不好, 大學畢業了好多年, 工作經驗豐富, 但從永業跳槽到華碩的工資卻沒有一個應屆本科生高. 遇到負責Moses這個機種. Moses設計本身的尺寸有問題, 而RD卻不肯承認, 加上永業的面板又縮水, 結果裝配組裝就很困難. 可憐的阿虎在內外壓迫下, 只有抓一批剛到工程報導的畢業生去我裝配生產線去打鐵. 但原始的手工打造勢必不符合生產力的發展方向, 所以Moses在經歷十餘次生產後終於移模到永業生產了. 得到移模的消息後, 生管, QA, 裝配一片歡呼. 而工程部的經理Bob卻隨著Moses的移模, 跑路了.
Bob跑路後, 虎哥在凱碩工程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被打入冷宮直到合同期滿離開華碩, 都沒有再被重用過. 而將虎哥打入冷宮的就是凱碩一個彪乎乎的人物--------Howard.
Howard是凱碩Staff們公認的最陰霾的台灣人, 他以前是在DT當經理. 當時在DT實習的本科生們就見識過他的厲害. 在本科生們剛到DT實習時, 他問那些本科生, 有誰是為了錢來華碩工作的, 凡是舉手的本科生們後來都被他用各種手段逼走了. 和我一起來華碩的周龍則是被他用更殘酷的手段逼走的, 周龍從實習到正式報到就一直被發配在生產線做作業員, 每天飽受那些OP出身的帶線幹部們的驅使, 看著他們的臉色小心翼翼的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 隨著時間的流逝, 比他後來的本科生們都分到DT各部門了, 而他還在生產線上當OP, 終於, 周龍忍不住問Howard有沒有他的職務安排, 蘇聲和冷冷的對他說:"小夥子, 你很年輕, 但我們合不來, 這裡沒你的位置, 不願意做OP, 可以走人". 飽受羞辱的周龍只有交離職報告, 南下投奔FOXCONN去了, 半年時間裡就做到了組長, 工資也漲到華碩的兩倍了. 至那時起認識他的大本生就私底下稱他為飆驢了.
飆驢要調到凱碩工程部當經理的消息傳出來後, 7號樓DT的本科生們一片歡呼, 甚至還開了2箱啤酒慶祝. 而凱碩工程的本科生們則是神情黯然. 飆驢到凱碩工程後果然掀起一陣陣血雨腥風, 他積極響應並殘酷的執行施主的金企鵝計劃, 收外線密碼, 並電腦使用, 一時間工程陷入白色恐怖中. 眼看情況不妙的工程老竿子吳啟乾, 魏學良立刻選擇跑路. 而林嵐跑路時, 飆驢則毫不客氣地告訴她:"你走得快, 我找替代你的人更快". 而負責EPSON機種的楊雲芳則是收到飆驢的死命令:"給你三個月的時間找工作, 無倫找不找得到工作, 都不要來見我了".
不討飆驢歡心的虎哥, 在工程當然沒有什麼好下場, 飆驢三句話決定了虎哥在工程的命運------"你不適合做工程", "以後不要發郵件了", "把你的個人信箱取消掉". 被打入冷宮的虎哥, 每天度日如年, 飆驢更是變本加利到連辦公室都不讓虎哥坐了, 可憐的虎哥每天只有在沖製現場看生產, 累了就到我裝配辦公區坐著休息, 和我探討一下軟件開發的心得. 那時候虎哥真是虎落平陽被驢欺. 連他的課長都看不過去了, 勸他調到DT做機構工程, 但虎哥想到合同馬上就要到期, 沒有答應.
終於, 虎哥熬到了合同期滿的那一天, 揚眉吐氣的發出了離別郵件, 離開了給他太多痛苦回憶的凱碩工程部, 到另外一家公司做工程課長去了!

第九章 罷工風雲
謝老大一直很有雄心壯志, 力圖將華碩的管理轉變為FOXCONN似的軍事化管理. 只是他忽略了一個非常現實的狀況, 那就是FOXCONN的管理雖然很嚴格, 嚴格到就如同百戰不敗的軍隊一樣有紀律性, 可那是靠高工資支撐起來的紀律. 在FOXCONN, 對一個STAFF而言, 每年二次的調薪機會對大家而言是透明公正的. 一年18個月的工資對每個STAFF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相比ASUS這邊, 大本生的起步價就不到人家的8折, 而且年終獎最高也不過是一個月工資, 華碩起步就輸給人家了, 卻還大言不慚的說要跟競爭, 不知道華碩的高層有沒有想到過, 從華碩離職出去的精英大都去了FOXCONN, 調轉槍頭開始不遺餘力的對付華碩了.
ASUS給員工如此低的工資, 卻要求員工給予很大的付出, 又要馬兒跑, 又不讓馬兒吃草, 誰願意如此呢? 更何況蘇州這裡已經不再是萬惡的舊社會了, 謝偉琦卻以為高壓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而防盜計劃以及施主要求施行的金企鵝計劃又讓ASUS同仁頭上的緊箍咒緊了又緊. 惡劣的工資待遇, 冷酷無人性的管理, 三座大山的壓迫讓表面平靜的ASUS激流暗湧, 罷工的環境已經醞釀成了, 然而沒有人性的華碩高層在實施金企鵝計劃時竟然想到將午飯的檔次下降, 降低夜班津貼, 取消三班制的休息時間, 終於導致了員工的極力反彈!
主管會議的郵件洩漏出來後, 讓員工有種被愚弄的感覺, 長久以來壓抑在心理面的憤怒終於爆發了, 於是公用郵箱裡面拉援罷工的郵件飛來飛去, 雖然各部門的經理紛紛出來安慰人心, 但伙食變差卻是不爭的事實. 待到一位STAFF的離職郵件----〈〈再見, 我親愛的朋友們......〉〉發出來後, 這種在私底下的動作終於浮上水面了. 而大家也終於開始預備在週六罷工, 還邀請南京零距離的記者來採訪, 以抗議ASUS非人的環境.
老實說, 我歷來都是唯恐天下不亂之人, 一旦得知有罷工行動, 這種看熱鬧的事情我當然不會錯過, 於是那個周六我一改往常周末加班中午才去刷卡上班吃飯的習慣, 很早就起床刷卡來到公司, 就等待一旦罷工開始, 我離開趁亂下班去石路逛街, 然後再回來刷下班卡. 可惜, 那些第一批提為副課的走狗都在各自崗位上堅守, 控制著情況, 讓我沒有得到一點有關罷工的訊息, 沒有辦法去支援, 連聲援都做不到, 只好非常鬱悶地呆到刷下班卡.
不過, 罷工風雲的作用是明顯的, 那就是謝偉琦被施主調回台灣了, 大家頭上的一座壓迫大山終於消失了, 於是那些跩得像二五八萬的第一批幹訓的副課也知道要收斂一些了, 也沒有以前那麼狂妄了, 脫掉了讓人看得很反感的幹訓服, 而謝偉琦一手組建的糾察隊也解散了. 瘋狗終於不亂咬人了. 走在培訓中心的感覺怎一個爽字了得.

第十章 首批副課
謝偉琦在大陸時模仿FOXCONN搞了一期幹訓班, 也就是培養一些很聽話, 而且執行力強到變態的人成為了副課. 可惜第一批剛訓練完後, 他就因為罷工事件而被迫調回台灣了, 謝偉琦式的幹訓也被取消掉了. 後來挑選幹訓的幹部時, 就再沒有選那些只有BT的執行力而沒有人性的人了. 不過那是後話, 不提了.
凱碩清洗塗裝課與裝配課合併成為塗裝組立課後, 一位從DT調過來的副課----Judy大人開始正式統治凱碩的塗裝組立課了. 對於這位女強人, 凱碩的幹部剛開始都還是比較敬佩的, 畢竟能夠在這裡熬了四,五年還沒有自殺, 也沒有精神崩潰, 而且竟然還從一個OP熬成了副課確實有過人之處. 當然也有人私下告訴我這種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離開華碩是找不到高工資的工作, 也就只能在華碩工廠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地方混. 當然她心情不好時還可以訓訓手下的大本生, 耍耍威風, 又何必要離開呢.
Judy大人的到來, 卻成為凱碩幹部的惡夢, 也正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 連製造的經理都被Moses搞得黯然跑路, Judy大人也當然要開始逐步排擠凱碩的幹部, 安插系統的幹部了. 只是她的手腳太明顯了, 一碗水端不平, 下面做事情的凱碩幹部難免會有怨恨.
一開始就是塗裝的二當家郭志輝和Judy大人發生沖突, 起因很簡單: 塗裝的一個OP休息時間在車間吃東西被Judy大人抓住, 結果要被記過, 而從系統調過來的幹部在辦公室裡面吃東西卻沒有任何處罰! 郭志輝據理抗爭也沒有任何結果. 如果僅僅這件事情也就算了, 二當家郭志輝去助理那裡領東西, 被告之沒有, 碰了一鼻子灰, 但是系統的幹部去卻馬上領到. 唉, 環境惡劣到連助理都開始見風使舵了.
不久, 老闆在早會上說過廁所太臟, 結果命令到達塗裝組立後, Judy大人變成說廁所之所以太臟, 是因為幹部沒有做到督導責任, 要求所有的組長管理一個廁所, 每天帶人打掃, 她負責監督. 可是廁所分配上, 凱碩幹部卻要看管使用最頻繁的廁所, 更為悲慘的是我一個大男生竟然分配管女廁所. 唉,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咱忍吧! 可是Judy大人似乎好像很喜歡上廁所, 經常叫囂著凱碩幹部看管的廁所太臟. 萬般無奈下, 我和胡衛兵只有每天停線帶人去掃廁所. 停線造成的產量損失只有加班來趕, 但是這種加班卻沒有加班費. 一時間, 下面的人怨聲載道, 眼看就要壓不住了, 我和胡衛兵只有絞盡腦汁想各種方法, 如上廁所的人要交識別證, 完事後有專人檢查, 如果沒有弄臟廁所, 就還回識別證, 不然就扣下來打掃.

可惜, 太浪費人力了, 本來在白色恐怖統治之下的塗裝組立離職人員就如潮水般洶湧, 僅有的人力連開線都保證不了, 哪有辦法抽出人看廁所. 當然重壓之下必有變通之方法, 我和胡衛兵每到休息時間就站在廁所門口不讓人用廁所, 於是OP們只有非常鬱悶的從2樓沖到1樓上廁所, 然後再沖回來上線. 僅有的10分鐘休息時間都用來跑步上廁所了, 哪有休息時間呀, 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讓OP鍛鍊了身體. 那段時間我和胡衛兵下班時心驚膽寒, 反覆易容確保沒有人能認出我們後才敢下班, 就怕出了2號門後被一群憋得得尿道炎的蒙面人砍!
根據Judy大人極其BT的執行力, 我猜想到我離職那天, 看廁所這個任務都不會取消, 但是二當家郭志輝認為最多1個月, 唯有胡衛兵認為不超過2周. 為此大家還賭了5瓶可樂. 當然薑還是老的辣, 果然不到2周這個BT的命令在樓下沖制幹部的一片反對聲中取消了, 因為他們每天排隊上廁所都快憋到得尿道炎了. 雖然薑還是老的辣, 但臉皮畢竟還是我年輕人的厚. 我不光賴掉了打賭輸的可樂, 而且每到周二,周四趁胡衛兵午睡的時候就偷喝他的飲料. 結果胡衛兵午睡起來後想喝飲料卻總發現飲料總是不翼而飛, 滿辦公室都找不到, 卻只能發現喝完後剩下的飲料盒, 而這時我已經睡得口水流一地了.

第十一章 趕盡殺絕
魯迅告訴我們"不在沈默中爆發就在沈默中滅亡". 面對Judy大人咄咄逼人的氣勢, 讓塗裝組立課僅存的凱碩幹部們不寒而顫. 與其在沈默中被人幹掉, 不如爆發, 更何況"死國可乎"! 只可惜, 我醒悟得太晚了, 手下凱碩出身的帶線幹部被Judy大人更換得一乾二淨, 接下來她更為殘酷的手段就是把那些幹部換下來踢到其他製程作OP, 逼得別人只有離職走人. 我突然發現在不知不覺中我已經成為裝配名義上的組長了, 每天除了簽報廢單, 回8D, 挨訓時還想得到用我墊背外, 其餘就再也沒有什麼用處了.
那段時間, 李鋒偉就一見到我就拍拍我的肩膀提醒我要小心, 弄得我莫名其妙, 還以為這位老大突然對男人也感興趣了. 偉哥看我似乎完全沒有明白自己危險的處境, 只有點破告訴我Judy大人在老闆面前告了我的狀, 說我剛愎自用, 不服從管教, 不適合做組長.............. 最後李鋒偉提醒了一下還是早做打算吧!
"狡兔死, 走狗烹; 飛鳥盡, 弓箭藏"這句古語我不是不懂, 只是沒有想到"刀槍入庫, 馬放南山"的命運會出現在我的身上. Judy大人剛調到凱碩時一切都不太懂, 全部靠凱碩幹部教, 可惜沒想到她剛站穩就開始大規模清洗凱碩幹部了. 回到辦公室, 發現二當家郭志輝正在醞釀寫離職郵件. 胡衛兵也在私下上網找工作, 打簡歷, 準備找工作了. IE的兩個弟兄一個為調5#廠塑膠部而到處奔走, 另一個則準備找工作了.
從李鋒偉那裡得知我最有可能調到樓下做沖制的IE後, 我也開始為我的後路做準備了. 先去拜訪和我同樣從武漢來華碩報到, 又住在我隔壁的關二哥, 瞭解樓下沖制的情況如何, 得知下調IE還是給我很大台階讓我下的. 雖然IE的兄弟也是人滿為患.
既然要調到IE, 當然要學會測工時. 當IE彭為民帶我到我的裝配生產線去測工時, 發現我測量工時的時作業員的速度明顯快過他測量工時的時候, 他非常高興的拍著我的肩膀說"恭喜你, 你可以從我這裡畢業了. ", 然後又用非常鬱悶的口氣感嘆到"想不到我大學讀了四年的IE, 竟然還沒有你強". 我也只有安慰他說"那是因為這些作業員還不知道我就快要不是他們的組長了".
該來的那天終究會來到, Judy大人開始找我談話了, 說樓下的IE很缺人, 老闆要我調到樓下去支援. 然後還感慨說怎麼我比她還先知道要調到IE. 我心裡暗罵, 但卻只有打著哈哈說聽樓下助理傳的. 一個周五的下午, 找了樓下的IE幫忙, 黯然的把電腦搬到了樓下. 從此離開了工作了9個月之久的裝配了.

到了樓下, 剛打開郵件, 就看到二當家郭志輝發出來的離職郵件. 一個月後, 胡衛兵打著婚假的幌子到新公司上班去了, 黯然到連離職都沒有告訴兄弟們一聲! 不久, 宋立兵也如願以償的調到5#廠塑膠部作IE了, 而最後一個兄弟彭為民也被踢到DT作IE去了. 至此, 凱碩的幹部徹底退出了塗裝組立的歷史舞臺!

第十二章 最後時光
來到沖制IE後. 和關二哥做做移線, 順便聽他介紹樓下沖制的情況, 然後幫他做做SOP, 測測工時. 不久我終於能單獨負責TR2和MA3了, 可惜剛準備大幹一場, TR2和MA3就不生產了, 最後一次生產的近萬台產品就積壓在清洗線旁等著生鏽. 熱情被澆滅的我每天都沒有事情做了, 按時上下班, 晚上就去關二哥或彭為民寢室看DVD, 日子過得很悠閒, 體重也直線上升. 白天上班也就是對著電腦發呆. 不過在發呆的這段時光裡, 我竟然把在大學裡一直沒有時間研究的〈Thinking in JAVA〉, 〈Thinking in C++〉, 〈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s〉看完了, 但我卻悲哀的發現曾引以自豪的英語已退步了好多!
發呆的時間是美好而短暫的. 可是沒有加班, 僅憑那一點點財政收入是無法在蘇州生活的. 一時間生活陷入困苦中, 這個時候關二哥特照顧的拍著肩膀對我說"等我調到5#廠威碩後, 我負責的EPSON機種全部交給你做, 這樣你就有理由混加班費了". 聽到這句話, 我脫口而出"關二哥, 你怎麼還不調走呀?", 結果就為這句話, 關二哥拿著EPSON的LinkBar追殺我跑了兩條街. 要不是我急中生智狂喊"嫂子救命呀!"沒准還真能被他砍死後扔運河裡!
不知不覺中, 新來的大本生來報到上班了, 作為老員工的我也開始帶新人了. 想想當年帶過自己的大本生們都已經離開了華碩, 我想也到了該我離開的時候了. 17個月了, 唯一的改變就是自己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強硬, 硬得讓人以為我每天上班前都吃了半斤偉哥. 好心人都紛紛勸我有生理疾陷就要趕緊去看醫生, 千萬不要胡亂吃偉哥, 會傷身體的, 然後還壓低聲音告訴我有認識的醫生, 建議我去看, 隨手還給了我一張名片, 特地囑咐我說只要你對醫生說你是華碩的, 醫藥費可以打八折, 反正醫生也知道華碩員工沒多少油水可以刮.
每天坐廠車總是看到3號門前的空地上聚滿了前來報到的新員工, 一個個目光呆滯, 等著被挑選, 讓我聯想到了農市場上挑選牲畜的場面. 當然每個月的12號在華碩3號門排隊辦離職手續的人卻能夠一直排到林楓苑的601車站.

終於到了該我退出華碩歷史舞臺的時候了, 拿著離職單找老闆簽字, 老闆和顏悅色的告訴我這次給我漲了工資, 勸我不要離開, 然後還誘惑我說以後的工資漲幅會很大. 聽到這句話, 心裡就一陣悲哀, TMD, 華碩先前幹什麼去了? 為什麼以前幹得辛苦的時候華碩沒有想到給我加工資, 如今人要走了, 才想起來用加工資來留人. 可是華碩又知不知道我去FOXCONN面試時, 對方毫不猶豫地開出了一年18個月的工資, 每個月3500大洋, 而且還特別強調加班費另外算. 可華碩卻還是天真的以為加個四五百大洋就可以把人留住.
雖然老闆萬般不願意, 但離職單還是被簽掉了, 我也能夠如願以償的從華碩畢業了. 但這次畢業心裡面卻沒有大學畢業時那麼踏實了. 把識別證, 廠服交給助理, 辦理完移交手續後, 就等著9月12日去3號門辦離職了, 心裡輕鬆了很多, 終於可以告別一段不堪回首的經歷了!

尾聲
站在華碩2號門的門口, 我望瞭望裡面寂靜的藍白色廠房, 搖搖頭, 背上包, 轉身默默的走開, 低著頭, 弓著腰, 消瘦的身影在地平線上越來越小, 漸漸消失, 秋風劃過, 卷起片片落葉, 漫天飛舞. (我靠,這鏡頭賊他媽土).

***************************************************************************************************
本人畢業于哈佛MBA, 於2003年4月~2004年8月在凱碩工作.
(哈佛──哈爾濱佛學院,MBA──“Monk Behaviour Analysis”──和尚行爲分析)


瀏覽人數:

http://share.youthwant.com.tw/images_200609/share2fb.jpg
手機版線上求助企業合作社團合作刊登廣告隱私權保護愛逛街樂多日誌朋友圈外小優仕優仕網首頁
YouthWant 優仕網 since April, 2000. Copyright© Shinewant Tech. 200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已依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常年法律顧問: 明沂律師事務所 陳以蓓律師